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7月04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美洲 美國 美國總會 譚瑞欽獄中傳法 24年如初

譚瑞欽獄中傳法 24年如初

E-mail 列印
「監獄關的不全是壞人,更多的是犯錯的人。」慈濟志工譚瑞欽不僅這麼說,他還張開雙臂擁抱監獄蒼生,擔任監獄佈教志工二十四年,在那個最擁擠卻也最寂寞的黑暗角落裡,譚瑞欽牽起獄友的手,走光明的路。

自199 5年以來,每一個天未亮的周日清晨,譚瑞欽三點起床,風塵僕僕地驅車前往卡利帕特里亞(Calipatria)、查克瓦拉谷及蘭卡斯特(Lancaster)等監獄傳法及探訪獄友,直到日落才摸黑趕路回家,二十多年不改其志!

◎年少貧苦 求佛解脫

譚瑞欽出生於二次世界大戰後兩年,在香港住了三十年。兒時家貧,不知葷食的滋味,偶爾得了一點點肉食,也要用大量青菜同煮,記憶中常常吃豬油、醬油飯配菜裹腹。為了家計,譚母及六位手足必須從工廠拿塑膠花、針織毛衣等物,回家加工、貼補家用,由於天天挑燈夜戰,一家人擠在微弱的燈光下幹活,所以六個兄弟姊妹都患上嚴重近視,譚瑞欽也戴了一輩子厚厚的鏡片。

由於家貧,小孩子提早成了勞動人口,譚家的兩位姊姊外出家教賺錢,排行老三的譚瑞欽負責「內勤」,包辦打掃、煮飯等家務,還要照顧中風的祖母;礙於男女有別,孝順的譚母接手清洗病人穢物,看在譚瑞欽眼裡、疼在心裡。面對一個物質缺乏、人心不安的香港,小小年紀就得學會求生的本事,並感受到「四聖諦」中的「苦締」,因此萌發了「入佛門,求解脫」的種子。

先是中日戰爭,後是逃避共黨政權,譚家父母親逃難遠至香港,稍後譚父冒名去美國打工,譚母帶著六個孩子留在香港等待機會。在非常艱苦的那些年,譚瑞欽曾想過逃離家的桎梧,但不忍見譚母的辛苦,為了盡人子之孝而咬牙隱忍,繼續與命運周旋,直到高中畢業,接下了養家的重責大任。

◎打工歲月 勤學廚藝

1977年移民美國,終於見到闊別二十五年、白髪蒼蒼的譚父。初來美國語言不通,所幸譚家叔父在聖地牙哥有新餐館開張、需要人手,譚瑞欽一家五口及姊姊譚瑞愛一家五口,浩浩蕩蕩地走向聖地牙哥,掀開了人生的新頁。

雖然譚瑞欽在餐廳美其名是「副經理」,其實是「萬能補位」,哪裡欠人手就由他補上,他還在調酒師學校拿了執照當調酒師,真可謂十項全能!上班時間由下午五點到零晨三點,一做就是三年,打下譚瑞欽做「香積」的基礎,遇有聖地牙哥會所的大小餐會,都可以看到譚大廚及譚家姊姊大顯身手。

經濟穩定之後,譚瑞欽在美國重拾書本完成學業,從事會計工作,一直到2004年退休。學佛因緣始於1989年入佛光山道場皈依星雲法師,1995年皈依聖嚴法師,2008年皈依菩薩寺慧光法師,2011二年拜在慈濟門下,皈依證嚴上人;這時,學佛多年的譚瑞欽不再只是「求解脫」而已,而是希望佛法也是利人的菩薩道,因此成立非營利公司「菩薩寺」,致力於監獄弘法工作。

由於監獄弘法是以英語為主,譚瑞欽自知英語不足、佛法有限,所以立志跟隨蘭卡斯特教授(Professor Lancaster)就讀佛學碩士班,一唸五年,感動了教授;蘭卡斯特自2002年起跟著譚瑞入監獄教授佛學,2012年在監獄成立有學分的證書課程,2013年起,學生每完成一個課程,就可以減刑三個星期。

◎佛學洗禮 假釋出獄

譚瑞欽的「監獄道場」,接引的學員,有八成不是佛教徒;未學佛前的獄友,找不到苦的真正來源,所以有苦難言;學佛之後真心懺悔,才能原諒別人,同時自己也得到解脫,實踐古語說的:「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未來的種種譬如今日生。」有許多獄友對譚瑞欽說,他們很慶幸能在監獄遇到佛法,把鐵欄杆圍成的監獄看作「鐵寺廟」,在此修行,重燃對人生的希望,即使無法求得今世獲得新生,但願能求到來生再世為人。

譚瑞欽輔導的獄友,皆是刑期十多年以上的重刑犯,還有一位是被關三十年,才重入滾滾紅塵的更生人。他在監獄把佛法深植人心,經過多年的佛學洗禮,獲准假釋出獄的人慢慢多了。

曾在查克瓦拉谷州立監獄服刑的塔皮亞,年少時因幫派惡鬥錯手殺人,被判終身監禁、不准假釋。服刑期間參加「監獄佛法共修」,譚瑞欽為他申請假釋,他說:「第一次犯罪的年輕人,我們應該給予重新做人的第二次機會!」

塔皮亞獲准假釋出獄,在一家專為更生人提供培訓產業,學習操作電子控制機器技術,希望用一技之能養活自己;除了接受職業訓練,塔皮亞還參加許多社會公益活動,以及到學校宣導「遠離幫派」;如譚瑞欽所願,他成了一個更好的人!

有一次,塔皮亞參加慈濟浴佛活動,向譚瑞欽詢問是否有《千手佛心》一書,可惜……他沒有帶足夠的錢來購買。譚瑞欽馬上贈書結緣,塔皮亞有如孩子般,歡天喜地的笑了。

◎地獄不空 誓不成佛

地藏王菩薩「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願力,給譚瑞欽很大的啟示。退休之前,他是一家公司的財務長,也在一個佛教道場當義工,每周七天,全年無休;幸有家人體諒並從旁協助,夫妻在2002年提早退休,一家人全職投入監獄弘法利生的服務。由於住家距監獄路途遙遠,單程便要三小時,全靠妻子及兒子幫忙開車、準備午飯,成就二十多年的探訪之路。

譚瑞欽記起上人的慈示,一粒種子能生萬法,百千萬中,復生百千萬數,如是輾轉,乃至無量;法亦如是,從一法生百千義,百千義中復生百千萬數,如是輾轉,乃至無量無邊之義。

自「入監獄,傳佛法」以來,譚瑞欽帶領志工深入囹圄關懷獄友,並一路陪伴更生人成長,儘管事業、志業兩忙,但他絲毫不覺辛苦。作為上人的好弟子,譚瑞欽在監獄道場實踐「付出無所求」的慈悲,重複每周一次,開車奔馳在一望無際的曠野山谷,獄友的法喜,便是譚瑞欽此生最美麗的風景了。

圖左 :譚瑞欽(右)與作者鄭茹菁(左),一同牽起獄友的手,走光明的路。[攝影者:鄭茹菁]
圖右 :譚瑞欽自四十八歲開始,到獄中為受刑人講解佛法及教導禪坐方法。[攝影者:鄭茹菁]
圖左 :在聖地牙哥聯絡處分享《西方大哥與東方佛法》一書,譚瑞欽(右一)為讀者簽名[攝影者:鄭茹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