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重建 國姓國小將屆百年

2019-08-22   | 黃淑惠 凌涵沛 許麗珠
「上樑那一刻,『我把它建起來!』這句話在我內心激動地狂喊著。」談起九二一及重建的心路歷程,現任(2019年)校長當時(1999年)是國姓國小的總務主任林思遠,心裡仍免不了激動起來。
上樑那一刻,「我把它建起來!」這句話在我內心激動地狂喊著……九二一地震那年,我是(南投國姓國小)總務主任(林思遠),雖然事隔二十年了,再談起內心仍不免激動。
 
這是一段非常痛苦的經歷與漫長的重建之路,我雖是慈濟會員很多年,但在慈濟希望工程中才真正認識慈濟,慈濟人在這重建工程的用心,讓我每一天都感動。
 
救災經驗 毛髮直豎
 
當天凌晨地牛大翻身,我在驚恐中帶著家人奔出門外,連個手電筒都沒能拿,第一個念頭就想到學校,衝到學校烏鴉鴉一片只好捨棄,接著我進入國姓老街,剛好有些人在救災,就馬上加入。
 
有一戶照相館的孩子被壓到,被送到鄉公所前的廣場。曾教過我簡易的CPR的醫生,看到我就叫我趕快為他做CPR;我一看,那個孩子已經沒救了,孩子的媽媽不肯相信,一直哀求要救救他。我一壓就出血,從嘴巴、鼻子流出來,七孔流血⋯⋯第一次做CPR就被嚇到,但我還是跟著消防隊到各處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助的人。
 
天微亮,我再次回到學校,那時映入眼簾的災後景象,讓人看了感覺毛髮直豎,一樓跟二樓中間鋼筋整個跑出來,而且都是彎彎的。
 
隔天,學校搭建起簡易的急救站,我們開始安撫人心。有人跟我說:「主任,你們的PU跑道那裡很厚,剛好做好一年,地震時,跑道就像波浪那樣跑⋯⋯」我告訴居民,不要靠近學校,因為整個學校真的很慘,哪一條鋼筋是斷的、電線是斷的、會怎麼樣倒塌下來都沒辦法預知。
九二一大地震後國姓國小筋裸露,一樓跟二樓中間鋼筋整個跑出來,已經無法使用。(國姓國小提供 簡玉蓉翻攝)

 二十年前 慈濟奠基
 
第二天一早,就看到慈濟志工了,很多災民聚集在學校空曠地,慈濟準備了礦泉水及簡單的食物給災民吃,並膚慰他們恐慌不安的心。
 
鄉公所救災系統成立後,我們從那裡得到一些資助,可以開始著手重建的工作。那時候劉(武雄)校長在埔里沒辦法進來,路都斷了,電話也不通,所以我只能跟另外一個主任,共同主持學校。
 
如何把這所學校的小朋友先撤到安全之地,如何讓他們臨時來上課,如何把老師的情緒安撫下來,如何繼續來教學生,這些是我第一個想到的部份。我們一方面在找門路,一方面在詢問建築師願不願意來幫我們做設計?
 
林思遠因為希望工程才真正認識慈濟,慈濟人在這重建工程的用心,讓他每一天都感動。(攝影者:陳忠華 地點:國姓國小 日期:2018/12/17)

最後由台視「為善專戶」資助,有了這些錢,我們才開始跟慈濟接觸,拜託慈濟來蓋。對慈濟的感覺就是從這一分緣開始,而真正接觸慈濟,是從整個建築開始。自林碧玉執行長跟我們接洽、我們請建築師設計、到證嚴法師確認、開始發包,是接觸最頻繁的時候。
 
學校建築特色除了鋼筋特別用粗以外,還用SRC鋼骨結構,基礎是用筏氏基礎,就是抗震的整個標的,建築物的底下是水池,平常收集雨水,我們有抽水機,可以抽水出來當作澆花來用。
 
那時的設計有很多形式,包含客家文化的型式,也就是客家三合院的型式,而國姓有百分七十多將近八十的客家人,最後我們採用這個型式。一個年級三個班,一到六年級,總共十八班,每班設計都是品字型的建築,三個班用四個單位,以輕隔板隔起來;三樓的採光更好,整個是玻璃採光,很少用到電燈。
 
迎百周年 慈濟見證
 
學校2000年建好,我在2005年考上校長,2007年到別的學校任職,2014年再回到國姓國小擔任校長,2018年連任,將成為國姓國小百周年(2020年)的校長。
 
似乎冥冥中註定,為了這即將到來的百週年慶,我得開始做準備。慈濟就來做「南投九二一希望工程回顧採訪」,我可以借用這些訪談紀錄做為我們百週年慶的一些資料及內容,幫助我成就這間學校的大事,而慈濟就是上天派來協助我的貴人。【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經過重建後的國姓國小,是當地學子最堅固又安全的學習保壘,讓小朋友能安全就學。(攝影者:陳忠華 地點:國姓國小 日期:2018/12/17)

 (文:黃淑惠、凌涵沛、 許麗珠 南投報導 2019/08/15)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