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轉身份 不負上人盼

2018-01-22   | 鄭淑真
黃祺淳(前一)發願帶領年輕人,透過做中學,去知法、行法,大量地投入慈濟。(攝影者:江昆璘,地點:新店靜思堂,日期:2018/01/13)

〈想師豆〉歌聲中,年輕的黃祺淳戴著圓圓大大膠框眼睛,卻藏不住淚水,她淚眼婆娑地走到證嚴上人面前:「您的孩子長大了,不曾離開,但讓您久等了!」上人慈愛的說:「回來了就好,要加油、精進!」

祖孫情深 引入善門

喜愛真實人生故事的黃祺淳,高中時期最喜歡陪著外婆看大愛劇場,那時正在播《草山春暉》、《矽谷阿嬤》,也陸續跟著外婆參加慈濟社區浴佛及歲末祝福活動。

祖孫的感情很好,外婆殷切期望她能就讀慈濟的學校,三不五時勸說要她報考慈濟大學;被外婆提到受不了,黃祺淳就打趣說:「高中還沒念完呢,就要念甚麼慈大!」其實黃祺淳對企劃很有興趣,想讀的是商學院,慈大卻沒有,外婆知道了,仍不放棄遊說:「聽說有慈青社。」黃祺淳拗不過,一進入大學就直接去找慈青社加入。

2016年畢業後,黃祺淳進入大愛臺做《大愛全紀錄》的執行製作,工作上接觸到敘利亞、羅興亞難民、義大利賑災及泰北孤軍故事等人生疾苦,常常讓她一下笑開懷,一下又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看見慈濟世界中林林總總的真實人生,黃祺淳感動之餘,又想到證嚴上人年歲已邁,就下定決心培訓。

經藏演繹 自省己身

黃祺淳率直地說:「我雖然研究所畢業,但我不喜歡看書,對於『文言文』也很頭痛。」但深入經藏演繹,她發現這真的不是在讀書,「我覺得很奇妙的是,我每年要入經藏的那一首曲目,都會跟我當下的生活實境很像。比如『貪如汪洋巨浪』還有『執著空有兩邊』這兩個詞,就讓我自省,我到底有沒有貪?有沒有執著?」

回首慈青時期到就業,黃祺淳自省心中的執著跟貪,就跟四大毒蛇一樣,就會引起紛爭,火燒遍野。

從培訓課程開始,黃祺淳就感受到氛圍跟在慈青有很大的不同,慈青是在校園清淨源頭,不會有面對年齡層差異的考量,她比較能把想法拋出來,因為年輕人之間就會腦力激盪,一起朝目標前進。

培訓一年來,黃祺淳率真的個性有了改變,她沉思一下,「應該說,我比以前會用眼睛看。」現在,當團隊坐下來開會的時候,黃祺淳還是會把想法明確表示出來,但她會更懂得去觀察,「當每個人的立場不一樣的時候,要如何做一個合和互協,圓融當下,這角色的轉換,是我今年非常大的考驗。」
黃祺淳(站立者)在團體會議上,更懂得去觀察,圓融當下。(攝影者:陳美珠,地點:臺北東區聯絡處,日期:2017/03/04)

師徒之間 愛與承諾

即將受證,黃祺淳非常重視這一次的歲末祝福與授證典禮的經藏演繹,但她因為工作繁忙,在2017年12月引發了急性的栓塞發炎而開刀治療。但她的演繹位置還有標兵功能,真的很怕因此錯過了人生大事。

黃祺淳想到這次經藏的〈五根五力〉中的定根,她明白唯有定,才能有清晰的智慧來面對所有的變化。她順利完成手術,在自我鞭策與團隊相互成就下,克服了練習時間不夠的難題。

1月18日,新店靜思堂舞臺上,黃祺淳的位置在隊伍的最前面,離上人位置僅五步的距離。身體還沒完全恢復的她,一個起身慢了,那一瞬間,眼睛餘光卻看到上人關心的神色,「這分關心,我深刻地感受到。」

在黃祺淳心裡,一直記得上人的期盼:「還要帶更多慈青,一起來幫我承擔天下事喔!」黃祺淳發願,能保有慈濟的淨,用年輕人的方式帶動年輕人做中學,去知法、行法,大量地投入慈濟事。
黃祺淳(右二)在浴佛典禮承擔鼓兒,專注演練神情。(黃祺淳提供)

(文:鄭淑真 新北市慈濟新店靜思堂報導 2018/01/18)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