險闖烽火戰地 難民路坎坷

2018-04-18   | 葉子豪
冒險逃離故鄉來到鄰邦的土地,帶不了太多家當,身上的錢也撐不了太久。婦女一大早就來到慈善組織發放現場等著領取冬衣,儘管疲憊不堪,為了孩子還是勉力撐下去。(攝影者:蕭耀華)
位於中東的敘利亞,世界最古老文明發源地之一,面積約為臺灣五倍大,人口兩千兩百多萬。內戰爆發兩年來,在政府軍與自由軍猛烈戰火中,六萬人民喪生;六十萬平民百姓被迫放下一切所有,冒著隨時可能被邊境阻擊手射殺的危險,長途跋涉逃往鄰國。

冒險闖關 狙擊倖存

北接敘利亞疆土,南鄰約旦耶北特省(Irbid)南薩市(Ramtha)的邊區,落差超過五百公尺的蘇內比(Athneibeh)谷地,是兩國明確的天然國界。

站在約旦邊防軍據點前緣,鳥瞰險峻的地勢,就算不懂軍事的老百姓,也看得出這裏易守難攻、不易逾越。但敘利亞內戰爆發後,這難進難出的邊界谷地,卻成為百姓們逃難的通路。

夏天乾熱少雨,谷地河道乾涸,難民便冒險從這裏闖關,僥倖逃過政府軍的射擊,到特定位置時自由軍會打信號,通知約旦軍隊派車接應。
位於約旦北部南薩地區的蘇內比谷地邊防據點,機槍兵就警戒位置監視敘利亞邊境;後方鐵絲網內為營區的臨時收容所,接應冒險越界的敘國難民,提供熱食及簡易醫療,略事休息後轉送難民營安置。(攝影者:蕭耀華)

「對面天天在打仗,我們看到飛機、直升機發射火箭,部隊圍攻村莊,什麼武器都用上了。」戍守約旦邊境南薩地區的防區副指揮官哈瑪德(Hamad Al Hammad)上校表明,約旦軍隊不支持自由軍或政府軍任何一方,但基於人道會救援難民。

「有時難民被射傷,弟兄們還把自己的內衣撕開,權充止血繃帶。」對於敘利亞軍的攻擊,約旦軍盡力避免衝突,但必要時會實施警告射擊,以掩護難民及弟兄。

如今,谷地對面的敘利亞邊區已由自由軍控制,難民無需擔心被政府軍射殺;可是進入冬天,降雨降雪,乾枯的谷底積水成潭。面對峭壁深潭,大多數人放棄從谷地入約旦,改由從平原地帶越境進入,即使冒著被狙擊的危險也在所不惜。

無情戰火 被迫出走

2010年歲末,突尼西亞一名小販的自焚,引爆了民眾反抗威權專政的怒潮,揭開「茉莉花革命」序幕;藉由網路傳播,北非、中東地區人民力量快速匯集,迫使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等國的「萬年執政者」下臺,西方媒體稱之為「阿拉伯之春」。

敘利亞人民亦起而效法,於2011年3月展開大規模示威抗爭,卻遭當局強力鎮壓,執政者與反對派的對立愈演愈烈。危機於是從群眾示威遊行升級成武裝衝突,反對派組成「敘利亞自由軍」等武裝力量,拿起槍桿對抗當局,政府軍也動用戰機、坦克、重砲,不留情地向反抗勢力開火。局勢一發不可收拾,2012年6月,聯合國正式宣布,敘利亞進入內戰狀態。
札塔里難民營收容了超過六萬名敘利亞人,他們窩居於帳棚或組合屋,有約旦親友作保的人可以離開,但「舉目無親」的人就只能留在裏頭,等待不知何時降臨的和平。(攝影者:蕭耀華)

政府軍與自由軍激烈交戰,大城荷姆斯(Homs)、達拉(Daraa)乃至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成為烽火戰地。槍彈所及之處,美好家園盡成瓦礫,無辜平民死傷慘重,甚至毫無理由地被屠殺、逮捕。

為了逃避戰亂,敘利亞人被迫出走,逃往土耳其、黎巴嫩、約旦等鄰國,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截至2013年元月15日止,已有超過六十三萬八千名敘利亞人 離境,其中十八萬五千人逃到約旦。但根據約旦時報(The Jordan Times)元月18、19雙日特刊的報導,約旦境內的敘利亞難民人數高達三十萬人;其中有自由軍送出的家眷,更多是無辜平民。

美麗邊界 殺戮戰場

站在距離邊界土拉(Tura)段約三百公尺的禁區邊緣,約旦阿爾塔卡富(Altkaful)慈善組織工作人員朱比(Mohamad Al Zoubi)表示,兩年來已有近三百名兒童在這條出逃路徑上送了命。

「這裏每天都有五百到一千人從敘利亞逃過來。昨晚,七百六十六位難民越界,有五十人被槍傷,其中八人不治。」在風和日麗的大白天,土拉的平原就如以往一樣平靜,剛剛耕耘過的紅土地,搭配藍天綠樹,在暖暖的冬陽照耀下,顯得格外清新。邊界線上看不到行跡可疑的人, 但仔細一瞧,對面的白色清真寺旁冒出了黑煙,耳朵敏銳的人還依稀聽得到遠方的爆炸聲。美麗風光的背後,是看不見的殺戮戰場。

為了方便狙擊手瞄準目標,敘利亞邊區的橄欖樹,自內戰爆發後就被砍除一空,光天化日之下闖越這毫無隱蔽的地帶,無疑自尋絕路。因此難民們選擇月黑風高的午夜闖關,若是大難不死,就能得到約旦軍隊接應,然後轉介給人道援助單位進行安置。

「我的家毀了,店也沒了,附近房子的屋頂上都是狙擊手,只要看到人就開槍,無論大人還是小孩。」阿布阿布都拉(Abu Abdulla)為了保護妻子及四個稚齡的嬰幼兒,元月時一家人由平原地帶的邊界進入約旦,被邊防軍接送到營區內的臨時收容所。填寫資料、吃些熱食,休息幾個小時之後,搭上大巴士前往難民營。
札塔里難民營「街頭」不時可見戰禍傷殘者,幸有波斯灣產油富國支持手術費用,得免沈重負擔。(攝影者:蕭耀華)

約旦境內最主要的難民營,是面積廣達七平方公里,收容人數超過六萬的札塔里(Zaatari)營區。通過由裝甲車及特警看守的大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又一個印著聯合國難民署(UNHCR)字樣的白色帳棚。到2012年年底為止,儘管沙烏地阿拉伯捐贈了一千頂大帳棚、兩千間組合屋,大多數難民仍是以多達八千頂的小帳棚為家。

難民營配給食物,免費供應瓦斯、水、電,也有公共衛浴、公共廚房等基本設施,甚至還有「帳棚學校」維繫孩子們的學業。
營區內有摩洛哥、法國、義大利援助的野戰醫院。其中摩洛哥援助的野戰醫院,因為科別齊全,而且是阿拉伯國家開設的醫療院所,「生意」特別興隆。

「我們的食物、飲水、醫療資源到現在為止,大致上還夠用;但人數愈來愈多,就需要更多援助。」工作人員阿布都馬濟德(Abudu Majid)表示,以往每天新增的收容人數,在三百到四百人之間,但2012年底的最後一星期,新入營的難民人數,暴增為每日六百到八百人。

「現在,那邊的地已經整好了。」阿布都馬濟德補充說明。按照人數遞增的速度,2013年春,札塔里難民營很快就會到達六萬九千人的收容上限,預計在元月底,約旦政府就會在工業大城札卡(Zarqa)另外開設一個大型難民營。

(文:葉子豪 本文摘自:《慈濟》月刊第554期)
Copyright © 2018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