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11月18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亞洲 印尼 關懷火山爆發傷患 發放慰問金

關懷火山爆發傷患 發放慰問金

E-mail 列印
印尼默拉皮火山爆發已一個月餘,慈濟志工11月17日到薩爾基多博士中央醫院(RS Dr. Sardjito),探望因火山爆發受重傷的傷患,並發放慰問金給逾五十名傷患或其家屬,減輕他們的生活負擔。其中,志工關懷的一個個案是素帕爾米,她堅強地照顧四名受傷的家庭成員,也誠心祈禱家人儘快康復。

志工發放慰問金給傷患,希望能減輕他們的負擔。[攝影者:Ivana]
不曉得在素帕爾米(Suparmi)瘦小的身體裡隱藏著什麽力量,致使她能在近兩週内肩負重擔,悉心照顧因默拉皮火山爆發受重傷的四名家庭成員。

2010年11月17日,慈濟志工團來到薩爾基多博士中央醫院(RSDr.Sardjito)探望傷患,這間醫院是默拉皮火山爆發災民的醫療中心,特別是那些受重傷的 災民。志工發放慰問金給逾五十名傷患或其家屬,減輕他們的生活負擔。就在那時,志工遇見了素帕爾米。當呼叫木爾雅迪(Muryadi,四十四歲)的名字時,素帕爾米回應說 她是其家屬。同樣的,當伊凡(IfanFarid,九歲)、賽福爾(SaifulAbdi,十一歲)和何利(HeriPrasetyo,五十歲)的名字被呼叫時,又 是素帕爾米回應。她的四個家庭成員住院,其中三個還在重症監護病房裡,使慈濟志工更關注這名婦女。

素帕爾米的家屬住在斯萊曼縣能普拉克鎮(Ngemplak)北普波恩村(PlumbonLor),這村莊距離火山口只有十四公里。而素帕爾米自己是跟著丈夫住在雅加達的 賈迪呢加拉區(Jatinegara),已有逾三十年。素帕爾米在村裡的家共住了七個人,有母親芝普朵(CiptoSumarto,八十三歲),兩個未婚弟弟馬戶迪 (Mahudi)和木爾雅迪(Muryadi),妹夫何利及三個外甥魯賢多(Lusianto)、伊凡和賽福爾。而妹妹,即是何利的妻子,早已往生多年。

在2010年11月4日,素帕爾米曾來電向母親詢問其狀況。當時,芝普朵老奶奶說他們都平安,叫素帕爾米不必擔心。「按計畫一家人要在隔天週五撤離,但未料到半夜就發生 了。」素帕爾米以堅強的語氣說道。這位在菜市場做生意來維持生活的芝普朵老奶奶的堅信是情有可言的,因爲每當默拉皮火山顯出活躍狀態時,她住的村莊總是倖免。

剛進入11月5日的半夜,只聽到像碎石雨打在屋頂的聲音。芝普朵老奶奶召集屋裡所有的人一起祈禱,祈求大家平安。然而,碎屑雨仍未停止,而且空氣也越來越炎熱,他們最終開 始想方設法逃生。

從七個人當中,有四人生存,但還住在薩爾基多博士中央醫院,由素帕爾米照料。其餘三人包括其母親被宣告往生,因爲他們的村莊被默拉皮火山噴發的熱岩漿埋沒。身為長女,素帕 爾米馬上飛往日惹來照料其受傷家屬。兩個小外甥伊凡和賽福爾手腳嚴重灼傷,賽福爾甚至臉部也灼傷。妹夫何利(外甥們的爸爸)腳掌嚴重灼傷,而弟弟木爾雅迪的兩個腳掌已嚴重 毀傷,要被截肢。在進行截肢手術後,木爾雅迪反而長期昏迷,不省人事。因此,素帕爾米不得不暫住醫院。每天好幾次,她穿上無菌綠色長袍,來到重症監護病房及燒傷重症監護病 房。

伊凡有時邊喊叫「好熱……好熱……」邊哭向護士。若剛好被素帕爾米聽到,她就會馬上靠近伊凡的病床,邊扇扇風邊安慰說:「哪裡熱?不用怕,阿姨在這裡,忍忍吧。」接著,她 走到伊凡隔壁的病床,來撫摸賽福爾並與他說説話。雖然素帕爾米的語氣並不溫柔,而是堅定,但是仍體現出她的關懷。

之後,她前往重症監護病房,探望還在昏迷的弟弟木爾雅迪。「木爾,你要邊祈禱,祈求真主賜予康復。姊姊,我還在外面等著,不曾離開。姊姊也一樣祈禱你的康復。你要快快醒來 呀!」她輕輕地說,很堅信弟弟能聽到。

比起其他家庭成員,何利還算幸運。還不懂事的小伊凡和小塞福爾的雙腳和雙手都纏著厚厚的紗布,無法走動,只能整天躺在床上。而何利還能坐在病床上,敍説當夜的情景。他描述 岩漿是如何從屋後流進來並不斷升高,他又是如何抱著伊凡及牽著塞福爾逃生的。當他鬆開牽著塞福爾的手把伊凡放在更安全的地方時,塞福爾反而跑動並跌倒,因此導致塞福爾的臉 部灼傷,還有因爲吸入含硫氣體而肺部發炎。「當晚我帶孩子們逃到小清真寺,當時還下起雨,之後我才帶他們到避難所。當時我的雙腳已不成形。」何利敍說道。

對素帕爾米而言,這些發生的事已不再重要。她堅信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坦然地接受:「我不斷在心裡說:『真主啊,我願意接受這一切。真主啊,我認命。』若不如此,胸口感 到很堵。」她的其他家屬也有輪流到醫院幫忙照料,但只有素帕爾米從未間斷,一直留在醫院。

在醫院治療一週後,何利已稍微康復,能到燒傷重症監護病房探望他的孩子。這種見面對於孩子們的早日康復非常重要。與此同時,在慈濟志工探望後的隔天(11/18),即是木 爾雅迪昏迷的第五天,他最終從痛苦中釋放出來而離開人世。也許素帕爾米此刻還留在醫院照料她的家人,代替她已故的母親,直到他們都康復。 .

圖左 : 在發放慰問金後,志工還到重症監護病房探望嚴重灼傷的伊凡。[攝影者:Ivana]
圖右 : 身為長女,素帕爾米一直留在醫院照料她的家人,慈濟志工也不斷關心這家人的情況。[攝影者:Ivana]

圖左 : 在薩爾基多博士中央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外面,很多傷患家屬在非常簡陋的狀態下留宿。[攝影者:Ivana]
圖右 : 塞福爾的灼傷比弟弟伊凡更嚴重,因爲他曾跌到以致臉部灼傷,還吸入含硫氣體。素帕爾米阿姨在一旁的陪伴能安撫他幼小的心靈。[攝影者:Iva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