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賢的勇氣

2014-02-14   | 慈濟基金會
(攝影者:德勴師父)
人,生活在這堪忍的世間,常常互相對立、彼此怨恨,致成怨憎會苦。原本很祥和的群體,因為人性有種種弱點,不願成就他人之美,不肯忍耐,致使暴力怨氣充斥其間。

孔子受困 鎮定如常

孔子在世時曾周遊列國,當時有一位無惡不做的人──陽虎,他專門欺壓良善,人皆恨之,很巧,孔子生來長相和他極為相似。當孔子走到某鄉村時,村人把孔子誤認為陽虎,因此全村的人就把孔子師徒等團團圍住,在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內,孔子與學生們均得不到糧食的補給,幾乎到斷絕水穀的程度。

學生們非常著急,因為再等下去不病死也會餓死,惟有孔子安然自在,依舊天天為學生講學,儘管學生們很不安,他還是鎮定如常。

有一天,子路忍不住問孔子說:「我們已經面臨極大的危機,老師您為什麼一點也不動容?」孔子回答說:「一個敢入水的人到水中,他就不怕蛟龍,這是漁夫之勇;一個人若敢進入深山,他就不怕老虎,這是獵人之勇;若有人志願上戰場,他就不怕刀槍,這叫軍人之勇。」由此可見孔子安然勇毅的心態。

人生本來坎坷,若能任命知足,知道貧賤富貴在天,縱然遇到困苦坎坷之事,也能泰然面對。人若能遇到危機而不恐懼,處處盡本分、盡自己的功能,其他則聽天命安排,不卑不亢,這是聖人之勇。

能夠面對社會的現實情況,又能安然處之,這也是一種勇敢的表現,每一個人各有各的業力,才會生到人間來,既來之則安之,雖有正報、依報的業緣,但是來到人間就應像孔子一樣,面對現實,並且妥善處理一切境遇。

四無量心 祥和社會

兩天前,有一群教育界人士來訪,他們問我許多問題,其中一項問道:「您對社會的觀感如何?」我說:「心靜自然安,不管現在社會如何動盪,每個人若把心靜一靜,怎會不安定呢?」畢竟還有許多默默行善的人,不要因為少數人的叫喊、拉扯而惶惶不安,更不可盲目跟從叫喊,導致整個社會的動盪不安,這是身為佛教徒應有的觀念。

人人要勇於面對此時此刻的環境,認識環境,並且儘量發揮自己的功能,自己有什麼知識學識應善加利用,使社會情況更祥和、更進步,所以,社會祥和與否,是決定在人人是否有既來之則安之的勇毅心態。

佛教徒心量要寬大,要有四無量心──慈、悲、喜、捨,能夠慈無量、悲無量、喜無量、捨無量,並應用於日常生活中,待人接物,處處寬容,有寬大的心自然沒有壓迫感、沒有彼此對立的現象。

現代的社會就是缺乏這四無量心,若能使慈悲喜捨建立在人人的心中,則我們的社會就會很祥和。

諸位同修,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這麼心甘情願地來到人間,也很明智地選擇自己人生的道路,這條路不管多遠,我們都要歡喜面對,以耐心、勇敢地走到底。若能如此,則至佛菩薩聖人的距離就不遠了,請多用心!

(證嚴上人講於1991年10月20日 本文摘自:《慈濟道侶》 163 期)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