天天薰法香 讓自己從心「更生」

2019-08-28   | 許雅婷
去年花蓮靜思堂吉祥月〈父母恩重難報經〉演繹,飾演「子過」的政煌,在臺上與父母擁抱懺悔,感動了現在所有人,提醒會眾莫到懺悔時方知父母恩。(攝影者:陳毅麟 地點:花蓮)
我(張政煌)今年四十三歲,四十歲前進出監獄無數次⋯⋯
 
回憶慈濟人進來花蓮監獄正德補校關懷,當時對慈濟很陌生不了解,認為慈濟人就是有錢有閒,才會來一週三次,後來比較熟,才釐清誤解,被志工們至誠無私的愛感動。
 
正德補校畢業,回台中監獄服刑,檢查發現罹患淋巴癌第三期,獲保外就醫,補校同學(受刑人)輾轉把我生病的事告訴高惟碤師兄,他專程開車大老遠從花蓮到苗栗來看我,印象中是晚上十點了,他來敲家中的門,那真誠的心感動了我!
 
其實在補校的那段時間,跟慈濟互動很少,高師兄得知我生病的事後,每個月都從花蓮來探視,甚至關心我的家庭狀況,他知道我生活拮据困頓,申請慈濟照顧戶生活補助,讓我的生活能安頓好,關心我的病情未曾間斷。病癒後,回台中監獄服刑,我就發願:「將來有能力,也要做慈濟,接引更多的更生人。」
 
聽一次不懂 就聽百次
 
政煌(左二)與志工家訪九十多歲的阿公(右四),阿公目前獨居,總心心盼著兒子服完刑期歸來。阿公愧疚含淚說:「養兒沒教養好,一切都是我的錯。」聽在志工耳裡更加不捨難過。(攝影者:徐兆明 地點:花蓮)

服刑出獄後,毅然決然就到花蓮,跟著高師兄一起整修房子、做水電的工作,他是老闆,亦是良師益友。
 
每天清晨天未亮就帶我一起去薰法香, 在生活上遇到瓶頸或是工作中遇到人事的困擾,植入八識田的法自然浮現——(證嚴)上人說:「苦瓜久了,也會變甘甜。」雖然沒有辦法馬上理解經文的意思,但一次聽不懂,百次後就聽得懂,內心自然浮現(證嚴)上人說的話,對應(證嚴)上人說的法。
 
自己個性太急,習性太重,有時做事就會隨便,工作時,貼磁磚有時會貼歪,但發現時已經乾掉了,無法改,真是懺悔!告訴自己:「要多用心!」
 
訪視見百苦 引以為鏡
 
而跟著師兄、師姊們去做訪視,好多個案故事都很感動。有位獨居老阿嬤七、八十歲,本來撫育一位小孫女,國小六年級時被媽媽帶走,不讓她跟阿嬤見面,因為爸爸往生留一百五十萬給小女孩,但十八歲才能動用那筆錢,親身媽媽為了這筆錢把孩子帶走,留下孤苦伶仃的老阿嬤無人照料,每次看到慈濟人來,阿嬤就會淚流滿面訴苦:「孩子這麼小,難道就不能等到她長大。」
 
當志工要離開,老阿嬤就會一直掉眼淚,我會安慰她說:「不要想那麼多,要放下怨懟,多去參與社區活動,不要常常一個人在家。」媳婦這般對待老人家,心裡覺得阿嬤很可憐,引以為借鏡,為人子女一定要孝順,對爸媽要更加陪伴與關懷。
 
還有同學(受刑人)自入監以來寫信給他罹癌的父親,但一直無回應,志工與我不厭其煩的去拜訪,但始終不得其門而入,年初同學(受刑人)父親終於被志工說服,與監內兒子破冰書信往來。我也從中體會學習到志工的堅持與誠懇。
 
懺悔來時路 利他報恩
 
在花蓮監獄正德補校,政煌利用機會上臺見證分享,讓認識或聽說他的同學(受刑人)們知道政煌可以做到他們也一定能改變。(攝影者:黃稜淵 地點:花蓮監獄正德補校 日期:2019/03/22)

去年吉祥月我參與在花蓮靜思堂演繹「父母恩重難報經」,爸媽、大姊、二姊、姐夫等全家一行八人都來觀看,我演「子過」那段,當眾也跟父母懺悔,慚愧之前讓他們擔心四十年,他們心生歡喜叫我要好好做,對我的表現都很放心,支持我走這條路。
 
以前不了解什麼是父母恩,只知道跟爸媽要錢;不懂得做人,雖然人兩撇很好寫,不好做;但進來慈濟後,自己越變越好,感觸也愈來愈深。
 
回想自己的過往,由於好奇心驅使,就跟著吸毒,染上毒癮,常常一年半載就進出監獄,寫信回家時,媽媽說:「你再進去,就不理你了。」但媽媽看到信還是會千里迢迢來探視。
 
她有客家婦女的特質,省吃儉用,常將存下來的錢偷偷寄來,爸爸會罵她,因此媽媽探監時都特別叮嚀:「不要讓爸爸知道。」回想讓她擔心四十年,非常懺悔!
 
現在來到慈濟,如果出去分享,高師兄就會載我回家,爸媽看了都好開心。現在親朋好友看到自己的改變,都說:「哇!不可思議!」尤其是媽媽特別開心:「不是寫信回來討錢!」
 
如今我走進監獄分享給同學(受刑人)聽,「現在可是固定每個月都寄一萬五千元回家。」【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許雅婷 花蓮報導 2019/08/24)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