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哥轉變 腳踩皮鞋做環保

2016-03-25   | 林玲悧
做環保難免沾染髒汙,更何況是這樣惡劣的天氣,於是大部分志工一身輕便而來,但廖進財卻是身著西裝褲、腳踩皮鞋,將家裏最好的衣服穿來。(攝影者:林玲悧)
做環保難免沾染髒汙,更何況是這樣惡劣的天氣,於是大部分志工一身輕便而來,但廖進財卻是身著西裝褲、腳踩皮鞋,將家裏最好的衣服穿來,在狹小的空間裏,與其他人一起安靜地分類、整理回收物品。

2015年暖冬,歲末陽光依然燦爛;12月中旬,中部地區迎來入冬第一道鋒面,氣溫急降,伴隨著滂沱大雨。這天,是臺中市南屯區文芳香環保站做回收的日子;雨水毫不客氣地從雨遮上傾洩而下,滴落在一籃又一籃的回收物上。

無論天晴或雨驟,從不缺席;又如此慎重其事地做環保,源自感恩的心情,故事要從兩年前那一個寒流來襲的冬夜說起……

從涼亭搬入農舍 找到安身好所在

「師兄,聽說有一個人睡在土地公廟旁的公園裏。」楓樹社區舊稱下楓樹腳,位於臺中市南屯區,未重劃前是阡陌相連的農庄聚落;人情味濃厚的鄉下,大小事都是茶餘飯後的話題,天寒地凍時分,竟有這等事發生,馬上就有人趕來告訴慈濟志工周東榮。

生於斯,長於斯,周東榮未做慈濟前是楓樹里的里長,本來就人親土親,做慈濟之後,更是社區大小事都要關心。他偕同訪視志工,一行人當天晚上就到公園了解狀況。

慈濟訪視志工黎湘羚回想:「那一天好冷啊!我們走進涼亭時,真的看到一個捂著薄被,蜷縮在石桌上睡覺的身影。」這個涼亭位居巷弄內,幾棵大樹的濃蔭下,是當地人喝茶聊天的好地方,但是,冬夜寒風蕭瑟,路燈也不亮,只有失去家園的人不得已才棲身在此。

終於等到天亮,周東榮再度前來,只見那人已將棉被收起捲在一只鉛桶裏,那就是他所有的家當了。「天氣冷,睡在這裏不好,我們來幫你好嗎?」周東榮問。

成為街友,背後有許多因素。或因轉業不易等問題,以致無法返回主流勞動力市場;或是家庭關係不良,老、病後得不到親友支持,最後只好流落街頭。多數街友仍期待自食其力,有尊嚴地生活,因此慈濟志工在伸出援手之前,仍需顧及其尊嚴,期待能夠得到正面回應。

幫寄宿在涼亭的廖進財找到遮風擋雨之處是志工首要考量。楓樹社區自從開始土地重劃後,稻浪起伏的田園景光不復見,許多傳統三合院也面臨拆遷,人去樓空。周東榮因地緣關係,尋覓到一戶閒置農舍,屋主願意在慈濟人承諾下,以低價承租。

「喝酒對身體不好!」周東榮對酒氣沖天的廖進財約法三章,「你不可以招朋友來這裏喝酒喔!」就這樣,帶著一只鉛桶,六十五歲的廖進財有了棲身處所。

結束了流浪歲月 讓老父深感欣慰

「真溫暖,真舒適喔!」第二天志工探訪時,廖進財開心地讚歎。大家都叫他「財哥」,睡在涼亭被提報給慈濟志工關懷前,他其實已經睡過多處宮廟涼亭,總是一再被驅趕,無一處安穩,而這流浪的歲月已經過了好幾年。
廖源泉(左一)搬來與兒子廖進財同住,重享天倫之樂;歲末祝福前,志工周東榮幫忙整理衣襟,一起參與盛會。(攝影者:林玲悧)

身安了,但是心安了嗎?有時天一亮,財哥便在廟埕與人喝酒打混,度過一天又一天;不捨他的人生繼續荒唐墮落,周東榮和妻子寶喚師姊分工,助他重回人生軌道。周東榮負責把他從住處「度」到文芳香環保站,寶喚師姊負責協助他融入環保站裏的人情互動,陪伴他和環保志工一起回收分類、如一家人般一起享用點心。

「不會說啦!我來做就是了。」七百多個日子過去,每週四與週六,一身輕爽,穿著皮鞋做環保的廖進財,已經是文芳香環保站最美的風景之一。

在物質上,慈濟僅是補貼他房租,那每日的生活用度從何而來呢?原來流浪多年,親友放棄他時,仍有老爸爸對他不離不棄。

八十六歲的廖源泉和小兒子住在烏日,長子廖進財沒有做環保的日子,就每日騎著腳踏車帶著吃食來看他。可以想見,那段露宿街頭的日子裏,這可憐的老父親如何心疼這個浪蕩子、如何用有限的資源濟助他。如今看見廖進財認真做環保,又是社會有用之人,老父親心內無比安慰。

「師兄,我可以來和阿財住嗎?」一日,廖源泉問慈濟志工。原來,小兒子家住四樓,廖源泉的腳力再也無法負荷爬樓梯,因此萌生和廖進財同住的念頭。

父親來了之後,廖進財重拾為人子孝養的義務。廖源泉更對兒子的改變感到安慰,「他不會對我講話大小聲,也會買便當給我吃。」

因為對老父盡心,弟妹們對廖進財的態度也有改變,開始跟他有互動。夏天炎熱,志工張羅來二手風扇時,已經看到弟妹為父子倆備好的電風扇,在客廳搖頭晃腦送來涼風。

塵盡光生作見證 發願戒酒愛不斷

不做環保的日子,廖進財依然在土地公廟的廟埕與人談天說地,但是,話題裏多了慈濟美善,因為他自己就是愛的見證,而慈濟的師兄師姊都是他最好的朋友。長時間在環保站中薰染法香,身心日漸開朗,有好事也跟鄉親逗相報,「12月13日是歲末祝福,作伙來喔!」

社區歲末祝福這天,清晨六點多,廖進財已經穿好最愛的灰色環保志工制服,安心等候周東榮師兄來載他。父親本來也要一起赴這場年度盛會,無奈,年老不堪久坐,只能放棄,送他出門。

身上已沒有酒臭味,但是,酒未全戒,他因此還不能受證環保志工。歲末感恩會上,大家舉燈祝福並發願,志工好奇問他:「剛才,你有發願嗎?」他撓撓頭,沒有馬上回答。志工再問他:「為了環保志工受證,你有發願戒酒嗎?」「會慢慢改啦!」廖進財說。

佛陀不捨眾生苦,以慈悲心一再迴入娑婆;八旬老父不捨街頭浪蕩兒,盡殘年餘力,也要給兒子送來吃食;慈濟志工的愛與陪伴,也會一直都在。

(文:林玲悧 本文摘自:《慈濟》月刊第592期)
Copyright © 2018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