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與太太 點對成「好某」

2015-02-21   | 吳秋瓊
婚後,麗秀和忠富摸索著夫妻相處之道,亦師亦友亦情人亦伙伴,配合得天衣無縫,夫妻同心發揮克勤克儉的創意與理財能力,開創一番事業。(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家住臺北橋下的乞丐寮,眼見父母為家計所苦,小女孩陳麗秀只想趕快長大,好替父母分擔經濟壓力;國小一畢業就進入工廠當女工,即使薪資微薄,卻是她對家庭的具體貢獻。這樣乖巧懂事的孩子,心裡暗自許下一個願望,將來的結婚對象,絕對不可以有喝酒與賭博的惡習。

然而,事與願違;「愈怕的,愈是會遇見。」這句臺灣俚語正好可以用來描寫陳麗秀的婚姻寫照。她遇見幽默風趣的陳忠富,順利走進婚姻,以為將要開啟美好的新生活;沒想到,一場訂婚宴就讓陳忠富好客、好酒的本性表露無遺。這位具有強烈性格的現代女性,開始了一場無止境的「打造完美丈夫計畫」。

用智慧寫對那一點

今年(2015年)2月21日(大年初三)晚間八點檔,《大愛劇場》推出以喜劇為基調的〈大大與太太〉。從劇名可知,「大大」與「太太」僅有一點之差;但是,這小小一點「落在哪裡」,結果卻可以讓人生境遇形成天壤之別。

〈大大與太太〉製作人甯宜文表示,希望藉由溫暖感人的劇情,讓觀眾看見尋常家庭夫妻相處的妙方,在會心一笑之餘也得到心領神會的共鳴;讓每個人都藉由一點點的自我修正,進一步改善家庭成員的互動關係;影響所及,就會減少許多社會問題。

由小嫻、曾少宗擔任男女主角,霍正奇與錦雯、柯素雲與洪都拉斯兩對資深演員分別飾演男女主角的父母。在〈大大與太太〉劇中,三對夫妻,三種不同的相處與應對模式,六位演員分別詮釋劇中人的個性與行為特質;有人看似強勢,實則好面子;有人看似怯懦,卻能以柔克剛。這三對夫妻形成的對照,也反映夫妻之間微妙的競合關係。

臺北橋下乞丐寮,陳母勤勞洗衣貼補家用。(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甯製作強調,就像劇名〈大大與太太〉一樣,希望讓觀眾看見劇中人學習包容的轉變,夫妻相處應該平等,不希望有一方去壓制另一方。當初會取這樣完全顛覆以往的劇名,主要是源於「大大、太太、犬犬」三字看起來很像,但只要有一點的位置點錯了,結果就會不一樣!好比做太太的,如果少了一點溫柔,態度上就很容易成為強勢的「大大」;萬一夫妻處在敵對狀態,這時又會成為發怒的「犬犬」,先生就會出去找「小小」。

然而,有時面對習性不好的丈夫,溫柔小女人也會迫於現實的無奈,必須保護家庭,因而被環境鍛鍊成強勢的「大大」,那又該如何呢?甯製作表示:「在劇中,陳麗秀每次與丈夫吵架,動不動就要離家出走、動不動就喊著要離婚;這樣的互動模式,如果沒有得到改善和修正,大概早就離婚了。」換句話說,正因為陳麗秀從「大大」與「犬犬」轉換成「太太」的過程,才進而激發丈夫溫柔的本質,夫妻關係從而走向圓滿的結果。

打造完美丈夫計畫

從小生長在清貧家庭,陳麗秀與家人的關係相當緊密。她看著母親林色(錦雯飾)辛苦照料家庭,還要洗衣服貼補家用;父親陳長福(霍正奇飾)是總鋪師傅,麗秀雖然心疼父母親的辛勞,卻常看見父親貪杯酒醉的樣子,令麗秀感到非常痛惡;因為,清醒時的父親是一個風趣愛家的男人,酒醉的父親卻對家人造成很大的困擾。她認定酒是害人的東西;一旦認定,就萬萬無法改變想法,造成她心中認為舉凡與酒相關的都是壞事。

然而,命運卻帶給陳麗秀更大的考驗:她深愛的男人也具有與父親同樣的「愛喝酒惡習」。這對陳麗秀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這下該怎麼辦才好?

忠富的父母是傳統的「以夫為尊」,卻未如此要求媳婦麗秀。(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不同於陳麗秀對「酒是害人的東西」的看法,陳忠富從小看父親陳藤(洪都拉斯飾)為人海派又好客,在地方上廣結善緣;遇到貧病的客人來買藥,不但免藥費還會給生活費。在這樣的環境下耳濡目染,陳忠富成年後結識的朋友,當然也是五湖四海,死黨們尊稱他為「老大」;對他而言,聯絡兄弟感情不可缺少的就是「酒」了。

明明是相愛的兩人,卻因為對同一件事情的認知產生差異,為兩人不同的習氣而起爭執,夫妻隨時過招,吵架次數也愈來愈頻繁。每每吵架,陳麗秀就使出離家出走的招數;但總是忍不住想念孩子,只好又乖乖回家。

眼見兒子與媳婦如此爭吵不休,婆婆鄭涼(柯素雲飾)只好出面勸說,並以自己對待丈夫的態度為例;雖然心疼媳婦,但仍希望她退讓,以維持家庭和諧。陳麗秀也把婆婆的好意放進心裡,從「不良習性」之外的角度觀察丈夫;於是她發現,除了這個缺點,陳忠富顧家、愛朋友,也認真經營藥局,似乎並沒有太多嚴重的缺點。只是,正想原諒丈夫時,心中不免又升起一股執念:「我陳麗秀的丈夫,不可以是酒徒!」

進入角色 體會戲劇與人生

面對妻子的嘮叨不休,陳忠富雖然也從母親的勸說得知,妻子的出發點是善意,是擔心他的身體健康,夫妻倆也有心一起改善相處的模式;然而,他「吃軟不吃硬」的個性,也讓陳忠富一聽到妻子的指責,就全身豎起防衛的尖刺。

第一次演出《大愛劇場》,曾少宗坦言飾演陳忠富的壓力非常大;本身在眷村長大的曾少宗一句臺語都不會說,全臺語劇對他而言,等於是重新學習一種語言。以前聽前輩說,來大愛臺拍戲就是練功夫,這次總算真實體會這句話的意義。

陳忠富的角色共有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戀愛,天不怕、地不怕,眼裡只有陳麗秀;第二階段是成家,有小孩,準備創業承擔家庭責任;第三階段是中年,妻子生病了,面對夫妻關係的改變等。雖然戲如人生,但第二與第三階段對曾少宗來說,都是全新且沒有真實經驗的表演;要如何進入角色而令觀眾感動,曾少宗強調,這是非常大的挑戰!

〈大大與太太〉是一部喜劇,曾少宗拍起來卻非常辛苦。雖然片場氣氛很歡樂,回到家卻得做很多功課,必須對著預先錄好的臺語對白反覆練習。有一回,因為沒睡好加上天熱又中暑,令曾少宗的身心瀕臨崩潰狀態。就在最艱難的時刻,製作人走過來安慰他:「你現在面臨的所有狀況,一定要努力的去克服;我們一起努力與學習,只要你可以跨越這個困難,寶藏就是你的,端看你願不願意得到這個寶藏?」

麗秀從以往霸氣的藥房老闆娘漸漸放軟身段,用智慧、誠心和先生溝通,由悍婦轉變為賢婦,虎某變好某,不僅改變了自己,也影響了忠富。(劇照提供: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以嚴格出名的甯製作竟然說出這番話,對曾少宗產生非常大的鼓舞。現在回頭想想,曾少宗認為,身為演員,不論面對哪一種角色,都要有要有堅強的意志力,多體驗人生,努力去跨越困難。他非常感謝劇組的演員與所有工作人員,每一位都是教導他的老師;是大家的包容與耐心,才讓他順利完成首部臺語作品。

修正一點點 虎某變好某

雖然被曾少宗稱讚臺語很好,但要全部講臺語對白,小嫻說自己也難免膽怯。原本沒有信心接下這個角色;但她想起,之前演出舞臺劇「臺灣舞娘」時,聽不懂國語的外婆竟在臺下從頭看到尾,並且看得很開心;為了讓外婆看得懂也聽得懂,她決定接下這個角色。

陳麗秀個性率真,面對丈夫的習氣不免強勢,如何拿捏這個理直氣壯又不會令人反感的分寸,小嫻得先鎖定角色的立場,那就是「不是為了罵人而罵,而是為了堅持自己的立場」,堅持「喝酒就是不對」,希望對方改掉不好的習性。只是,罵人的臺詞必須很流暢,在家裡還是得先練習,並修飾成自己習慣的說話方式;這些都不是平常生活會有的經驗,小嫻笑說,當然要先模仿媽媽罵人的情景嘍!

在劇中與婆婆柯素雲、母親錦雯的對手戲,都讓小嫻體驗到強大的感染能量。不論是與媽媽在床上聊天,或面對婆婆好言相勸,都讓她感受到身為女兒與媳婦被呵護的親密感,情緒很自然的受到引導;對演員來說,是很寶貴的入戲經驗。加上本身剛進入婚姻,也要面對婆媳相處和做好太太的角色,正好把戲劇經驗學習到的智慧,進一步應用到真實人生。

做人要圓融,往往只要修正一點點,就可以達到更好的人際互動。悍婦可以變為賢婦,「虎某」(臺語)可以變「好某」;不僅改變自己,也影響配偶,重新領悟夫妻相處之道;好比缺角的茶杯,缺角以外仍是圓的,斟茶依然好落喉!

播出日期:2月21日至4月1日
領銜主演:曾少宗、小嫻、霍正奇、錦雯、洪都拉斯、柯素雲

(文:吳秋瓊 慈濟人文志業中心報導2015/02/21)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