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1月22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花蓮 老父叮嚀 兒身陷囹圄細思量

老父叮嚀 兒身陷囹圄細思量

E-mail 列印
「兒呀!望你功課進步,現在學習的功課,是否與外面一般學校功課相同呢?」花蓮監獄收容人阿暄(化名)細讀著手上的張張書信,是來自九十三歲老父對他的殷殷叮嚀。字裡行間流露出一位父親期盼兒子成材的殷切,就算孩 子已身在囹圄中,仍抱持無限希望。

◎讀書會啟愛 感受親恩浩大

2017年對花蓮監獄收容人來說,感受親恩浩大的一年。從4月起,慈濟志工於此舉辦佛典《父母恩重難報經》讀書會,6月底則開始進行手語教學,就為了年底12月29日所舉辦的《父母恩重難報經》歲末祝福暨入經藏演繹而準備。

讀書會期間,志工沈思彤邀請收容人在每堂課的學習單上,寫下自己的心情點滴,寄予對親人的思念或自我的反省等。「瓜有藤,樹有根,最深父母恩。」「思親痛有千行淚,失路愁添萬結腸。」「人生最大的懲罰是後悔。」……句句扣住人心,也是收容人內心翻騰的真實感受。

就讀花蓮監獄正德中學的阿暄,在讀書會幾課堂下來,思父之情尤深。他一想到老父的髮已斑白,及曾收到父親寫來的一封封書信,關心著他的生活與課業的話語,更加憂心著,出獄回家後,是否能再見到父親一面?

◎年少多輕狂 染毒無法自拔

四十五歲的阿暄自小和父親相依為命,他開始娓娓道來他的過往人生。在他出生後沒多久,爸爸與相差三十幾歲的媽媽就已分離,由當時已近五十歲的父親一手帶大。

阿暄的父親是一名從大陸退守的軍職榮民,在中年後得子,對家中唯一的男孩是疼愛有加;只要阿暄想要的東西,一說出口,無不盡有。在他國中畢業時,跟著朋友到賭場玩,在幾次看見朋友可以鎮日不眠不休,盡情地享樂,引起好奇心兼玩心的誘惑下,開始吸食毒品,爾後漸漸染毒。

一染毒後即無法自拔,又由於捉襟見肘,無以為繼,進而鋌而走險採以販毒來換取毒品。就在一次買賣交易的不法勾當時,被警方緝獲,而被判刑二十年;此後留下孤獨的父親,卻已後悔莫及。

◎觸法繫牢獄 父傷始知懼失

2013年阿暄轉監到花蓮監獄就讀正德中學,第一天報到時就接到科員告訴他,爸爸在家裡跌倒,經過十幾個小時都呼叫無門,直到鄰居聽到了,才趕過去救危,緊急送到醫院。

聽到這消息,阿暄形容自己,「身無法自由行動,心卻早已飛出牢籠,想趕快回去探個究竟。」此後,他關心父親的心,一刻也無法安靜下來,卻又無可奈何。阿暄那時心想,以前在外放蕩的日子,選擇租屋時都在家附近,可以偷偷關照父親,但那次遇到那麼大的變故,卻一點也無能為力,煩躁起伏的心幾乎無法控制。

就在慈濟志工走入監獄關懷時,阿暄好似在茫茫大海中看到救命的浮板,「師姊,請問你們有去關懷獨居老人嗎?」忐忑不安的心情,亟待志工的回答。「有啊!」當聽到志工潘惠珠輕輕地回覆,似走在鋼索上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踏實地放下了。過段時間,阿暄看到潘惠珠手拿著跟爸爸一起合照的照片,感恩的淚水在瞬間潰堤了。

◎懺悔報恩遲 盡本分行孝道

以前的阿暄,雖然知道父親疼愛自己,雖然知道要在身邊照顧年邁的父親,但年少輕狂的他,總是禁不住朋友的誘惑,而一再走在險路上。「先玩再說!」一股腦地,把爸爸的殷切期望全拋諸腦後。

在參加《父母恩重難報經》讀書會後,阿暄有了改變。之前,總認為跟爸爸的緣是彼此欠債,但不知是誰欠誰的多。之後,阿暄開始思考,「要好好地報答爸爸給自己的愛,好手好腳,能報答盡力去報答。」

當看到經文「父為子女苦營生,勞心勞力兩雙鬢」阿暄警覺到以前的自己,實在很不懂事,心想:「爸爸九十三歲了,最近天氣冷,有高血壓的他,可好?」一個念頭突然撞了一下,「莫要我來不及呀!」心頭顫抖了起來。

但一轉念,阿暄又想到:「我現在時時刻刻的心都跟爸爸貼在一起,應該還來得及。」雖然他不能在父親面前承歡膝下,但是此時用心讀書,讓父親能安心,也時時寫信關心父親,盡力做到父親的期盼,讓父親開心。

◎深深起悔意 流下滴滴淚水

雖然刑期還有好幾年,但阿暄自一次次《父母恩重難報經》入經藏演繹的排演後,讓他漸漸找到了心的方向,不再將演繹視為只是演戲,而是真真切切地將自己的心貼近父親的心。

「少年不識親恩重,唯有那父母對子女的牽掛,才下眉頭,又上心頭……」12月29日這一天,阿暄和幾位收容人同站上舞臺,演繹《父母恩重難報經・序曲》。每一字、每一句歌詞都印記在他的內心深處,似乎述說著自己的親身經歷,激動不已。

《父母恩重難報經》讀書會十二因緣,開啟親恩的連結鏈,是恩、是怨緣起招感,〈懷胎〉、〈十恩〉等扣住收容人的心中,〈子過〉的種種乖張戾行,示顯個人所做前非,傷痛父母心,每一曲、每一幕都讓收容人有所啟發,流下了滴滴懺悔的眼淚。

圖左 :12月29日慈濟與花蓮監獄共同舉辦的《父母恩重難報經》歲末祝福暨入經藏演繹,全場為之動容,流下滴滴懺悔的眼淚。[攝影者:詹政培]
圖右 :經文上說「父為子女苦營生,勞心勞力兩雙鬢。」阿暄懺悔,我好手好腳,怎能再讓老爸爸再心傷。[攝影者:柏傳琦]

圖左 :《父母恩重難報經》的手語劇讓阿暄找到了心的方向,不再將演繹視為演戲,而是真真切切地心跟在爸爸身旁。[攝影者:詹政培]
圖右 :2017年對花蓮監獄收容人來說,感受親恩浩大的一年。收容人演繹〈行願〉,表達懺悔改過的堅毅志節。[攝影者:柏傳琦]

圖左 :頂著溽暑大家在運動場上共同練習,行願場幕中手語演繹動作,誰也不喊苦。[攝影者:柏傳琦]
圖右 :出生不久媽媽就離開,曾經怨嘆過,但讀書會時老師說:「生得過雞酒香,生不過四塊枋。」賭命的恩澤,怨,放下了;再深思,還欠跟媽媽說聲謝謝。[攝影者:柏傳琦]
圖左 :《父母恩重難報經》讀書會十二因緣,開啟親恩的連結鏈,是恩、是怨緣起招感,〈懷胎〉、〈十恩〉等扣住收容人的心中,[攝影者:柏傳琦]

 

" 自愛是報恩,付出是感恩。 "
證嚴法師靜思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