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身心清淨 找小鳥當證人

2013-02-21   | 慈濟基金會
(攝影者:塗美智)
我們平時面對外境時,常會加以分別,卻從沒有好好地觀察自己的內心。

安住聲色 不對世間起心動念

佛陀在世時,常教弟子們做「不淨觀」。在印度,要修不淨觀很容易,因為印度人過世以後都用「天葬」,也就是把死人抬到荒郊野外,任它風吹雨淋、腐爛,然後讓鳥類啄食。

有位修行人,經常在別人的田埂上走來走去,田主覺得很奇怪心想:「他為何不好好地修行,卻天天往這裡跑?」有一天,田主看到修行人又在田埂走來走去,就把他攔下來問道:「你為什麼天天跑來這裡呢?」修行人說:「因為我每天都要找一些證人來為我證明。」田主不明白,又問他:「找什麼證人呢?」修行人說:「你跟著我去看看那些忠實的證人吧!」

田主就跟著他走,兩人來到一個荒郊野地,那兒處處可看到一堆堆的白骨和一個個發臭腐爛的屍體,有許多鳥兒正在屍體上啄食,修行人莊嚴地站在那裡注視著成群的小鳥飛來飛去,在屍體上追逐啄食。田主看到眼前的一切是那麼地不淨,又聞到陣陣的惡臭味,心中感到很惶恐!但他還是沒辦法了解,難道修行人每天來回奔波,只是為了看這些鳥兒吃屍體嗎?尤其他還看得那麼地專注。

當修行人轉身要離開時,田主問他:「你每天要找的證人是這些鳥嗎?」修行人說:「是啊!我每天請這些小鳥來為我作證。」「你是不是犯了什麼罪?為什麼要請牠們來作證?」修行人解釋說:「這些屍體是如此的不清淨,而我的五臟六腑跟他們也沒有兩樣,這就是人身。

當我看到這些髒東西時,自己就會好好地反省,在日常生活中,難道只為了這個身體而不斷造業嗎?了知世間一切的業和罪都是由身體所造作,而身體的造作則由內心開始,所以我希望能夠收心,看清身心的不淨,讓妄念死去。」

他又說:「但我的妄念還是很難去除,常會有造業的心念,因此我才會天天來這裡,希望這些小鳥為我作證。我天天向牠們透露自己的心思,甚至訴說前一天的起心動念,我告訴牠們從現在開始,我要把心定下來,不再對世間的聲色起心動念,請牠們為我作證。」

為人群付出 常反觀自性

我們都是凡夫,儘管看到的時候能夠體會人身不淨並反觀自己,但等到事過境遷,我們的心念又會跟著起伏。正如聽法的時候,覺得很有道理,心中有所體會,不過,在二十四小時中,對人對物是不是也能夠覺悟呢?是不是可以自我內省,把心真正安住在定中?所以我們要學習「用心轉境」,不要「心被境轉」。

例如在醫院裡,也經常可以看到很多皮爛、肚破或頭破的病人,不知志工看了心裡有何感想?為了這個「臭皮囊」,我們到底在計較些什麼呢?大家應該好好利用身體、發揮良能,做一些對人生有益的事。

在日常生活中,能夠多做一分為人群付出的工作,就能多培植一分福緣;如果多一分計較,那就是在造惡業,所以希望大家能把心照顧好,時時反觀自性。

※本文摘自:證嚴上人著作《美的循環--談生生世世》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