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教養 因為她的三個母親

2016-12-21   | 鄭善意
王添富和方碧珠帶著孫女晨起聽經,沉浸在上人說法的音聲裏。(攝影者:馮品仁)
離開南部家鄉,從備受寵愛的小女兒成為母親,每次聽到先生王添富又要應酬,方碧珠淚眼相對。漸漸地,王添富驚喜發現,妻子不但不吵著回娘家,連他加班晚歸,也不再抱怨……

受盡疼愛

方碧珠的故事,要從「三個母親」說起。

方碧珠出生於高雄林園,家中經濟富裕,八個孩子中,她是全家鍾愛的小女兒;「我三歲那年,母親身體不好,算命先生告訴她,小女兒與她相剋,必須送人。」

當母親不得不將她送人時,特意就近找一戶小康人家;所幸,在養父母的大家庭裏,她依然沐浴在無盡的愛中,六個兄長對她愛護有加,也任由她自由自在徜徉於生父、養母兩個家庭。

十歲那年,生母病重離世,數年後,父親再娶,繼母對她依舊疼惜。及至1980年,經堂哥介紹,與家住屏東潮州鎮的王添富攜手步上紅地毯,婚後公婆亦視她如女兒。她隨著先生的工作北上桃園平鎮定居,專心照料家庭,三個兒女陸續成長。

「可能是我累世結的好緣吧,很感恩我的三個母親和婆婆都很疼愛我。」方碧珠開始思考,如何將眾多母親給她的愛,分給需要幫助的人,為社會做些有意義的事。

支持太太

1989年,繼母往生,家人以佛教儀式的助念、法會圓滿告別式,因而觸動了方碧珠積極尋求心靈的依止;她不但把繼母臨終前留給她的一筆錢全數布施,而且在鄰居莊錦鳳的邀請下,參加中壢金陵路的一場慈濟茶會。翌年,三十多歲的她開始做慈濟志工,有時帶著五歲的兒子出門,兩個甫上小學的女兒就拜託婆婆照顧。

方碧珠(右一)總會帶著女兒、女婿及小孫女一同參與慈濟活動。(攝影者:廖美容)
日子久了,婆婆也有了些想法。一日,方碧珠結束志工活動返家,孩子高興地圍著她、述說她們按時做功課、練鋼琴、吹直笛等;婆婆說,既然可以去當志工,為什麼不趁年輕去工作呢?「夫妻倆一起賺錢,才能給孩子更好的教育啊!」

「這問題我也想過,但眼下覺得照顧好孩子最重要。添富的薪水餓不著我們,我也會省吃儉用給孩子最好的教育。」方碧珠說。婆婆正要開口,女兒卻拉著方碧珠的手說:「媽媽你來看,大姊教我做的大風箏。」

「媽,碧珠做慈濟,比去上班好。」王添富目送妻子走向孩子房間的背影,回頭低聲向母親說,「她從小就被家人寵著、愛著,朋友也都在南部,所以,之前經常吵著回娘家或乾脆搬去南部住。晚上我回來晚了就嘟著嘴,甚至含著淚水不理我。」

但,自從方碧珠開始做慈濟後,假日裏不是帶著孩子和志工們去探視窮苦人家、幫獨居長輩清掃,就是參加慈濟茶會、募款等活動,「她不但不再吵著回南部,連我晚回來,她好像也不生氣了。」

「可是……」母親似乎仍有意見;王添富趕緊又說:「你放心,我會注意她的。」

「碧珠我放心得很。倒是你可不能因為她不生氣就應酬得太過,弄壞身體可不好。」母親的話,反教王添富啞然失笑。

體諒先生

一個晚上,孩子都睡了,方碧珠獨自在客廳整理善款資料;見先生進門,馬上起身問他餓嗎?他搖搖頭,逕自坐到沙發上;當聽到方碧珠邀他隔日一起去探視貧苦人家,「你去就好,我要加班沒空。」他立即自沙發上跳起,一溜煙洗澡去了。

次日,王添富下班回家,兒子抱著他的大腿,迫不及待地訴說當日訪貧的見聞;聽來頗為沉重,方碧珠說,有位少婦生下障礙兒,整日躲在房裏哭泣,不敢回婆家,害怕遭人指指點點;資深的訪視志工卓梅玉開導她,孩子會出生,必然有來到世界的理由,既然孩子一定要來,觀音菩薩必然會為他挑選一位能照顧他、扶養他的好母親,「而你正是菩薩選來照顧他的好母親。」

方碧珠與王添富加入慈濟二十餘年,兒女成長過程也是小志工。1996年賀伯風災,兒子捧著勸募箱,隨方碧珠街頭募款救災。(照片提供:王添富)
「她聽了卓師姊的話,才破涕為笑。」方碧珠說,今天總算體會到什麼是「好話一句三冬暖」了。

相較於過往鎮日周旋於家庭瑣務的主婦歲月,方碧珠投入志工,看見社會暗角,探視貧苦人而來的見聞,即使是日日在外奔忙的王添富都聽得入神。

「上次去探視一戶人家,那位母親的身影到現在仍經常在我眼前晃動。」她敘述那戶人家的四個孩子,都罹患肌肉萎縮症,其中兩個往生了;照顧他們的母親,罹患癌症,手術後竟然忍著還淌著血水的傷口,趕回家照顧孩子。

方碧珠心疼地問她,難道不痛嗎?她摀著傷口,眉頭微皺:「當然痛。但是失去孩子更痛,我要照顧好他們,希望別再失去!」

方碧珠哽咽,同樣身為母親,那母親的身影映照著自己:「我已經很幸福了,還有什麼好埋怨的?」她說,也是自那時起,她不再對先生晚歸而生氣,「上人說,要善解,也要知福、惜福、再造福。」

1991年,慈濟志工為賑濟大陸華東水患,街頭勸募;當王添富結束與朋友的聚會,來到平鎮義民廟找方碧珠時,看到她與志工賣力而熱忱的身影,他沒有多言,卻默默地投入了志工行列。

隔年,他和方碧珠一同受證為慈濟委員;從此以後,「做志工」真切地成了一家人生活的一部分。

育兒良方


午後,方碧珠在慈濟中壢聯絡處值班;桌上電話響起,她拿起話筒恭敬地說:「阿彌陀佛,慈濟中壢聯絡處。」

「媽咪,屏東的爺爺、奶奶來了,爸爸剛好出去買東西,你快回來。」電話彼端傳來女兒稚氣的童音。原來,這天孩子們想留在家裏寫功課、做勞作,所以沒有和她來值班。她輕輕擱下話筒,即向一起值班的志工告假返家。

「我這三個金孫,你教得真好!」方碧珠才回到家,只見婆婆笑容滿面,逐一細數三個孩子的貼心招待。

王添富自職場退休以後,全心投入人文真善美志工,擅長錄影拍攝。(攝影者:詹秀芳)
三個孫兒先是說:「爺爺、奶奶請坐。」接著,姊弟倆雙手呈上溫開水,告訴他們爸爸、媽媽出去了,大姊已經上樓撥了電話請媽媽回來。大姊請妹妹陪奶奶在客廳小坐,接著走進廚房,切了一盤水果請爺爺奶奶享用。看到十來歲的孩子這般懂事又有禮貌,婆婆說:「他們的爺爺笑得合不攏嘴,直誇你會教孩子啊!」

「這下你知道碧珠不上班,專心陪孩子的好處了吧?」婆婆話才說完,只見王添富笑瞇瞇地進門。

方碧珠笑著回答,其實是做了慈濟志工之後,才曉得怎麼帶孩子的。這一說,讓婆婆很好奇,因為印象裏,方碧珠坐月子時總是津津有味地讀著各種育兒書籍,原來教好三個孩子竟然不是因為讀了「專家的話」。

方碧珠說起了讀證嚴上人法語的體悟:「父母是孩子的『模』,父母以身作則,孩子不容易偏差。」孩子時常和她一同參與志工服務,所學習到的都是親自看到、體會到的,例如跟著她去聯絡處,耳濡目染志工溫文儒雅地待人接物,和談論助人的方法與助人的快樂。

慈濟志工每月一次到八德榮民之家關懷,孩子們隨同父母前往,為老伯伯們吹奏直笛、捶背、聽他們說話……讓「兒孫繞膝」一解孤單老人家的思親情愁。

當孩子們聽到上人為拯救血液疾病患者而成立骨髓庫,志工上街宣導民眾加入志願捐髓者,他們想到可以演奏樂器,吸引人潮;於是和學鋼琴、直笛的同學組樂團,在百貨公司前廣場演奏,行人果然紛紛停下腳步,傾聽志工解說何謂「捐髓救人一命,無損己身」。

1996年,賀伯颱風重創臺灣,慈濟志工動員募款救災;小姊妹跟著上街發傳單、勸募,一站就是好幾小時,不怕熱也不喊累。

積善之家

成長的歲月中,人性的真善美,自然而然地在三個孩子心底萌芽、滋長,成長後也能循規蹈矩、熱忱助人。

公公、婆婆聽得津津有味、連連點頭。這時,王添富不禁開口說:「榮民之家那些離鄉背井多年的老人家,看到小朋友就像看到自己的孫子,都好高興!」

孩子成家立業,方碧珠和王添富(右二、右三)平常分頭忙於志業,一家人難得聚首。(攝影者:詹秀芳)
「每次你也都跟著去?」婆婆看著王添富問。「對呀!」「不用應酬啦?」他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答道:「慈濟的大部分活動都排在晚上或假日,沒有時間應酬囉!」女兒也說,每次去訪視或聯絡處值班,全家一起出門,或者由爸爸開車接送。

婆婆牽起方碧珠的手說道:「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我相信你們會很幸福。」沒有什麼比一家人同心、和樂更令人歡喜的了。

當孩子離家念大學,方碧珠依然以家庭、以做志工為重,沒有出外工作;王添富自職場退休後,也全心投入志工事務,夫妻倆生活簡樸,省下來的錢就布施,日子過得充滿朝氣。

2012年,兩人當了外公、外婆,過往帶著兒女做志工,如今換成了小孫女。這兩年,他們「晨鐘起,薰法香」,牽著滿兩歲的娃娃,每天早上四點多到中壢聯絡處。

外公外婆做早課、聽講經時,小孫女不吵不鬧也不隨意走動,有時安靜地在外婆為她準備的圖畫紙上畫畫,有時跟著聆聽和唱誦佛號;一起薰法香的志工們不禁讚歎:「碧珠師姊結來的好人緣果真不同凡響,連孫女都宛如乘願再來的菩薩!」

(文:鄭善意 本文摘自:《慈濟》月刊600期)
Copyright © 2018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