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開眼 中秋圓夢見恩人

2013-12-02   | 張晶玫
「哭的日子已過去了!2013年9月19日這天,我等了四年,這天是天大的喜事;是團圓的日子,我不哭!」來自廣州的鍾光科嘴裡說著,還是忍不住偷偷抹去了眼角的淚水……明天他就要和他口中救了寶貝兒子一命的「恩人」見面了,他知道自己這一晚絕對睡不著覺。

從天堂掉到地獄

1999年,鍾光科迎接了兒子的到來,爺爺、奶奶有了長孫,他是特地選在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的好日子結婚,第一胎就生了兒子,身為客家人的他,覺得自己很爭氣,替兒子取了個象徵無比期待的名字──俊豪;只是這種喜悅的感覺只持續了一年多。

「奇怪,豪仔怎麼臉色比一般的孩子來得蒼白,也沒食慾。」

看著一歲多的兒子天天喊累,軟綿綿得一點力氣都沒有,鍾光科開始覺得不對勁,夫妻兩人抱著兒子到潘禺區的醫院檢查,他心裡自我安慰地想著:「這孩子可能就是肝不太好而已吧!」

「鍾先生,你要有個心理準備,這孩子是遺傳性的疾病──『地中海型貧血』。」醫生的宣佈讓他的腦筋一片空白,醫生告訴他們夫妻倆人這病沒藥醫,只能靠每個月輸血、打排鐵劑來維持生命……「拜託您救救我的孩子。」妻子當場泣不成聲地跪在醫生腳下哀求著。

「會不會是醫院驗錯了?」夫妻又帶著俊豪到更大的醫院檢查,得到的仍是一樣的答案,鍾光科的心都要碎了。抱著孩子走出醫院,燦爛的陽光下他抬不起頭來,覺得是自己害了兒子。

面對接下來昂貴的輸血治療,鍾光科一點信心也沒有,因為他只是個高爾夫球場的球僮。大家都說這病像「吸血鬼」,是「富貴病」,一輩子賺的錢都得拿來付醫藥費。他聽過很多類似的家庭因為買不起血小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孩子就這樣死去……

「我們生下了他,就有責任,不要放棄,豪仔一定有重生的希望。」他告訴妻子,哭完了以後要擦乾眼淚,為兒子繼續鬥奮下去。鍾光科每天努力工作賺錢,定期帶俊豪去輸血,妻子每天設法煮最營養的東西給孩子吃,也試著懷孕再生一個健康的寶寶,希望相同血源的手足能捐出適合的幹細胞,透過移植骨髓挽救這一個在生死邊緣掙扎的兒子。

黑暗中等待希望

他們每天祈禱時總想著:很快就能等到移植的那一天,孩子就能得救了,只是,他們卻一直等不到希望。鍾光科覺得自己的胸口愈來愈悶、腳步愈來愈重,他和妻子每天以淚洗面,卻不敢在孩子面前哭,知道為人父母的要堅強,卻看不到希望在哪裡。

「奶奶,我想從樓上跳下去,這樣爸爸、媽媽就不用再這麼辛苦了。」俊豪病了九年,絕望的他說出了這樣的話,鍾光科悲哀地想著:中國大陸有十三億人,卻沒有一個人的骨髓可以救我的兒子。妻子流產了三次,搏命要為俊豪生下一個希望……「俊豪爸爸,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2009年,就在俊豪十歲這一年的某一天,鍾光科接到了來自廣州南方醫院的一通電話,告訴他俊豪配對到了幹細胞,而這幹細胞來自臺灣。

他不敢置信地帶著忐忑的心到了南方醫院,親眼看到配對的「點數」完全吻合,他激動地跳上跳下喊著:「老天終於開眼了!」

「熬了這麼多年,俊豪爸爸,出頭了。」一旁的醫生也忍不住溼了眼地安慰他。7月31日,從臺灣來的幹細胞抵達南方醫院,鍾光科仍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院方破例讓他看了裝有幹細胞的箱子,「我看到箱子上寫著『慈濟』,還有一朵蓮花,這才覺得這一切是真的。」

關關難過關關過

幾秒的匆匆一瞥,幹細胞被送進手術室,他也趕到手術室,被眼前的畫面感動不已。自從俊豪生病後,這一路上始終有慈濟的志工陪伴著,這時許多志工也在手術室前,他們拉起鍾光科和妻子的手,一起唱著祝福的歌。他看著來自學校同學、社會人士摺的紙鶴,他再也無法假裝堅強,淚流滿面地哭了。

看著一滴一滴的骨髓輸入兒子的體內,鍾光科又開始發愁了,進行移植需要人民幣三十多萬元,他實在負擔不起。這時社會上的愛心捐款湧入,慈濟志工也幫忙募款,周遭的親朋好友更是兩千、五千地湊給他。

「因為沒有血小板,豪仔一直在流血,連動也不敢動,就怕引起內出血,連病危通知單都開出來了,那幾天的日子,好慘啊!」手術後八到十天體內的幹細胞還無法自行產生血小板,只能完全仰賴輸血,鍾光科每天早上先去看兒子,告訴他:「爸爸去幫你買血喔!」他就帶著錢和一個枕頭到血站去等,在血站裡拜託人家捐血給俊豪,擔心錯過機會,他一刻也不敢離開血站,累了就在血站裡的凳子上躺一會兒,直到幾天後他在血站接到醫生的電話,告訴他俊豪的血小板已經開始逐漸上升,鍾光科心頭上的大石頭,終於卸下了。

苦盡甘來念恩情

就在俊豪接受移植這年,鍾光科的妻子也生下了一個健康的女娃兒,雖然這個妹妹的HLA無法和俊豪完全吻合,但全家人只有滿滿的感恩,他幫女兒取了個名字,叫「思恩」。他說:「豪仔要記住他的生命,是無數的人給的,妹妹也是為他而生的,兄妹兩人一定要記住這分恩情。」

現在的俊豪已經十四歲了,他是學生交流會的會長,成績很好,他希望自己能考上體育大學,他也是足球隊的前鋒。鍾光科提到現在這個兒子平均幾個星期就踢爛一雙足球鞋,他笑著和一旁的兒子說:「豪仔啊!你老爸可不是開鞋廠的。」那笑容裡有無比的欣慰和驕傲,他嘆了口氣,滿足地說著:「苦盡甘來了啊!」

「我希望爸爸、媽媽能長命百歲,我長大了會孝順他們,讓他們享福。」俊豪稚氣的臉龐上,有著早熟的堅定神情。他心裡一直有著一件很懊悔的事,因為在生病的時候,他總是嫌媽媽煮的粥很難吃,總是吃了幾口就不吃了。現在的他知道每一碗粥都是媽媽費了好大的功夫,放了好多營養的東西,他說:「只要是媽媽煮的飯菜,我一定全部吃光光,一點都不剩。」

2013年中秋節,鍾光科、鍾俊豪父子在臺灣花蓮慈濟靜思堂,見到了朝思暮想的「恩人」,和他們想的一樣,是位女性,她是洪月茹,在歷經了家人的反對後,因為奶奶的一句話:「救人的事情,怎麼可以不做!」她如願捐出了週邊血幹細胞,和遠在廣州的一個小男孩結下了緣。

這天她接下鍾俊豪親手做的卡片和一封信,信的內容只有俊豪和她知道,那是屬於他們的甜蜜秘密;俊豪也做了一張卡片送給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因為那是一個匯聚了來自四方大愛,再將大愛發射到全世界各角落的中心點。

鍾俊豪向著洪月茹走了過去,這個長大的男孩緊緊地抱著她,一切盡在不言中。鍾光科擡起了頭看著靜思堂的上方,彷彿看到了特別圓的月亮,這天是「團圓之日」,他在現場兩千多人的見證下,圓夢了!

(文:張晶玫 花蓮靜思堂報導 2013/11/29)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