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10月14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美洲 美國 美國總會 監獄傳法 讀靜思語啟善念

監獄傳法 讀靜思語啟善念

E-mail 列印
美國拉斯維加斯慈濟傳法團隊赴監獄愛灑,慈濟志工走出了拘留中心大樓,重新沐浴在紅塵陽光中,楊大蓉詢問喬治「第一次」感想如何?喬治回答得妙:「他們比我自己的小孩還聽話!」

◎新隊友加入 學員期盼

20 18年9月15日是九月的第三個星期六,也是拉斯維加斯慈濟傳法團隊赴監獄愛灑的日子,志工楊大蓉體貼接送新隊友喬治(Jorge Valenzuela)一同前往;喬治甫於8月21日與妻子高翠玲通過獄方背景調查,並完成培訓課,以期待又忐忑不安的心情,正式加入愛灑獄友團隊。

兩位志工準時來到拘留中心,通過安檢後,搭乘電梯上樓然後進入教室。「兩個月不見了!」五位男學員中,有兩位是第二次來參加的獄友,帶著笑容、尚未坐定位,就急著和志工表白內心的期盼。

志工說明緣由後,待學員坐定後,以〈愛與關懷〉的歌聲和手語與學員「破冰」,並介紹這首曲子是志工在賑災發放,與受災戶互動時必唱的歌曲,最能感動和撫慰人心,因為這四句歌詞,包含慈悲喜捨的心懷。

◎隨時可行善 感動自我

楊大蓉藉此機會介紹慈濟志工的養成,並適時邀請新加入志工團隊的喬治分享,他坦誠和妻子參加拉斯維加斯慈濟活動開始,進一步了解志工在全球各地所付出的善行,終於在2017年夏天,決定參加志工培訓課程至今。

喬治也談起自己前兩天在超市的親身經驗。一對父女站在釣娃娃機前,想要釣起娃娃來。當父親投入手中最後一塊錢幣後,告訴女兒:「我們只有這些錢了,如果這次再釣不到,就得回家了!」結果令女兒失望了。

喬治看到這一幕,轉身坐進車中,回頭一望,看見後座正好有一個熊貓形狀的絨布娃娃。當下決定,並在停車場找到這對父女,敲敲車窗,告訴那位爸爸:「我想把這個娃娃送給您的女兒!」小女孩當下破涕為笑,做父親的也欣然接受。

喬治滿懷歡喜地回到車中,才覺察自己已淚流滿面;原來,「善念的種子受到啟發後,竟有如此震撼的力量!」楊大蓉聽了,也對喬治的分享,豎起拇指按讚!

◎靜思語為寶 找方解答

「老」學生卡利的回饋是,獄方兩個月來在管理上所做的改變。警官們盯上一位獄友,為了緩解彼此關係的壓力,卡利自動請纓,把自己的床位調到最靠近值班臺的位置,幫了雙方的忙,就像志工和獄友分享的「靜思語」,「人生在世,不能無所事事,懵懵懂懂而虛度一生,應發揮我們的良知良能,造福人群。」

每位獄友都視《靜思語》為寶。有人問起,應早上讀?還是睡前讀?討論得到的共識是:有需要時就可翻閱,就能找到方法和答案。

傑瑞米分享「能為人服務,比被人服務有福。」因為他常常被人要求幫忙;志工也分享「施比受更有福」,更進一步比喻,做一個手心向下的人;也證明了,不論膚色、宗教或教育背景所有不同,對《靜思語》所欲傳達的精神與宗旨,認知卻是一致的。

強納森朗讀了,「所謂看開人生,不是悲觀,而是積極樂觀。不是看破,而是看透。」意思就是不要有太多的執著。

女同學的感情,還是比較纎細和敏感,說起現有的境遇,都忍不住落淚。她們都是因自己的錯,在拘留中心等待不可知的未來;艾瑞安希望自己常保積極助人的態度;史蒂芬妮的叔叔是佛教徒,家中有間佛堂,她從小就對佛堂中的布置和擺件,非常感興趣;凱喜是在回教收養家庭長大,但對佛教有許多憧憬。

◎生命和慧命 皆有佛性

現場統計,學員是否都是第一次進拘留所?答案出乎意料,兩班學員竟是百分之百「回籠」再犯,大於所知統計數字,平均有百分之六十五的獄友,出獄後再犯入獄。

楊大蓉與喬治誠懇祝福學員能擺脫惡友、惡癮,多結交善友、善知識,這樣才會有貴人在關鍵時刻,拉他們一把;既然無法想像他們過去的生活,和所遭遇過的挑戰與困難,願意藉這短暫的機緣,由佛法的分享,做相互傾訴與彼此學習,看得到自己的真如本性,對生命和慧命都能有所助益;學員們也都點頭同意。

課程最後五分鐘,志工帶領學員們數息攝心,練習專注於呼吸之間。學員也很喜歡這樣的結束方式,期待下個月的相聚。

走出拘留中心的大樓,楊大蓉詢問喬治的「初體驗」?喬治說,還沒來之前,想像中的獄友都是兇神惡煞樣;見面後,看到的都是面帶微笑、彬彬有禮的文明人;縱使知道,能上課的學員都是犯刑較輕,但楊大蓉與喬治都相信「蠢動含靈皆有佛性」,用「靜思語」祝福每位獄友,都能早日找到佛性,發揮自己最大的良能。

圖左 :女同學還是感情比較纎細和敏感,說起自己有今天的境遇,都忍不住落淚。[攝影者:鄭茹菁]
圖右 :美國拉斯維加斯志工喬治,甫於8月21日與妻子通過獄方的背景調查並完成培訓課,喬治以期待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加入愛灑獄友的團隊。[攝影者:楊大蓉]
圖左 :強納森朗讀了「所謂看開人生,不是悲觀,而是積極樂觀。不是看破,而是看透」,就是不要有太多的執著,所以他比別的獄友快樂。[攝影者:鄭茹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