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11月22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美洲 南美洲 水災後二週 志工再度前往 關懷複查

水災後二週 志工再度前往 關懷複查

E-mail 列印
適值仲夏,炎炎酷暑。這兩天氣溫又驟升(攝氏三十五度),悶熱的感覺,讓人宛如置身於沙漠中。溫室的效應,氣候的異常。阿根廷的電視台,不斷地預報可能會有風暴再來臨。慈 濟人心繫災民災後的狀況,決定再度前往聖安東尼奧阿雷科鎮做關懷復查。

◎災後未復原 記錄所需

1月11日早上八點二十分一行共六人(前勘人員:吳濟志師兄、趙濟炎師兄、朱文章師兄、程慈照師姊、洪慈承師姊、陳秀瑾師姊)於聯絡處出發,十點零五分進入 San Antonio de Areco (距布市113km),迅速整容過的城鎮,已似恢復往日的平靜。

前次曾關懷過的災民Tomas老先生,看到志工們再次來訪,臉上高興的神情表露無疑。笑臉迎人的老先生告訴師兄師姊,大部份的衣物及日用品,均處理清洗完畢,目前不缺吃 的,唯一希望是能有些傢俱如桌椅、床。

第一社區Don Pancho雖已退水,但街路上還是些汙泥及垃圾 (大水沖出來的)也尚未處理完成。車子離開時,順道繞往阿雷科河邊 (氾濫成災之因)視察降水的情況。 很感恩的是河邊居然沒有堆積垃圾,是一片整齊的綠草。看起來居民已從災難中,學習到環境保護的重要性。

上人常開示:凡事要多用心。志工們車子在迴轉出來時,不慎打滑,深陷於泥濘的農地裡。為了讓車子駛離現場,朱文章師兄下來幫忙推車,不慎滑倒。「滑壘」不成功的他,整條褲 子被爛泥漿噴得五花八門,而其他師兄師姊的白褲也變成了「花褲」。最後還是求助一位過路的年輕人熱心幫忙,才能成功脫離困境。

十一點三十分至第二社區Canuglio,途中見到有幫浦水車,正在幫忙社區居民清洗屋內。志工們下車訪問,家境看似小康的屋主薩巴靼(Zapata)女士說:「教會派人 來清洗、關懷,浸水衣物及床墊也正曬,廚房仍無法使用,小倉庫、客廳亦是如此……。」

離開前巧遇一位善心人士,是教會派的牧師歐拉修(Horacio)來關懷。他說:「從去年12月26日淹水後,一直沒離開過,留守於此。挨家挨戶查訪,協助急需物品。目前 如床單、床巾是較迫切。」志工們善意地告訴他:「很抱歉!未能在第一黃金時間抵達賑災。」但他卻說:「其實後續的關懷更為重要。」

隨後,這位牧師很熱心地陪同志工們到第三社區Amespil。有住戶門口池塘(水未完全退),鐵絲網圍牆上仍掛著水草。

旁邊有一個在1938年蓋的,典型十八世紀Gaucho高加人傳統農莊博物館,館內收藏許多古蹟及歷史文籍,也逃不過水災的破壞。

另一處靠阿雷科河(Rio Areco)的公園,河道水已下降。河邊優美景物、紅色拱橋,是當地居民休閒的地方。志工們一路走來,路面被洪水刮沖的坑坑洞洞,仍有跡可循。 大水來時,淹蓋及道路、公園就像是汪洋大海。牧師挨家查訪時,也順便傳道。並強調說明水災原因,是人禍造成。大家除了身體需打預防針外,最重要改變心理,不要為了圖自我私 利,讓居住的地方,再度變成災區。

◎變化球不斷 耐心克服

下午一點十分,慈濟志工們離開San Antonio de Areco,途經Carmen de Areco(離首都140KM)。在加油站稍做停留。正要出發時,趙濟 炎師兄發現電瓶燈亮起,吳濟志師兄馬上下車檢查是缺水的原因。經加水後,順道把水箱掀起,才發現車底下一直漏水。熱心的加油站員代為聯絡,住在一條半街的技師路易士 (Luis)修理。下午三點,技師的愛心及好技術,得知志工們是來堪災,最後只便宜地收了150 pesos,折算台幣約一千二百元。

雖然變化球不斷,但也一直在訓練我們的耐力及智慧。上人「慈悲的心路」裡,不也曾說過:「在變數中考驗智慧,在堅難中激發軔力,在繁瑣中學習耐性。」此時,大家心存無限的 感恩,因為僅管如此,上人的法,能體悟者,無處不在生活中,即是妙法。

下午五點,離首都142公里,由國道七號公路右轉入省道五十一號,經四十三公里的車程來到了薩爾托鎮(Salto)。大家到Esso加油站停下來,向站長(在辦公室)詢問 當地水災災況,卻巧遇在市政府工作的Angelito先生,實際參與過賑災救助。他告訴志工們:12月25日早上約六點左右,一場大風暴,讓他驚醒。然後走出戶外,大水已 淹至膝蓋;七點時水勢之快,已至胸脯約1公尺半深。這鄉鎮人口約三萬三千人,當時受災戶大概有八百戶。

Angelito先生非常和藹可親和熱心,得知志工們的善意,主動打電話邀約與市政府秘書蘿拉(Nora)女士於晚上六點半會談。五點四十分分,時間分分秒秒在因緣的河中 流逝。很多的巧合,讓志工們更堅信,一念悲心,無形之中,讓志工們更慢慢走近災民的家。

大家耐心地在咖啡廳等待,彼此分享今日勘災的感受。突然間看到窗外的Angelito先生,氣喘喘地跑來告知會面時間提早,讓志工們興奮無比。

六點五十分終於抵達市府辦公室,熱情的蘿拉(Nora)女士接見了志工們,問明來意後,覺得很感動,為何如此有外國人在阿根廷落地生根之後,還懂得要做好事回饋社會。於是 洪慈承師姊藉機介紹證嚴上人及台灣慈濟基金會,告訴他們那是慈悲的創辦人證嚴上人,教導所有的海外弟子「頭頂著人家的天、腳踩人家的地」,用「感恩、尊重、愛」的精神,淨 化人心、讓社會更祥和、天下無災難。

為了爭取時間,蘿拉(Nora)女士和羅倫(Rolan)先生,首先用牆上的地圖概略地解說災情的地理位置。隨後,他們派出一部救護車帶著大家,一一去勘災。

◎走進災民家 用心聆聽

第一站,位於Arroyo del Burro muerto之支流,是一條不起眼小河。這裡住了二十一戶人家。大家都在質疑,為何在這種地方會淹水?而且水來的如此的快 又大,讓災民幾乎措手不及。原因也許是地勢低,水溝小,一時排不出去,導致淹到一米半高。迄今災民還心有餘悸,每當只要聽到要下雨的訊息,都還會害怕。雖然市政府曾要求他 們一定要遷離,但礙於經濟困境,何去何從?

第二站,位於Arroyo del Burro muerto河,這裡有沿岸而居的十五戶災民。此處發生水災時,因靠河近,水勢洶猛,但來得快去得也快,水曾深及八十公 分。 其中一戶人家有八口,女主人Gerbanio的女兒Cesica懷孕,不久孩子即將臨盆。水災後,生活更拮据,全賴母親以土窯烤麵包去賣,賺取微薄的利潤養家。媽媽 Gerbanio說:「我們是個單親家庭,沒指望男人。目前生活真的很苦,孩子又多,一家八口就有六個小孩是五至十二歲。」「我只期待有個溫暖的家,可以遮風避雨。現居住 的牆是鐵皮蓋的,地板是爛泥地,下雨時遮不了,我好害怕再下雨。」

住在隔壁的Tio(叔叔或舅舅)在市政府打零工(從Santa Fe來),有一天沒一天,賺的只能省吃省用。在災民Jaimen家,只有一個房間供起居、住、吃、睡,一個 破舊沙發堆滿衣物,凌亂不堪。

第三站沿著Salto河至上游走,河邊的一戶住家,鐵絲網圍牆仍掛著漂流物未清理,農田也未有耕作。河的兩岸邊小樹和水草仍有痕跡,兩種顏色,淹到水的都成枯褐黃色。

另外在富人的別墅區牆邊尚留著一米左右的水跡,災難來時不論貧富,都是平等、沒有選擇的。一處似公共場所,可露營的活動中心,到處泥濘不堪。還有環境優美的賭場,旁邊有小 水壩,當時淹到一樓,有照片可尋。最旁邊是市政府的管理處,周邊都是水淹到路面,我們沿著河岸看,上游一樣水深1米。有位住戶一個人獨居於此十年說: 從未發生如此慘狀, 水淹一米半,四周圍凌亂。

◎勘查百戶後 市長道謝

八點三十分,勘查完近一百戶的災區,大家回到市府。由公關組的負責人胡立安(Julian)先生,show出電腦裡的相片檔案(當時水災的現況),真是很嚴重。

秘書蘿拉(Nora)女士說:「雖然水災已經過兩個星期了,但其實市長一直在尋求一個為災民解決的根本方法。就是可以找到一快政府的土地,幫災民蓋組合屋,遷村到安全的地 方。但目前還沒有適當的地點,而且向省政府申請的企劃經費也沒有答案或消息。」

在聽到了秘書的這番話語後,回到旅館的路上,大家都沉默了。那一幕幕苦難臉孔的浮現,相信不是每個人容易忘記的。明天過後呢?他們的希望在那裡?只是無盡的等待嗎?

那天晚上住在旅館,突然又來了一個風暴。在隔天(1/12)離開小鎮之前,志工們被邀請到市府,見到了市長。他非常感恩所有慈濟人對村民的愛,但也很無奈的表示,從去年 底,他就一直忙著處理災難後續工作。連前晚短暫的風暴,也傳出災情,許多村民家的屋頂被掀開。凌晨一點多迄今,都未闔眼休息,就離家去巡視,因此期待慈濟志工們是上帝派來 的祝福。

圖左 : 當地居民在面臨水患威脅,危在旦夕之際,不顧自身家產,只管逃命。[攝影者:吳濟志]
圖右 : 大愛無國界、不分種族。勘災完後,市長接見慈濟人,表達感恩之意。[攝影者:吳濟志]

圖左 : 市政府的職工荷西先生,帶領大家到重災區,參觀災後狀況。滿街的垃圾,是滋生登革熱傳染病的地方,令人擔憂。[攝影者:吳濟志]
圖右 : 昔日美麗的街道,已不復見。[攝影者:吳濟志]
 

" 人應時時「居安思危」,莫等「危時方思安」。 "
證嚴法師靜思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