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媳間的溝通 萬里桂花香

2015-10-18   | 吳秋瓊
《萬里桂花香》的主要角色萬德勝與吳桂香,分別由趙駿亞與徐麗雯飾演。(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甫上初中一年級,萬德勝就被迫輟學;雖然心中百般不甘,但想到因為家貧,妹妹必須送給人家當養女,他不禁懇求母親:「我願意去賺錢養家,但把妹妹留下來好嗎?」妹妹終究沒有被留下來,萬德勝氣得質問父親:「我已經答應去賺錢了,為何還是把妹妹送走?」

家族情感 既動人也傷人

《萬里桂花香》可說是十三歲少年的成長故事;然而,劇中呈現的萬家其實是早年臺灣社會許多家庭的縮影:食指浩繁的家庭,獨立養家卻收入不多的男人,隨時像地雷一樣被引爆的壞脾氣,和一個為了維持家庭和諧、只好全力安撫丈夫而委曲求全的妻子。

製作人楊曼麗表示,這是一部家庭倫理劇;不同於一般家庭常見的婆媳問題,萬家則是公公與媳婦的個性都非常鮮明。公公特別迷信,媳婦有話直說;兩人相處起來,自然就衍生許多誤會和摩擦。劇中有些看起來很激烈的情節,觀眾可別誤會是編劇杜撰,這只是還原當時的情景而已。

然而,萬父這種「一切由我說了算」的強勢作風,其實也有他個人辛酸的背景。楊曼麗認為,站在萬父的角度想,他從小是孤兒,成長過程全靠自己;好不容易成了家,就把家庭當成自己的王國,以自己的意思為王法治理家庭,這是他保護家庭的方式。雖然生了很多個小孩,但自己沒有被父親疼惜過,自然也不懂得如何表達父愛!

當時家裡實在太窮了,萬德勝被迫休學,先到山上養牛,幫工人煮飯割草,一個月賺二百五十元,一塊錢也不捨得用,全拿回家給弟妹註冊。後來靠自修考上公路局的工作,有了穩定收入,不但改善家庭經濟,還買了一個店面給父親開國術館。

成年後的長子,成為家中的經濟支柱,是否就有了發言權?其實不然,一如往常,所有的一切還是萬父說了算,娶了個性剛烈不願妥協的妻子後,也因此埋下父子爭執的伏筆!

敬業專業 成就一部好戲


現代感十足的趙駿亞(右一),這次要詮釋嚴肅木訥、夾在父親與妻子中間百般為難的萬德勝。(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劇中故事所到之處,場景也要如實呈現。製作單位為了還原當年貧窮的萬家,選定苗栗出礦坑的一塊空地,以土堆搭建一間覆蓋茅草屋頂的土角厝;連本尊萬德勝到現場時,都不禁佩服劇組搭景的功力之強,與小時候的家相似度高達九成。

萬父的國術館則在臺北市政府文化局的協助下,劇組先將剝皮寮的街道招牌、店鋪重新包裝,以作為萬家國術館的主場景。不僅於此,每一個場景都要求嚴謹;例如,劇中女主角母親生病住院,雖只有兩場戲,導演也要求將老舊的病房重新油漆,以求真實呈現醫院的樣貌。

離開臺灣已經十幾年的劉逢聲導演,對於劇中的細節要求嚴格,幾乎到了無微不至的程度;這次因為與楊曼麗在中國大陸合作的機緣,特別排出檔期回臺工作。第一次拍大愛劇場,劉逢聲導演直言,由於受大愛臺屬性的限制,想要拍出動人的戲劇,讓觀眾的內心引起共鳴,就好比做一道菜,要把常用的許多調味料都拿走,還要看起來色香味俱全,不但要被大眾接受,還要稱讚好吃,這個難度還真有點高。

但是,當他一拿到劇本時,就很清楚知道,這是在講一個時代的故事,一個家族成員的成長歷程。也許每一個人對愛的表現方式不同,但劇中有許多教化人心的情節;想要引起觀眾的共鳴,就必須靠每個演員在自己的角色上用心,才能成就一部好看的戲劇。

劉逢聲導演強調,讓觀眾看得下去,還覺得感動,這才是戲劇的本質;正因為一看到劇本就先被感動了,因此在細節上就更為考究,引導演員進入角色,並表現細膩的情感。

每位角色 都有自身故事


《萬里桂花香》的主要角色萬德勝與吳桂香,分別由趙駿亞與徐麗雯飾演;萬家父母由蘇炳憲與張倩擔綱,吳家父母則由撿場和馬惠珍勝任。製作人楊曼麗表示,光是選角也費了很多心思。例如,萬德勝是長子,戲從童年開始,父母的年紀就不能太大,才能符合後續又生了很多弟妹的邏輯。吳桂香是么女,父母感情好,加上疼愛子女,因此父母的年紀可以稍長,充分表現慈愛的模樣。

當貧窮家庭的長子遇到被呵護疼愛的么女,兩人的婚姻生活就如同逆風飛翔,在家庭關係的磨難中必須學會原諒。(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萬家從小被送養的女兒由胡利飾演,她的養父母則分別是鄭平君和謝瓊煖。鄭平君本身就有武功底子,還在現場教開國術館的萬父功夫,劇組也特別請教國術館師父推拿的手法;這些細節都必須照顧到,才能讓每一場戲每個角色都顯得到位。

張倩在劇中飾演萬德勝的母親,眼見丈夫對待子女如此嚴厲也不敢多言,一路隱忍到丈夫逼迫兒子離婚時,終於跳出來保護兒子;她對丈夫哭喊:「你就不能站在兒子的立場想一想嗎?」張倩必須從二十幾歲演到近九十歲,每次上老妝都要準備三個小時以上;同樣受老妝準備之苦的,還有飾演萬父的蘇炳憲。這對夫妻在劇中不僅戲分多、拍攝時間長,萬父的一舉一動更是牽引著劇中情節的發展,這對老夫妻還真是辛苦極了!

不同於蘇炳憲聲嘶力竭的暴怒情緒,飾演吳父的檢場也卯足了勁。劇中有段幼年桂香受傷的情節,因家住深山,吳父必須每天揹著女兒翻山越嶺到鎮上換藥;檢場親自上場,揹了數次山路也毫不腿軟。心疼女兒受傷的父親心情,演來頗為傳神。

飾演桂香母親的馬惠珍,雖然戲分不多,但與檢場的夫妻對手戲頗為動人。她不擔心自己的病況,只盼有生之年可以見到桂香找到好歸宿;這個心願也成為桂香嫁進萬家的關鍵因素,從此改變了女兒的命運。

第一次從十八歲演到六十幾歲,單身的徐麗雯要超齡飾演妻子、媳婦、媽媽;加上吳桂香的個性鮮明,許多生悶氣的倔強表情都跟她相當神似。徐麗雯不僅演技好,更講求角色的真實感,連本尊吳桂香都非常稱讚;私下做足功課的徐麗雯,也忍不住跟本尊告白:「我可是花了很多時間,才變成師姊的樣子啊!」

一向現代感十足的趙駿亞,這次要詮釋嚴肅木訥、夾在父親與妻子中間百般為難的萬德勝,從一開始的夫妻爭執,到日後不惜反抗父親、極力捍衛自己的婚姻,趙駿亞入戲深刻,情感戲拿捏得宜。

意見不合 引發家庭爭端


萬家不時上演公公與媳婦「強烈溝通的場景」,究竟原因為何?飾演萬父的蘇炳憲認為,這個角色很有個性,喜惡分明,以自己為中心,也是演出大愛劇場有史以來最具戲劇張力的角色。

蘇炳憲強調,萬父是孤兒,從小到大都是自己做決定,家是他的一切,是他的堡壘,也是他的王國,家人就像是子民,必須完全聽從於他的決定;王則以保護的心態,在保護這個家;萬一有人不如他的標準,情緒就會隨時爆發出來。

個性直率、堅持自我理念的吳桂香,嫁入夫家,與公公相處成為她一生的功課。(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萬父與桂香的衝突,除了生活習慣和觀念的差異,最主要的癥結還是言語爭執。例如,新婚就去吃喜酒,萬父認為會喜沖喜,是擔心媳婦會遭遇不測。還有,親家母往生,媳婦回娘家奔喪後,才回到夫家就被公公責備,是因為他認為回家之前應先去廟裡繞繞,才不會把晦氣帶進家門;但是,桂香正處在喪母的悲痛中,長輩急著教訓人、晚輩急著辯解,衝突就發生了。

沒有安全感會造成絕對的掌控欲,從萬父迷信的程度可以看出來:如果一切不照此安排,家門就可能遭遇不幸。即使他已經從一無所有的孤兒,長成擁有家庭妻小的老人,對於「可能失去」的恐懼,還是如影隨行地隱藏在他的血液裡。儘管出發點是善意的,但過於劇烈的情緒,還是讓他想極力保護的一切,都慢慢的被他推得更遠了。

蘇炳憲強調,萬父是個要求嚴格的人,對每一個子女都一律公平。媳婦嫁進萬家,當然得照萬家的規矩才行,凡是有違背的時候,當然就是不對的;他尤其不能忍受他的權威被媳婦挑戰,當然要極力導正過來。所有的衝突其實都來自於此。

決定站出來保護妻子的萬德勝,終於看見桂香的辛酸;搬離萬家的小夫妻,開始了小家庭的平靜生活。日後接觸慈濟的桂香,又是如何遵從「普天之下沒有我不能原諒的人」的信念,主動化解與公公之間的怨懟呢?

播出日期:10月19日至11月27日
領銜主演:趙駿亞、徐麗雯、蘇炳憲、張倩、撿場、馬惠珍、鄭平君、謝瓊煖、胡利

(文:吳秋瓊 慈濟人文志業中心報導2015/10/16)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