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家盪產也要救獨子

2013-11-06   | 文翊樺
受髓十一年後的劉元浩,終於在2013年骨髓幹細胞中心廿周年慶活動中,和大他五歲,出現在夢中無數次的張亦翔姊姊見面了。正如他心中所想的:亦翔姊姊人美、心更美。(攝影者:陳枻圻)
「哇!要能和一位配對成功都很難了,我居然能有四位……」比其他病患多了許多救命機會的劉元浩,雖然很高興,但心中還是擔心著,「萬一對方反悔不捐了怎麼辦?」

晴天霹靂惡耗 打亂一家人的心

2001年,家住在湖北黃石的劉元浩十四歲,就讀初中三年級,莘莘學子正是快樂無憂的年紀。突然發現自己的腳上有血斑,漸漸地連身體上也都出現斑點,當時由家人陪往武漢協和醫院就診,經一系列的檢驗得知是白血病,無情的檢驗報告,彷若晴天霹靂打亂一家人的心。

因病魔的侵襲,劉元浩被迫休學在家尋求治病的途徑,無助的眼神望向自己茫然不知的未來,他不知是否還有明天?他在同樣受白血病苦的病友前強顏歡笑,當大家的開心果,來掩飾心中的恐懼。

「這是一種很花錢的病,得這種病是治不好的……」親戚鄰居關懷不斷,善意的建言更是不停。爸爸劉合富二十三歲結婚,三十三歲才生下兒子劉元浩,他痛心地垂著頭回應:「我只有元浩這個兒子,再怎麼辛苦也要救。」可是錢從那來呢?劉爸爸主動找媒體請求社會資源,決定要陪著兒子和病魔抗戰。

陌生人給了新生命

2001年12月14日父子轉向北京醫院治療,院方提議可向臺灣慈濟骨髓中心詢問,為救兒子的劉爸爸不放棄任何機會,在大陸的骨髓資料庫,遍尋不到適合移植骨髓給兒子的人士,抱著一線希望轉往臺灣試探,才一個多月慈濟捎來好消息,有四位和劉元浩相合的捐髓者。

「哇!要能和一位配對成功都很難了,我居然能有四位……」劉元浩雖然很高興,但心中還是非常擔心:「萬一對方反悔不捐了怎麼辦?」在慈濟志工的關懷幫忙下,終於在2002年6月6日完成骨髓移植手術,但在11月的時候出現肺炎產生排斥現象,幸好平安度過。

然而排斥所留下的後遺症,卻令劉元浩身體上產生多處的白斑:「雖然現在身體上還是有些微的排斥狀況,但不影響日常生活。」充滿笑容的他說,醫生說有排斥是好的,這樣的現象可能會持續五年至十年不等。

受髓過了十一年的劉元浩,終於在2013年骨髓幹細胞中心廿周年慶活動中,和大他五歲,出現在夢中無數次的張亦翔見面了。正如他心中所想的:亦翔姊姊人美、心更美。

「亦翔姊姊給了我新生命,我要用新名字來過新生活。」本名劉源浩,特意將名字改為劉元浩的他,在休學兩年後,再度回到學校繼續未完成的學業,十一年後的劉元浩已經大學畢業,目前從事會計工作。

劉爸爸感激地無以為報,帶來字畫表達感恩。他送給慈濟的字畫是「佛光普照、慈濟眾生」,而送給救命恩人張亦翔的是「德恩浩蕩、大愛無彊」。

(文:文翊樺 花蓮靜思堂報導 2013/10/25)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