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與美 專業博士從心解災

2017-11-01   | 謝公達
謝公達完成供食工作,與安置中心的孩童們親切互動。孩童美麗而純樸,僅是一個善意的微笑,願意握握他們的手,他們就會興奮不已地緊握你的手或擁抱你。(攝影者:蕭耀華,地點:獅子山共和國)
「獅子山的人民生活困難,但他們友好並充滿感激之情,渴望自助、渴望習得任何技能或工具來謀生;孩童美麗而純樸。」謝公達表示,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孩子如此快樂,不可思議的,竟在一個最貧困的地方。


謝公達出生於臺灣,十四歲赴美求學,具有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 Los Angeles)心理學博士學位。多年來他任職洛杉磯郡政府心理部緊急應變小組負責人,處理自殺危險評估、災變、人質談判等心理危急狀況。他隨美國總會賑災團隊前往獅子山共和國,援助2017年8月14日的洪災、山體崩落災情,從心理學專業,寫下第一手報導。

逃過災難 整條街唯一倖存

在希爾站安置中心熱食發放站提供過早餐後,我在營區隨意走走,遇見了弗蘭克(Franake), 一個二十一歲的獅子山共和國年輕人;他走路艱難,和美國慈濟志工曾慈慧講話時,他站不穩,而且明顯地很痛苦。

我們幫助他慢慢地坐下,並透過翻譯人員溝通,得知他從頸部、喉嚨、胸部一直到腿部全身疼痛。土石流發生時,他被淹埋了十八小時,僅有臉部露出,有時候,泥水還會從他的臉上漫過。被救出後,他住院十天,但他想離開,於是被准許出院。

在這次災難中,弗蘭克失去了十一位家人,也是整條街上唯一的倖存者。他告訴我們,他不能吃固體食物,食物在胃裏消化時,讓他胸腔疼痛。我擔心他的身體狀況,陪著他慢慢走去營區的醫療診所。

腹式呼吸 創傷後放鬆身心

在營區內,有一組來自法國的志願醫師,傾聽了弗蘭克的症狀,也檢查了幾處他訴說疼痛的部位後,有些困惑。

法國醫師告訴我,他幾天前看了弗蘭克的X光片,沒有發現胸腔有骨折或是脫臼的情形;法國醫師輕輕碰觸弗蘭克的頸部,他反應激烈地喊痛,可是若是加些力氣按下去,他的反應卻還好,而且他可以自己舉起手臂。

幾天前,這位醫師也看到弗蘭克正在慢慢吃一碗飯,這和他說只能吃流質食物不同。從種種現象來看,弗蘭克身體的疼痛,可能是心理因素導致,於是問診結束後,我邀他到一個安靜的地方,透過翻譯和他講話。

謝公達(右一)陪同弗蘭克在收容中心醫療站看診,傾聽醫師解釋病情。(攝影者:蕭耀華,地點:獅子山共和國)

我與弗蘭克的對談大致為以下順序進行:

一、我讓他述說土石流那天發生的事情;
二、當時他腦海裏所想的事;
三、當時他的感受;
四、最後我提供一些心理教育,讓他知道在遭遇重大災變後常發生的身心反應,比如難以入睡、不安、焦慮、易受驚嚇、極度疲倦、恐懼、難過等等,以及一些幫助放鬆或舒壓的方法。

我和他分享,有時身體的疼痛源自於心理,當他經歷了這麼重大的創傷經驗,似乎身體記憶住了那時的恐懼和痛苦;每當內心苦惱,焦慮的情緒或某些情境,會讓他又想起當時的痛苦經驗,身體也可能會再度感覺到疼痛。

我並告訴他X光片的結果,沒有骨折或脫臼;隨著心理慢慢恢復,疼痛的現象應該會慢慢好轉、消失。此外,和別人聊聊,例如與營區裏的輔導員談談他的經歷,也可能會有幫助。

弗蘭克很仔細地傾聽,好像也鬆了一口氣。我教他如何做腹式呼吸 (abdominal breathing),放鬆地覺察小腹隨著呼吸自然的起伏,建議他有空就練習,特別是在躺下來睡不著的時候,這可以幫助他放鬆身體,幫助思緒暫時擺脫過去或未來,而回到當下。

照顧自己 一小步走得更遠
 
就在我們一起走回弗蘭克的帳棚時,翻譯杜伯爾(Dubble)告訴我,弗蘭克在這個土石流中失去親人的痛苦經歷,他覺得腹式呼吸也會對弗蘭克有幫助。

我解釋,當我們做一些有助於身心放鬆的事,當我們照顧好身體,心靈狀況也會改善,能更清楚地思考當下可以做些什麼事情讓自己和別人的生活更好一些。

有時這小小的一步路,可以讓我們爬得高一點,看得遠一點。當我們投入正向、利己利人的活動時,也可以幫助我們的心暫時從痛苦的記憶或焦慮中得到解脫。

杜伯爾非常能接受這個觀念。我們聊到在這個收容中心,弗蘭克可以做什麼正向的事,他說想教孩子們閱讀,如果能夠有教科書或筆記本,可以找到其他受過大學教育的年輕人,一起教導孩子們。

當天弗蘭克拜訪營區裏每個帳棚,收集孩童們的資料,包括年級、人數、所需要的教科書,並將這份詳列一百三十位學童名字與年級的名冊,交給慈濟美國總會慈發室主任曾慈慧。

曾慈慧立刻協同當地合作機構購買書、筆記本和筆,讓孩子們在等待學校重新開放的安置階段,也可以接受教育,藉由助人而自助,產生希望和正能量。

當天下午,弗蘭克也來找我,牽著我的手,一起在營區散步。他步伐穩健,所以我們從營區走到大街上;一邊走、我一邊與他分享一些「行禪」(walking meditation)的基本技巧。偶爾我們停下來感受樹幹的樸實與渾厚的質感,享受迎面輕拂的微風,腳底與大地接觸的感覺。我們手牽著手,弗蘭克笑得很開心。

唐博斯科 是黑暗中的明燈

行程中,我們訪問了唐博斯科收容中心,這令我非常感動。唐博斯科是個非營利慈善機構,由喬治神父(Father Jorge)負責,為四百多名受虐待的兒童和青少年提供短期住所,並試著讓他們與可靠的親人團聚。
謝公達完成供食工作,與安置中心的孩童們親切互動。孩童美麗而純樸,僅是一個善意的微笑,願意握握他們的手,他們就會興奮不已地緊握你的手或擁抱你。(攝影者:蕭耀華,地點:獅子山共和國)

喬治神父告訴我,大多數在獅子山共和國發生的性侵事件都沒有報警,而全國每年一萬四千件十四歲以下女童遭到性傷害的報警案件,只有兩名警員負責調查,人力資源不足,也很少起訴肇事者。

為此,唐博斯科提供免費熱線服務,幫助受虐兒在第一時間採集醫療證據;唐博斯科也有自己的律師,起訴肇事者,因此成功地把許多犯案者關進監獄。

唐博斯科也拯救街頭賣淫的孩童。喬治神父說:「根據資料顯示,七成以上的街頭兒童因為伊波拉疫情而失去家人,其中更有超過兩成是伊波拉遺孤,雖然政府把他們交給親戚扶養,卻沒有提供援助支持,有些女童只能賣淫為自己和弟妹賺取學費。」

街童晚上在街上行走常會因為「遊蕩」罪嫌被警方逮捕,關在監獄兩年,獄裏也遭虐待。喬治神父和社工、志工每天帶著食物去探監,至少有兩百二十五個孩童,並試圖將他們保釋出去。

慷慨捐助 帶來溫暖和光明

唐博斯科的社工,每月也帶米糧去探訪住在窮困村莊的女孩,她們因為貧窮而賣淫;社工人員試著說服她們改變謀生方式,也會幫助她們溫飽,並且支持她們去上學或學習職業技能。

喬治神父也培訓曾經受過創傷和受虐的年輕人成為輔導員,以幫助那些有共同痛苦經歷的孩子們。喬治神父以感恩心告訴我們,曾經他們住所裏一粒米都不剩了,他正在向上帝祈禱,突然接到明愛會彼得神父的電話,告知慈濟的米運到獅子山了,問他是否有需要。

慈濟團隊聽到了,和喬治神父一起感動地笑了起來。在那個古老破舊的唐博斯科建築中,我看到在世界最黑暗和孤獨的角落,還有光、力量和愛,不畏辛勞與危險地幫助這些年輕的受害者,帶給他們平安和希望。

這次拜訪獅子山共和國的旅程令人難忘。那裏的人民生活困難,但他們友好並充滿感激之情;僅是一個善意的微笑,願意握握他們的手,他們就會興奮不已地緊握你的手或擁抱你。他們感恩我們帶去的米,即使小小年紀就會照顧弟妹,用環保碗盛飯,一口口地餵更小的孩子。

我非常感恩證嚴上人教導和激勵我們。在獅子山共和國與上人的視訊會議中,我看到上人對志工的殷殷垂詢,聆聽志工的分享,給予鼓舞的話語;聽到上人掛心獅子山共和國人民受到的災難,聲音中所流露出來的悲憫,讓我感動落淚。

很感謝來自世界各地慈濟人的慷慨捐助和支持,讓資源送達獅子山共和國,給予那些真正有需要、美麗和善良的居民;為黑暗角落帶來溫暖而有力的光明。

(文:謝公達 本文摘自:《慈濟月刊》612期)

Copyright © 2018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