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文化族群的幸福承諾

2014-04-07   | 吳秋瓊
徐潤蓮(右二)第一次帶吳福川(右一)回苗栗老家見徐父、徐母與妹妹秀貞。(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一對平凡夫妻,擁有溫柔的心念、鋼鐵般堅定的意志,歷經貧窮與艱苦,在逆境中突破各種考驗,為人生開闢寬闊的道路;即使在最辛苦的時刻,也不會放開彼此的手。吳福川與徐潤蓮跨越族群與文化的愛情故事,正如四月暖暖春陽,照拂著人心。

當本省籍男孩吳福川遇見客家女孩徐潤蓮,故事就開始了……

戲劇重現傳統社會溫暖人情

愛,足以跨越族群與文化。《春暖向陽天》並非炫麗的愛情故事,而是以吳福川與徐潤蓮相識成婚為故事梗概發展出來的溫情劇,強調傳統社會的人倫觀念,以及父母、夫妻、手足、朋友,彼此之間相互扶持的深刻情誼。製作人甯宜文表示,就像劇名一樣,人與人之間友愛的溫情,就像無處不在的四月春陽。

《春暖向陽天》劇中,男主角趙駿亞與女主角林若亞兩人都是第一次參與大愛劇場演出;製作人甯宜文不僅打出俊男美女牌,請來新生代的實力派演員吳懷中、亞里、王書喬、韋汝、范時軒、王家梁等參與演出,還請到蘇炳憲飾演吳福川姊夫,梁家榕飾演姊姊,更請來資深演員鄭平君和王美雪擔綱吳家父母的角色。在劇中飾演「阿公」的鄭平君和飾演吳福川兒子的鄭凱,戲外是一對父子;戲裡看來祖孫情深,其實是父子同臺尬戲。老、中、青三代同堂,也為戲劇增添了幾分趣味。

甯宜文表示,為了如實重現舊時代環境,光是找場景就費了一番工夫。劇中主要場景包括宿舍、走廊、花園,甚至四○年代紡織廠與機器設備,大都在難得租借到的古蹟中拍攝完成。

吳父常年經商在外,自覺虧對吳母,決定放下一切回來照顧她。(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有別於以往擅長的苦情戲,王美雪這一次飾演吳福川的母親;性格活潑開朗,不僅獨自扶養子女,更挑起生活重擔,以賣水果來維持家計,從不因丈夫長年在外經商而有怨言。即使兒子娶回聽不懂臺語的客家媳婦,吳母還是努力與媳婦溝通;也正因婆媳的語言隔閡造成誤解,反而出現許多笑料。

對照吳母的開朗性格,鄭平君飾演的吳父則是經商失敗、終日鬱悶的男人;即使心懷對妻子兒女的歉意,也無法輕易說出口。鄭平君以自然生動的肢體語言,深刻詮釋出吳父面對自己趨於年老且病弱沉重又無奈的心情。

努力學語言好比練功夫

一向以演出偶像劇受到觀眾喜愛的趙駿亞,這回一改豪邁本色,飾演敦厚善良、有情有義的孝子吳福川;劇中有多場有感而發的「哭戲」,被笑稱是出道以來的流淚總和。尤其是與飾演父母的鄭平君與王美雪演出對手戲時,每到親子溫情對話,總是讓趙駿亞情不自禁的流下男兒淚。

正當趙駿亞被劇本感動的時候,林若亞可是忙著找老師學語言。在劇中飾演溫柔可人的徐潤蓮,說話速度慢是本尊特質,更增添角色端莊嫻雅的氣質;但必須精通國、臺、客語,還要在短時間熟練並且融入表演;這對演員來說,實在是一項艱難的任務。

林若亞坦言,一開始接演的籌備前期,最擔心的問題就是語言;客家話、臺語對她而言都很陌生,心裡造成很大的壓力,擔心語言會影響表演。她因此趕緊找老師上課,把內容一字一句錄下來並熟記;劇本寫上密密麻麻的羅馬拼音、注音符號、英文,只有林若亞自己才看得懂的筆記,就這樣硬著頭皮記下來。

徐潤蓮與工廠同事阿寶情如家人,一同上下班彼此照顧。(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因為聲音有表情、情緒有表情,還得加上走位,唯有先克服語言的問題,才能確保表演可以流暢進行。戲殺青之後,林若亞的臺語已經可以和現場工作人員簡單的對話,簡單的客語對話也可以聽懂一些,證實付出努力果然有收穫。

在劇中與婆婆有多場有趣溫馨的對手戲,林若亞感性地說,聽不懂彼此的語言雖然會產生許多誤會,卻也反映出婆媳雙方都很努力希望與對方更親近;善意的互動與溝通,可以跨越語言的隔閡。

對照婆媳之間的趣味,夫妻創業需要資金時,徐潤蓮只得回娘家向父母求助;當她雙膝一跪時,林若亞試著揣摩:父母好不容易終於把女兒養大成人,都已經出嫁了,竟然還為了創業回娘家來借錢;看著寡言的父親默默轉身去領出辛辛苦苦才存下來的錢,女兒一方面不忍父母為自己操心,另一方面自覺不孝……這種內心滿懷辛酸與愧疚的複雜情緒真的難以形容。

用一生做幸福的承諾

雖說俊男美女在劇中有戀愛戲;然而,在民風保守的年代,約會無非就是散散步、吃吃冰;反而是進入婚姻之後,才有機會更深刻的瞭解對方。林若亞認為,徐潤蓮本性溫柔,但並非依賴丈夫的小女人;她不僅有想法,有見解,更是支撐丈夫的力量。夫妻倆總是一起討論人生規畫,一起面對困難;可貴的是,徐潤蓮並不以自我為中心,她可以奉獻自我,也願意調整自己的想法來配合他人。

徐潤蓮重視親子教育,從身教、言教、家教三方引導小孩正確的方向和觀念;遇到孩子叛逆期更是軟硬兼施,嚴格要求有錯就必須立刻改正。親子之間的溝通,更需去聆聽對方的聲音,多體諒對方的感受;遇到親子意見不同時,徐潤蓮則以智慧化解。這些都是值得現代女性學習的特質。

第一次演出大愛劇場,真人真事的故事情節對趙駿亞來說,充滿了獨特的吸引力。他與真實人物吳福川第一次見面就感到非常親切,吳福川開朗的神情讓趙駿亞頗有感觸:眼前的吳福川已經走出悲痛並將其轉化為大愛,才能有如此平和的神態。

吳福川和工廠同事阿振學寫書法。(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趙駿亞表示,不同於以往偶像劇的小情小愛,真人真事對演員來說,在表演上有了更具體的情感投射對象,也更容易進入角色,生活化的臺詞也更為真實,這些都讓表演加分不少。

吳福川身為長子,一面要體恤母親的辛勞,一面要安慰商場失意的父親;與父母真情對話的幾場戲,趙駿亞的情緒都表現得相當細膩。趙駿亞表示,雖然平常稱呼鄭平君為鄭大哥,但一入戲就是父子了;在兒子眼中,父親長年在外經商,不論對家庭或母親都顯得疏於照顧;然而,父母親的感情仍然深刻。

有一幕是,父親帶媽媽去看醫生,回家時下了計程車,兩個老夫妻對看一眼,沒有特別的對話;但是,那眼神裡的愛意,不論戲裡、戲外都讓趙駿亞深受感動。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正是父母攜手緩步前行的寫照。

為人謙和而遇事理智

父親長年不在家,成年的兒子何以對父親仍懷有敬意,顯然與母親的教養態度有關。趙駿亞表示,雖然母親從不對孩子埋怨丈夫,但看到她生病時沒人陪伴、以及獨自賣水果維生時,相信兒子對父親仍不免會有埋怨。

然而,隨著年紀愈長,吳福川也開始經營事業,也就愈能體會父親在外經商的辛苦──不論成功或失敗,都是為了家庭,自然就能慢慢釋懷,也更能體會父親孤單的心情。

趙駿亞以自身的例子指出,他的父親也長年在國外經商,但父子之間並不會因此產生隔閡,因為人無時無刻都在成長。當男孩成長為男人的時候,也就能以男人的視角去看父親,從而體恤他曾經的努力與付出。

吳福川到姊夫開的機車材料行工作,因而認識朱溪河。(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有別於和父親間的「男人對話」,趙駿亞第一次和王美雪合作,劇中她母代父職,對長子有許多期許與教誨。母子相互依賴,情感緊密自不在話下;母親在臨終時仍不忘提醒吳福川,為人要謙和,遇事要理智。雖然從小聽到大,但對母親來說,不論孩子已經幾歲,母親該教的都還是要再教一次;而這一次,或許是人生的最後一次了。

雖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從吳福川為人處事重情重義的性格來看,遇到傷心處就不能自持了。趙駿亞強調,接演大愛劇場,在演員之間都有「去大愛臺練武功」的自我期許,這可是多年戲劇演出的嶄新經驗。

《春暖向陽天》呈現給觀眾一個豪邁粗獷的本省男子,與溫柔似水的客家女子刻骨銘心的愛,在本劇中觀眾將可看到他們之間:因為有你,世界變更美麗,不管歡笑哭泣我都珍惜;因為有你,方向變更清晰,不管狂風暴雨,我心裡都是天晴……

播出日期:4月7日〜5月16日
領銜主演:趙駿亞、林若亞、蘇炳憲、鄭平君、王美雪、梁家榕、韋汝

(文:吳秋瓊 慈濟人文志業中心報導2014/04/01)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