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錄人間 生命真如

2019-11-23   | 慈濟基金會
證嚴上人開示:「胸前一朵朵到底什麼花,你們知道嗎?百葉蓮花。蓮花出汙泥而不染,期待我們在慈濟的是佛法精神,同樣是出汙泥而不染。每一次我掛上去你們胸前總是滿心期待,那就是法脈傳承,宗門啟開,菩薩大道連綿地這樣一直鋪下去。」(攝影者:周幸弘)
【證嚴上人11月22日人文志業體溫馨座談開示】
「分秒不能停歇,其實一分一秒都帶走了我們的一切,我們還是要把握點點滴滴;就如我一生都是點滴的一生,點滴生命、點滴慧命,沒有生命的消耗,就沒有慧命的成長,所以我感恩時光,讓我沒有迷失方向。」
 
11月22日,證嚴上人下午再回到新店靜思堂與人文志業體同仁進行溫馨座談。上人感恩時間能成就道業,也感恩同仁們扛起為為慈濟寫歷史,為時代作見證的重任。
 
蓮出汙泥而不染 生命寬度能自主
 
談及授證時為志工別上附有「佛心師志」的蓮花,上人說明其寓意,是期勉人人如蓮花出汙泥而不染,就如菩薩在五濁惡世裡,弘揚善法美化人間。
 
「胸前一朵朵到底什麼花,你們知道嗎?百葉蓮花。蓮花出汙泥而不染,期待我們在慈濟的是佛法精神,同樣是出汙泥而不染。每一次我掛上去你們胸前總是滿心期待,那就是法脈傳承,宗門啟開,菩薩大道連綿地這樣一直鋪下去。這都是我對受證的每一位的期待。不辜負我,雖然時光過去,時光一直過去,這大自然法則總有一天會來。」
 
生命如何降臨世間,從來不由人自主,但如何開展生命的寬度與厚度,並且始終不偏離方向,掌握在每一個人手中。
 
「聽了多少生死苦,我倒是只是做人苦,生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既來了,總是要把自己安定在這樣的人生舞臺,扮演是什麼角色。所以我慶幸二十幾歲就發現人生無常,我一直一個心願就是探討生命,生命是什麼?禪宗一直找未生『我』之前,那是哪一個人?參,一個參(話頭),可是(我)不是找話頭,是真的找生命的源頭,所以這個志願不放棄。」
 
歲月流逝心不變 善用生命拓慧命
 
曾經,上人感於年輕人心性不定,往往無法恆持參與活動的一時感動,而有所感慨地對慈青說:「囝仔心多變。」慈青為了證明守志不動,在後來受證時都會向上人說:「您的孩子回來了。」成為師徒間的默契。
 
「剛剛聽到了,我們的同仁這麼年輕投入人文,也是經歷過了教育,還是慈青。我不經意的說一句話,他們永遠記著,他們現在回來,都會跟我說:『孩子心不變,我回來了。』到現在有這樣的心,很安慰。真正的都是,我們都是代代相傳,能傳在教育,能傳在人文,這都是啟動,這都是生命有限、慧命無窮。」
 
在年輕一代的身上,上人憶及自己在二十九歲時創立「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自此就篤定了生命的方向,再艱辛也不退縮、更易。
 
「所以慈濟從五角開始,五十四年前,(普明寺後方)有一間小木屋,這間小木屋,外面一口鍋,那口鍋就是我常常在說:『半升鍋裡煮山河,一粒米中藏日月。』大家來功德會,我要給人吃鹹粥,在這口鍋裡煮,有人說今天來較多人,鹹粥不夠。我就說:『再多一瓢水』,已經沒米了,米我是借的,所以我會說:『一粒米中藏日月』,這是永遠的記憶,很辛苦!」
 
真實記錄人間法 傳播科技淨人心
 
過去的點滴雖是辛苦,但透過人文志業的紀錄與傳播,踏實的每一腳步,都成為後繼志工能夠依循同行的菩提大直道。
 
「過去歲月,感恩這樣的慈濟世界一步一腳印,一字一步,過去我都簡單跟他們說,師父經鋪在地上,用經鋪路走過來,我在慈濟第四十年,鋪著路走過來,我們有這一首歌(〈大愛走過四十年〉),感恩莊奴,莊奴和王建勛作詞作曲,做我們的歌詞很多,好幾年。」
 
在弘揚佛法方面,上人感恩副總執行長王端正、呂慈悅師姊、唐美雲、孫翠鳳、賴志銘等人,將佛法與表演藝術結合,透過音樂手語劇及歌仔戲的方式,重現在現代。
 
「很感恩,佛法如何傳?《高僧傳》很用心,耐心地去找,真正聘很多學者,不是民間杜撰的、寫戲的,是藝術、論文的方式,很嚴肅,是有深度,也很吸引人心。那種有內容深度,而且大家容易看,容易讀,真的是感恩,這都是我們四大志業的粽串,不管怎麼捲拿起來都是直的,菩提大道直,這是慈濟的精神。」
 
幀幀記錄化永恆 生命踏過步步經
 
歷代高僧傳法弘法,透過《高僧傳》再現其智慧與悲願;而慈濟人聞聲救苦,為芸芸眾生奔走不息,回眸來路,一張張影像記錄亦是歷歷在目。上人感恩黃錦益師兄上山下海留下珍貴記錄。
 
「不管云云眾生有多少,不管苦難人在哪裡,搭飛機有多危險,今天我第一次聽到黃錦益,他跟師父三十六年了,就這樣默默的跟,如果要跟他說幾句話,他馬上東西丟著就不見人,就是說逃之夭夭。今天看到他勇敢站起來,還可以說話,這真的是真實故事,證明這些畫面不是空的,是有人去拍的。」
 
時光遞嬗,往事如昨,影像將剎那化作永恆,而逝去的人也永遠令人懷念。
 
「早上看到那些東西,想到人,沒看到東西,只要看到我們的攝影師站在那裡,彷彿間都會把他當成小陳,他像是孫悟空,人瘦小,他很會爬上爬下,有的時候真的爬到樹上,高速公路他一直走走到前面,在高速公路邊走到路肩,他敢停在那邊拍我,拍到我從高速公路過,不管上山或是過海,山路海路走過,他都是紀錄影像,就是黃錦益,還有小陳,真的很感恩。他雖然人不在了,物還在,但是他是一個老師,他是一個教授,是生命的教授。」
 
人文見證留史跡 守心如初長慧命
 
只要有足跡踏過就有人文的記錄,再將美善流傳下去。最後,上人提及今(2019年)青海賑災,當地居民保存了二十三年的祝福信,還出來做見證。
 
「五千多公尺,真的是半天高,在喜馬拉雅山,人到那裡空氣稀薄,到太空去了,可以去到,那一位(村民)阿拉,他說感恩,就是這樣給我多少錢,給我多少物資,這阿拉他就安了。他還出來做見證,那一封信,執行長帶回來,讓我輕輕的打開,怕撕破,歲月也會腐蝕掉,的確,連紙張都可以腐蝕掉,何況這自然在生命中的消耗。」
 
物理有成、住、壞、空,生理有生、老、病、死,這些都無法違逆;心念也是時時刻刻都在生、住、異、滅,善心,善念更該好好守護。
 
語末,上人再次感恩眾人,「感恩,點滴都是,這是療程我沒有辦法,一定要做到,這整個療程要結束,所以我進去還要再做一次,一滴要四小時,不得不如此。總是感恩,點滴人生,也是點滴生命消耗過,慧命成長,祝福大家平安,共同一心一志往前行,難得生命有同心志願。」
 

 

Copyright © 2020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