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驛站過 才女悟人生

2014-01-22   | 何采蓁
《紅塵驛站》影片中,由陳仙梅飾演李惠瑩(靜淇)。(照片提供:大愛電視)
李惠瑩(法號:靜淇),出生於臺南後壁鐵路局宿舍;從小熟悉的火車汽笛聲,就像催生一段段人生旅程的哨音,在這裡開始了她的人生旅程……

驛站人生 隨順因緣

「《紅塵驛站》是靜淇的人生故事。人生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經歷,每一個階段都有她的生命難題;度過了、圓滿了,也就成就了一段緣分,再往人生的下一站前進。」大愛臺戲劇二部經理臧蕙年說。人生旅程只能往前走,沒有回頭的時刻,靜淇讓自己在每個當下都盡情表現自我。

「整齣戲以驛站為主要意象。在主角人物各個人生階段關鍵的分水嶺,月臺、車站、軌道都成為重要的象徵;各個人生階段性的更迭,驛站的意象都有特別經營。」製作統籌洪銘澤表示,為了拍攝出懷舊的氛圍,劇組跑遍了後壁、菁寮、菁桐等月臺拍攝。

靜淇初次離家到臺北讀書、與母親在月臺依依道別的戲,月臺更是她生命中絕對的場景。「我的母親總是堅持要到月臺送我,火車駛遠了,她還站在月臺上望著;我看不到她的身影了,才轉頭回到座位上,眼淚卻不聽使喚的流了滿面……」靜淇在文章裡敘述與母親的離別依依。這樣的離別裡,充滿了太多家的牽絆與家人的情感;無論她到了何地,都像情感的臍帶一樣,緊緊牽繫著她。
月臺上,看著女兒惠瑩離去的背影,麗蓉眼眶含淚,振玉安慰她。(照片提供:大愛電視)

母親身教 受惠一生

靜淇的母親黃麗蓉婚前是日本穀物局職員,觀念先進、視野開闊;無奈婚後應夫家要求辭去公職,成為農家長媳,回鄉間種田,不適應傳統的農村生活。丈夫李振玉帶著她搬到鐵路局宿舍,惹怒李母而遭誤解,但黃麗蓉仍堅持忍讓並善盡孝道。

在戲裡,麗蓉回婆家沒有一次不遭到難堪;她從不頂嘴,忍受屈辱。後來,李母年老眼瞎,麗蓉天天回老家煮飯、打掃,照顧孤居的婆婆;這分人性的善良終於消融了幾十年的歧見,婆媳關係變得如母女一般;甚至在麗蓉驟然過世後,李母不捨,哭喊著失去一位最孝順的媳婦。

麗蓉的人生讓孩子們在嚴厲的教養中學到寬容的真諦,這是靜淇一輩子很重要的身教基礎。

在戲裡,靜淇出生以及少女時代居住的「鐵路局宿舍」,於糖廠搭景,充滿民國四十年代到五十年代的古早氛圍。麗蓉總是叮嚀她們「女人要有手頭」,意味著女人必須有能力掌握自我的未來及經濟能力,不被人看輕,勇敢做自己。

做自己,讓靜淇順著綿延的人生鐵軌,在花蓮找到心靈的故鄉;在第二個驛站裡,她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證嚴上人和郭得明,人生風景從此不一樣了。
聽到媽媽惠瑩不在,育凡說巫婆不在,要育倫不用害怕;得明問女兒:誰是巫婆?(照片提供:大愛電視)

聽上人 提起天下的菜籃

「女人不只提家裡的菜籃,還能提天下的菜籃。」靜淇聽到了證嚴上人這句話後,便成為她人生的圭臬。她的筆、她的口、她的教學,成為濟世渡人的方舟;在紅塵俗世中,才華洋溢的靜淇成為慈濟世界聞名遐邇的「靜淇」。

飾演靜淇的演員陳仙梅,也有要求完美的個性;就算只是排戲走位也已背好台詞,務必把當下角色詮釋百分之百到位。靜淇做閩南語廣播二十八年,她雅正的閩南語是一大特色;為了呈現最正確的發音和最好的口語表情,陳仙梅一再詢問宜蘭老家的祖父母。「我盡力在每一次廣播錄音時都說出道地的閩南語,還是怕講得不夠好。」陳仙梅至今仍忐忑著,就怕不能完美呈現靜淇優雅溫婉的閩南語廣播。

劇中常有白天在省政府上班的靜淇夜半熬夜寫稿、或是熬夜錄廣播的戲;如此辛苦,她甘之如飴,讓她從廣播門外漢變成熟稔的閩南語廣播節目主持人,也感動了長期幫她錄音的錄音師,跟隨她一起進入慈濟世界。
女兒育凡高興爸爸得明請假,要陪她去試鏡。(照片提供:大愛電視)

體貼丈夫 守護一生

「我認同上人讚許郭得明的話,郭得明真的比靜淇更有智慧。」飾演郭得明的演員吳鈴山,有這樣深切的體會,「郭得明就像是靜淇生命大海的錨;有他在,穩定整個家庭的重心,也讓她能在外面做想做的事情。」沒有大智慧,無法做到這樣堅定的守護!這是吳鈴山的深刻感受。

郭得明甚至會帶著孩子陪她熬夜錄音,父女三人經常睡在廣播室;這般光景曾引起靜淇弟弟李志鵬替姊夫發出不平之鳴,斥責靜淇沒盡到家庭責任。沒想到,郭得明替靜淇緩頰解釋,靜淇就算熬夜,每日早上五點還是按時做早餐,送孩子上學,從沒懈怠家務;這讓志鵬啞口無言,感慨靜淇真是燒了幾輩子的好香,才嫁給這樣支持她的體貼丈夫。

年輕的郭得明喜歡登山,有一次在山中涉溪,因滑倒而溺水;他以為自己要命喪溪底了,當下沒有掙扎,順著水流載浮載沉;短短瞬間的平靜,竟成為他獲救的契機。這次徘徊生死關卡,讓他體驗無常的真義,感悟人生短暫、何時絕滅不可知,該生活得自在才是。因而,郭得明婚前就讓靜淇明白,彼此只要做好本分,其他的就讓靜淇過自己的人生!這也是郭得明有大智慧的地方。

不過,這場溺水的戲讓吳鈴山吃足了苦頭。因無法用替身演員,他親自下水演出,在溪裡漂流,卻難以避開溪裡的大小石頭,讓他腰部以下滿是瘀青疼痛,真是辛苦之至!
得明帶女兒育倫、育凡到錄音室陪靜淇錄音,等錄完,父女三人都睡著了。(照片提供:大愛電視)

三代女性 各有特色

靜淇曾說,自己的故事正好是臺灣三代女性遭遇的縮影。母親那一代苦於傳統觀念的限制,不能在社會有所發揮;她很幸運的生正逢時,又有幸遇見慈濟,使慧命成長,在寫作、廣播和教育發揮所長,也希望自己的女兒能有自己的一片天。

可惜事與願違,親子關係嚴重考驗著她;幸好,郭得明堪稱孩子心靈的OK蹦,適時補位。在孩子心中,嚴厲管教的母親是不用睡覺的女超人,也是只會逼孩子念書的可怕巫婆。

二女兒讀高中時想當模特兒,引起母女嚴重衝突;郭得明深知妻子憂心所在,默默北上陪女兒去經紀公司面試。所幸,充分尊重和討論後,不只解決母女決裂的危機,也賺回一個貼心如昔的女兒。

「郭得明平時沉默寡言,可是他說的話都能發揮關鍵影響,真的很不簡單。」這是吳鈴山對本尊郭得明的體會。最難得的是,後來接受上人感召,成為慈誠隊一員的郭得明,一點也不在乎別人說他是「靜淇師姊的丈夫」,還謙虛的說「靜淇比較能幹,我比較憨慢。」無怪乎吳鈴山會用「某若才情,尪就清閒。」作為郭得明的註腳。
靜淇在慈濟臺中分會錄音室接到聽眾的來電,內心感到歡喜。(照片提供:大愛電視)

善於自省 好學不倦

好學不倦的靜淇,在就讀嘉義大學的研究所後,對親子關係有深一層的領悟。「我很佩服師姊自省能力非常強;她身為長輩,能主動跟女兒道歉,非常不簡單。」陳仙梅說,這場就過往嚴厲教育造成女兒成長傷害而向女兒道歉的戲,賺人熱淚,母女濃厚的情感自然流露。

在「靜淇」的人生旅程或是「靜淇」的菩薩道上,每一個驛站都是她感動的所在;這些感動集結成一個成熟、有智慧的現代婦女形象,致力於社會教育工作,慈濟大學或其他成長團體需要她,她都無償的上山下海、結緣授課。「到現在,我自己看剪輯好的片段仍很感動;師姊在人生一站站間來回忙碌,做了很多不為人知的事。」製作統籌洪銘澤感觸良深。

戲裡,靜淇的驛站之旅還未結束,站在每個出發的月臺上;這條銜接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人生鐵軌,帶著隨順因緣,迎向遠方!

(文:何采蓁 2014/01/22)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