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談詩 不可名狀的超越

2018-03-05   | 白雪蘭
楊照提醒大家,現代詩是斷裂的,也是濃縮的文體,讀者需要用生命體驗去閱讀,這是現代詩美麗奇妙的地方。(攝影者:唐玉蘋,地點:慈濟人文志業中心,日期:2018/02/25)
詩,如何改變自己的人生?年節過後,2月25日關渡慈濟人文志業中心的靜思書軒舉行一場心靈講座,邀請新匯流基金會的董事長楊照先生,為大家演講「詩,如何改變你的人生」。

詩 簡約中蘊含豐富

「會被這樣的講題吸引過來的,一定是很喜歡閱讀,也一定喜歡寫些東西的文藝青年吧!」大愛電視探索週報的節目主持人吳志怡擔綱講座主持,她以自己為例,提到在二十歲時收到初戀男友所送的詩,是作家席慕蓉《無怨的青春》:

在年輕的時候,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
請你,請你一定要溫柔地對待他。
不管你們相愛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
若你們能始終溫柔地相待,那麼,
所有的時刻都將是一種無瑕的美麗。


吳志怡笑著說她最終嫁給這位男朋友,所以她問聽眾:「詩,是不是改變了我的人生?」聽眾以鼓掌表示認同,而臺灣知名作家、文學評論家楊照先生則順應話題,指出透過詩作來「改變人生」,主要起於自我的感動。

大愛電視探索週報的節目主持人吳志怡分享自己與詩作的邂逅。(攝影者:唐玉蘋,地點:慈濟人文志業中心,日期:2018/02/25)
楊照先生說:「志怡把情書跟詩連結了,因為戀愛的感情是不可名狀的,又不得不說,所以要用不同一般敘述的文字,以詩的格式來表達。要釐清一下,並不是要刻意去找一首詩來改變自己的人生,而是詩以一種不平凡的文字方式,自我完成且感動別人,改變了人生。」

在楊照先生還是青少年時期,五、六十年代的臺灣社會較為封閉,年輕人是苦悶的,引發他們對外在世界求知的飢渴,當時的現代詩人以超現實的方式去寫詩。但是他對這些扭曲的,不好好說話的詩,總是納悶著:「明明每個字我都懂,但是整個讀起來就是看不懂?」

楊照告訴大家:「這個問題不在詩人,而是在自己——我們以為只有一種文字抒寫方式,所以我們看不懂。」要怎麼看懂詩作?答案是一直讀一直讀,讀到與自己經驗有所連結,就會有所感。

楊照提示大家,現代詩是斷裂的,也是濃縮的文體,詩人並不追求讀者能讀懂,而是讀者該用生命經驗去體驗,這是現代詩美麗奇妙的地方。

詩 創造自己的語言

主持人吳志怡提問說:「現代的人不讀詩了,也不讀書了,這是怎麼回事?」楊照說:「百分之九十九點五的人不讀詩,他們的日子照樣過得很好,而百分之零點五的人繼續讀詩,因為他們想和別人有不一樣的感知、生活態度。」

他又說:「每個人很私密、很重要的人生經驗,如果用公共的語言去講出來,那就是淡化了你的情感、你的經驗。詩必須用私密的語言,創造屬於自己的語言,去記錄去回憶,要用『彎彎竅竅(閩南語)』的方式表達,因為每一首詩都是很自我的(personal),所以你不能討論誰的詩比較好,這是沒法比的。」

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德語詩人里爾克(1875-1926)生於布拉格,逝世於瑞士,被譽為繼歌德之後,再度將德語詩歌推向高峰的詩人。楊照先生在著作《可知與不可知之間 楊照讀里爾克》中,介紹了里爾克是詩人的原型,現代詩的源頭,最值得信賴的詩之純粹精神——詩的初衷是無可名狀,只能勉強摹寫,而且處處留著勉強的痕跡。

「如果一切都可知都能說得出來、說得明白,生命中就不必寫詩了。」楊照先生說明,詩在可知與不可知之間游移存在,而人生最重要最關鍵的經驗,不也都是那種介於可知與不可知之間。

詩人的生活是一直不斷提高對世界的敏感性,要把生命的柵欄撥開。「閱讀現代詩不能用原來的語言去讀,里爾克說詩就在刺激你改變,不要怕改變,人要提升要打破陳舊突破自己。」楊照先生向現場讀者介紹了里爾克最著名的詩《豹 在巴黎植物園中》:

他的視野,因為那不斷經過的柵欄
變得如此疲憊,以至於留不住東西。
他眼中好像有一千條柵欄
在柵欄之後,沒有了世界。

當他一次又一次轉著狹窄的圈圈時
他那有力而柔軟的步伐
像是繞著中心轉的原始舞蹈儀式
在那中心是一份被癱瘓了的強悍意志


楊照先生說明,里爾克試圖傳遞人跟詩中的豹都是繞著一個空虛的中心,一直繞、一直繞,柵欄是這個世界給的規約,讓人與豹都忘記去看規約外面的世界,「如果沒有自覺,要改變自己的人生,那柵欄之間的小空間,片刻就流失了,這人生就成為一首哀歌。」

詩 是一種生命態度

主持人吳志怡問:「你如何看待寫詩這件事?」楊照先生回答:「我會鼓勵你作一個詩人,但不用寫詩。」

楊照先生說明詩人是一種追求,一種生命的態度,有與眾不同的態度,才會寫出詩來;但並非有作品就稱為詩人——在世界上有很多一件作品都沒有的詩人,「作為詩人,你會把握你過去累積的體驗、記憶,寫詩要有詩眼,你看世界要深度化、遼闊化,所以你就會一直提升自己的人生。」
演講結束後聽眾紛紛請楊照在其書上簽名,並合影留念。(攝影者:唐玉蘋,地點:慈濟人文志業中心,日期:2018/02/25)

這場演講頗有難度,來賓吳淑媚提問,一般人是否沒希望寫詩?楊照先生回答:「若你已經假定你是一般人,那你就過一般人的現實,生活一樣過得很好;詩人若不追求潛能,我們為什麼要尊敬他們?我提供這些可能性,看你要不要去把握。」

「我想活出自己,但詩人是否一定要多愁善感?」面對另一位來賓的發問,楊照先生說:「詩人要有易於感受的心,一但善感必定多愁,一定會孤獨,一定跟一般人有距離。你要活出自己,抱歉,當口號可以,但是生活上你可要付出代價,如英文的lonely是寂寞的意思,是被動的孤獨,惶惶不可終日,而同義字solitude是我一個人安於孤單,樂於隱居,你是否能夠做到?能做到才算數。」

詩,是簡約、神秘又高貴的文體,詩人越過日常語言的成規,傳遞非常的感情與經驗。楊照先生指出:「詩,在生活中可以引領我們走向一個更深邃的領域,或給予我們啟悟。我們應該相信,世上應該有超越當下現實之外的意義,值得我們去追求。」【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白雪蘭 臺北市關渡人文志業中心報導 2018/02/25)

 

慈濟徵才

Copyright © 2018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