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4月10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新竹 視如己出的愛 補足心靈缺口

視如己出的愛 補足心靈缺口

E-mail 列印
立秋,夏日的餘熱猶存,一間隱身於巷弄的胡家老屋裡,飄來濃濃烘焙香,局促狭小的烘焙坊,升大一的裕年(化名)和升國二的裕青(化名)兄弟倆分秤著內餡,伯母蓉萍(化名)靜坐在旁,溫暖的巧手,將麵皮包裹著內餡, 一壓一合間,鳳梨酥初版一一成型。另一隅,伯父福泰(化名)則一會兒過篩麵粉,一會高速打著蛋白泡沫,只見三兩下功夫,胖呼呼誘人的蛋糕捲即出爐,香氣撲鼻而來,空氣裡發酵著「家」的味道。

◎烘焙人生路

人生好比烘焙路,福泰回想當年轉換職場的心路歷程,他笑了笑說,雖然辛苦,但一切都是好因緣,人生無常,讓年輕人多學、多做、多嘗試,往後兄弟倆各自獨立後,或許可發掘另一專長也說不定呢!

過去職場裡,福泰倉管二十餘年,工廠不景氣,業務量慢慢萎縮,領了退休金的他跟著堂妹從鳳梨酥開始學做烘焙。不僅每一步驟細心筆記,還運用攝影技術錄下每一動作影像。術業有專攻,輪到自己親身上場,卻遭逢一次又一次失敗:「照樣做,那些未烘烤的酥餅,竟然能在烤盤上游移,這卡關好久,我想不透,不斷找答案。」

半夜裡,眼睜睜地將「無賣相」的辛苦結晶捨棄,一絲想放棄的念頭閃過,可身為家庭支柱的福泰,想到家有老母、下有妻小,還有弟弟臨終的託付,心不願認輸,便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走回床邊,腦海仍不斷回憶著翻攪的手序,身子一躺下,便陷入半夢半醒之間。

彷彿上天眷顧這顆堅持不懈的心,片刻間閃過一念,會不會是麵團搓揉太久,導致手心溫度影響了麵糰發酵?為了解謎,他跳離床舖,重新打亮燈火,決定再一次試驗。調整手心與麵糰接觸的時間,從高溫烤箱托盤而出的香氣撲鼻而來,一排排如黃金寶樣的鳳梨酥映入眼簾,終於成功了!抬頭望著窗外微亮的天空,回想著過去失敗無數次而濕了眼眶,心想,女兒和侄兒們的註冊費有著落了!

◎毛小孩來作媒

文靜、靦腆的蓉萍微笑聽著先生回憶當年那段篳路藍縷,她在一旁雙手不停將內餡包裹在外皮,夫妻倆不僅扛起家計更兼代父母之職。

福泰回想當年,弟媳原本開了一間美髮院,後因沉迷「大家樂」賭博,經濟每況愈下,為了躲避債務,她選擇捲款離家,拋棄了兩個孩子。失意的弟弟又罹患肝癌,短短兩個月內即撒手人寰,臨終前,他將二位稚子託其兄代為撫養。「他把孩子交過來時,剎那間覺得就是多兩個小孩子的責任壓力。他爸爸帶小孩的教養方式不一樣,當換我教導的時候,他們會覺得我很嚴格,希望小孩慢慢長大會知道我的用心。」

說著說著,工作桌下遊來走去的小白狗甚是可愛,福泰笑言:「因為牠,我們才有緣相識。」

一天,福泰帶著全家和狗兒到新竹十八尖山走走、接觸陽光,走著、走著,蓉萍的女兒瞧見不遠方那隻活潑小白狗,心想飼養一隻來寬慰失婚、心情灰暗的媽媽,於是便走過去摸摸牠,兩家人相談甚歡而成就這段好姻緣。追憶這段過去,蓉萍臉龐紅了:「是呀!當初抱在懷中的孩子都長大了,雖然親身女兒常不在身邊,有這兩個孩子幫忙作伴也很好。」

◎衝突與溝通

注重品德教育外,福泰藉著做家務來培養他們勤勞服務的習慣。「裕年的專長是做瑞士捲,他也是家中負責洗碗的高手!個性像他爸爸,動作雖慢,但做事較細心,很累的時候,請他收拾善後,他都做得很好,很貼心的地方,兩兄弟會負責個人的環境區域。」細數著每個孩子的脾氣與習性,可以感受到那視如己出的深深關愛。

成年期階段,孩子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再再考驗父母掌握「收」與「放」的智慧,而「獨立」更是全家引領期望。「成年期這段時間,他們比較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溝通上有時候他們會比較不認同。前陣子裕年說想要獨立,我個人當然贊同,獨立很現實就是金錢,你是怎麼花用,還有社會關懷的補助款,目前是由我幫他們貸款,供他們支出與管理。獨立之後,希望由他們自己去運用支配。」聽了先生這段話,蓉萍也感慨地說:「我們年紀大了,能夠照顧他們多久我們也不知道,以後如果不在他們身邊的話,希望他們自己能夠獨立生活。」

「我常常跟孩子講,不要因為你沒有雙親而自卑,畢竟我們是在無奈中成長,甚至要用更開朗的心去面對現實的問題。可是我沒有給孩子壓力,一樣作息正常,讓他們在沒有任何壓力的情況下學習。」福泰希望孩子不亂花生活費,因為收入來自善款或補助款,而支出項目要列清楚,學著對自己負責,朝求學的目標努力,待以後有能力更要懂得回饋。

◎伯母的「母愛」

愛之深、責之切,天下父母心。「他扮黑臉,我都是扮白臉,有時候他罵他們的時候,我都會在旁邊跟他說,對孩子不要要求那麼嚴,有時候多愛他們,畢竟他們就是少了這一塊。」溫婉的蓉萍站在孩子立場想,磨擦少了快樂自然來。「剛開始接手時,他們的生活習慣跟我們不太一樣,所以,剛開始有點像磨合期一樣,那段時間比較困擾。我把他們當我自己的孩子一樣,我覺得愛屋及烏,我先生對我好,我對他們好也是應該的,因為一家人。」

裕年及弟弟雖然自幼失去父母的關愛,但有年邁的祖母及伯父、伯母照護著,再加上政府資源協助以及來自社會的溫暖,漸漸填補他們心靈的缺口。雖然偶爾還是會想起小時候,媽媽幫客人理髮時的身影,還有和爸爸一起出遊的美麗回憶,但有了伯母「母愛」的溫暖,讓他們不再寂寞。全家團圓飯菜香,狗兒圍繞桌邊好不熱鬧,裕年往奶奶碗裡夾菜,奶奶開心樂開懷,空氣裡瀰漫著「家」的味道。

圖左 :裕年(左)偶爾還是會想起小時候和爸爸一起出遊尖石的美麗回憶。(相片胡家提供)[攝影者:林德文]
圖右 :蓉萍(右一)表示雖然親身女兒常不在身邊,有這兩個孩子幫忙作伴也很好。(相片胡家提供)[攝影者:林德文]

圖左 :老太太抱著的就是為兒子福泰作媒的小白狗。[攝影者:林德文]
圖右 :福泰倉管二十餘年,工廠不景氣,業務量慢慢萎縮,領了退休金的他跟著堂妹從鳳梨酥開始學做烘焙。[攝影者:林德文]

圖左 :福泰(左)教導裕年(右)製作瑞士捲,孩子獨立後,或許可發掘另一專長也說不定。[攝影者:林德文]
圖右 :裕年是家中負責洗碗的高手!動作雖慢,但做事細心。[攝影者:林德文]

圖左 :假日,福泰帶全家至南寮騎腳踏車鍛鍊體魄。[攝影者:謝懷琳]
圖右 :全家團圓飯菜香,空氣裡瀰漫著「家」的味道。[攝影者:謝懷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