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富裕國 仍可行願植善

2017-11-27   | 吳淑妃、洪素養
荷蘭第一顆種子劉舜華(左一)陪同法親回臺。致力推展志業,凝聚大家的心,她發心提供住家作為當地聯絡據點。(攝影者:李威德,地點:臺中靜思堂,日期:2017/11/23)
荷蘭是一個富裕先進的國家,政府設有完善的福利制度,在社會資源豐饒的國度,慈濟人如何深耕社區。當地第一顆種子劉舜華表示,曾經有人發出疑問,「這裡還有什麽好做的呢?」

先進國家行善不能 細心關懷仍幫可助人

2017年11月22日,劉舜華與鄭秋娣陪同新發意志工康惠晴、何偉英二人回臺受證慈濟委員,並參與臺中分會舉辦的「2017年慈濟海外培訓委員慈誠精神研習會」課程。

劉舜華堅定地談起如何將慈濟精神撒下愛的足跡,表示其實在荷蘭想要做慈善,還是有機會與方法可以做的,因為雖然在這裡的慈善團體也很多,但還是總有被漏掉的弱勢個案或者是遊民,而這些都是荷蘭慈濟志工可以去關心的對象。

透過每個月的定期月會共修、線上讀書會、抄經班,愛灑茶會等等,都是邀集當地民眾一起與會的活動。為了凝聚大家的心,劉舜華也發心提供住家作為當地聯絡據點。

「從開始的家庭聚會、親子座談、幸福講座,到2007年老人院關懷,慈濟漸漸走入荷蘭社會。接著舉辦社區愛灑、國際賑災義賣,活動項目增多了,慈濟隊伍也變長了!」劉舜華感恩張瑞珍將慈濟引入荷蘭,慈濟荷蘭聯絡處1998年成立,並在三十幾位社區志工盡心盡力下,齊心耕耘慈濟志業。
何偉英因為回臺期間受到德安師父的親切禮遇,而感動立願參與培訓委員。(攝影者:顏啟烒,地點:臺中靜思堂,日期:2017/11/23)


當個慈濟人文醫生 以大愛使命呵護生命

一起自荷蘭回臺的康惠晴臉上笑容可掬,三歲隨著家人舉遷到荷蘭定居,父親是當地臺商。她在1998年父親節那天,與家人參加荷蘭聯絡處成立儀式時,康惠晴唸著證嚴上人的祝賀詞,自此種下與慈濟的好因緣,同時大學期間,在媽媽的鼓勵下,她也參與慈濟大專青年聯誼會。

攻讀家醫科的康惠晴,畢業後並未順利執醫本科。因為在荷蘭醫療是屬於社區性的,家醫算是一個特別的執照,原本非常喜歡做家庭醫師的康惠晴,因為在執醫時著重於關懷病人,但是卻讓同仁認為沒有工作效率以及跟不上醫療技術,催著她要走快一點,讓她感到挫折受到很大的打擊,沒辦法發揮長才,因此也在取得執照之際,自願放棄家醫。

就在康惠晴重新審視當醫生的價值,快要放棄行醫念頭的她,在2010年參加「國際慈濟人醫會年會(TIMA)」,發現慈濟人醫會的精神理念與自己的理念不謀而合,讓她找回想當醫生的熱情。康惠晴也又因2016年參加人醫會年會,看到許多大醫王的分享,看到慈濟醫療對病人的「關懷、尊重、愛」,在醫療的專業上,不只是要醫療技術好,同時更要做到關懷病人的心理層面,真正做到醫人醫病又醫心。

藥師經文聽聞佛法 菩薩別願行道成良醫

其實康惠晴原本對於佛教是感到有點害怕的,因為她信仰佛教的朋友,每次所說的佛經,康惠晴不但聽不懂,溪裡更是覺得「好像很負面的,只是講學問,神通之類的。」所以面對佛法,康惠晴仍是不敢去碰,她所接受的是慈濟人醫會的精神,認為做善事、醫療、志業的出發點。

直到培訓期間,康惠晴透過課程導讀上人著作書本,及參與線上讀書會,她第一部接觸的佛經是《藥師經》。透過閱讀及共修,康惠晴明白藥師琉璃光如來是救濟世間疾苦的大醫王,因此她也希望自己能在工作上或是人醫會,一樣可以發揮如藥師佛的良能。

研習會開營時,德勷師父開示,心不偏就像高速公路一樣,走得很順暢;如果被人誤導了偏了,就如高速公路下交流道一樣,要重新回來還得繞一大圈。康惠晴很清楚自己要做的事與方向,所以這條菩薩道,她不想重新再繞路。而在營隊中吸取滿滿的法義,讓她從心靈方面到儀軌,感受猶如被洗滌一樣。

康惠晴目前服務於一家政府要照顧全民的基金會,擔任心臟的檢驗工作,是協助家庭醫生診斷。她一週上三天班,有二天時間做自己的事,其中是慈濟事。還有人醫會醫生都會邀請她,到華人地區分享健康衛教。康惠晴決定要當一個「慈濟人」醫生,用愛來呵護生命,她說:「因為我不必時時被人呵護,反而要做一位能關懷別人,一起承擔使命的慈濟人。」

老人院推慈濟人文 發願傳承精神做傳法

同樣搭了十三小時飛機才抵達臺灣的何偉英,在第一天的研習會課程中即回到花蓮尋根。在精舍看著師父們過著農禪簡樸的生活,讓她想起2016年9月3日,在侯相君的邀約下,來到花蓮靜思精舍安單,當時德安師父親切的招呼,「有吃飯了沒?」並順手從口袋裡掏出餅乾給何偉英。

翌日,何偉英又遇到了德安師父,德安師父向何偉英聊著與上人的因緣,直到熄燈止靜。直到當她們要離開花蓮,返回荷蘭之際,德安師父又配妥餐點,希望讓何偉英們帶著精舍的回憶,在回程路途中也能吃著「家」的味道,這些種種的回憶總讓何偉英受到溫暖的感動。

闊別多年,這次的受證尋根,基金會宗教處同仁潘翠薇引薦何偉英面見上人。當時何偉英見著上人,竟不自覺的跪了下來,並向上人發心立願,表示回到荷蘭她願意將慈濟人文帶進社區老人院,因為她已經在老人院做了十年的義工,因此何偉英希望自己回到當地後,能以慈濟人的身分,將上人的法、慈濟精神傳出去。【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吳淑妃、洪素養 臺中報導 2017/11/23)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