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9月23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臺南 傾聽 我願分擔您的痛

傾聽 我願分擔您的痛

E-mail 列印
4月23日清晨5點多,國道一號南下308公里處發生連環車禍,造成三人死亡,其中有兩名是正在值勤的警察,慈濟志工聞訊,立即啟動關懷機制,前往臺南市栁營區「祿園殯儀館」關懷死者家屬。

這是多麼令人傷痛的 一天!曾經擔任過警察的我,親臨現場見到兩名殉職員警的家屬,如同見到自己親人般的哀傷與不捨……我心如刀割,腦海裡立即浮現女兒Line給我的話:「承擔別人情緒竟似我的天份。」如今,我以志工的身份就能感受到的那種痛,接下來的關懷行動,我是不是要更有溫度呢?

也許我和女兒一樣,很容易就把別人悲傷的情緒轉到自己身上。當行政院長離去,警察長官也認定志工可以進入關懷時,我本來存有的一絲畏懼和壓力,竟然全都消失不見了。

當慈濟志工進入家屬休息室時,已殉職郭姓員警的母親從沙發椅子上站起來,走近志工黃惠的身旁,把頭靠在黃惠的肩膀上,黃惠也很自然地用雙手擁抱著郭母,這一幕震撼了我!她那發自內心悲天憫人的膚慰,及時給予喪家一股安定且溫暖的力量,如果沒有「人傷我痛、人苦我悲」的情懷,誰能做得到?

此趟關懷行動,我是男眾志工之一,我觀察了周遭是不是有需要補位的地方,結果發現,女眾志工比較能發揮母愛,很適合來做女眾家屬的依靠。直到郭員的兒子出現時,我知道自己要適時補位了。

見他眼睛泛著淚光,我立刻走到他身邊告訴他:「我本身也當過警察……」我拍拍他的肩,抱住他的頭,這時才聽到他的哭聲;他的哭聲中,夾雜著聽不太清楚的語言。但我可以想像,他是希望爸爸能看到他未來的日子過得很好,雖然爸爸已經不在,也看不到爸爸了……

我用雙手捧著他的臉,輕輕地告訴他:「現在你必須堅強!因為阿嬤還需要你來照顧。」這是我在2016年0206維冠大樓災難現場,關懷受災家屬時學到的,志工只要陪伴在家屬身旁,不用多話,適時給予關懷和膚慰,並注意是否需要飲水及補充體力的食物。

整個上午,志工都陪伴在罹難者家屬的身邊,也很感恩新營訪視志工帶來慰問金。中午過後,為了關懷另一位罹難者葉姓員警的家屬,我和陳東興、黃惠,還有新營的訪視志工們原路再回到「祿園」,此時「家屬休息室」竟也成了「志工關懷室」,哀戚的氣氛中有了溫暖的依靠。

下午時分,讓我感覺志工的任務更艱鉅了,因為檢察官要驗屍,志工必須陪著家屬去認屍。首先由經驗豐富的黃惠及訪視志工陪著家屬進入停屍間,家屬在認屍完後走出停屍間,幾乎情緒都崩潰了!如果沒有黃惠幫忙攙扶著,葉妻大概沒有力氣站穩。可憐的葉妻悲極無言,喪夫之慟,只能用接近歇斯底里的慘叫來形容!

家屬休息室一片哀嚎聲……志工自動補位關懷,我陪葉父,訪視志工們則陪伴因違規遭員警取締而同遭橫禍的死者家屬,陳東興陪伴在郭姓員警家屬身邊,志工們盡其所能地安撫著家屬悲傷的情緒。

此時,我將眼光時而瞄向陳東興,時而看看訪視志工們的表情,再望向黃惠,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他們是如何關懷及陪伴這群「斷魂人」?大概是「同理心」使然吧!在此時此刻,即使經驗歷練的志工、再堅強的意志都沒有人能忍住淚水……

這場關懷行動一直到下午將近五點才結束,這是我始料未及的!不禁又讓我想起女兒Line給我的話:「承擔別人情緒竟似我的天份。」而我心裡的冀盼,只是單純地想著:「願我的關心,能稍稍撫慰您心裡的痛。」

圖左 :志工來到臺南市栁營殯儀館祿園關懷國道殉職員警家屬,圖為黃惠師姊(右二)與新營訪視志工(右一)一同進行關懷。[攝影者:陳東興]
圖右 :殉職員警的家屬悲傷至極,志工在家屬休息室內不斷地進行膚慰。[攝影者:陳東興]

圖左 :當各級長官前來慰問時,志工也在家屬身旁陪伴。[攝影者:黃美華]
圖右 :志工黃惠力勸家屬要保重身體,補充食物才有體力繼續照顧家人。[攝影者:黃美華]

圖左 :以警察身份退休的楊添麟(右二)最能理解當警察的辛苦,參與關懷行動,陪伴家屬,給予家屬安定的力量。[攝影者:黃美華]
圖右 :來自新營區的訪視志工一起陪伴及關懷國道殉職員警的家屬。[攝影者:黃美華]

圖左 :在各級長官慰問殉職員警家屬的同時,臺南區慈警會幹事及新營訪視志工也在一旁陪伴家屬。[攝影者:黃美華]
圖右 :20180425國道殉職警察由栁營祿園移靈至臺南殯儀館,有八十位志工在臺南市立殯儀館列隊迎靈。[攝影者:童素娟]
圖左 :國道殉職員警準備移靈時,見葉父悲傷過度,志工廖世華馬上把肩膀當依靠。[攝影者:童素娟]

 

" 做人固然不應將自我看得太重,但也不要自輕己靈。 "
證嚴法師靜思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