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時未出生 看展才識人間悽然

2019-09-11   | 蔡素珠
勤益大學一年級新生陳筱茹透過阮義忠老師的攝影作品,感受到九二一大地震對臺灣的衝擊與影響。(攝影者:楊凱誠,地點:臺鐵臺中站,日期:2019/09/05)
「我出生在921之後,不識人間悽然。」剛剛成為新鮮人的陳筱茹同學,在臺鐵臺中站看見慈濟基金會「莫忘那一年」特展,攝影大師阮義忠提供許多幀九二一地震攝影作品,陳同學感嘆那一場自己未曾經歷的大地震,竟是如此劇烈。

見證希望工程

九二一地震即將滿二十年之際,在臺中臺鐵站旅客出口處大廳,特別展覽攝影大師阮義忠黑白攝影作品「阮義忠921攝影展」;同時,在臺中草悟道也有一場「阮義忠921攝影展」與「慈善聯展」,聯展的主題是「921二十年 莫忘那一年-重生與展望」,展覽由慈濟基金會主辦,臺中市政府教育局、南投縣政府教育處、宜蘭市公所阮義忠臺灣故事館協辦。

臺灣攝影大師阮義忠先生在九二一大地震過後不久,來到災區觀察及關懷飽受驚嚇的孩子們,巧遇時任大愛電視臺總監姚仁祿,雖然婉拒了姚總監加入慈濟的邀約;卻因為看到慈濟志工在災區埋頭苦幹,又看到證嚴上人正帶領著志工如火如荼的幫助他們重建學校而深受感動。於是,阮義忠老師開始用鏡頭記錄希望工程,花了三年時間穿梭在南投、臺中。

適逢921二十年,以「阮義忠921攝影展」為主題,於臺中臺鐵站大廳展覽,讓熙來相往的旅客駐足觀賞二十年前攝影停格的時間畫面背後的故事。

留住往來腳步

家住桃園的勤益大學一年級新生陳筱茹,利用半小時的等車時間看展,經導覽志工解說,她想起開學日,校長也提到學校宿舍被九二一大地震震垮而重新蓋過。陳筱茹說:「我出生在921之後,不識人間悽然;一張張黑白攝影作品,我看到災難的苦與愛,也教育沒有經歷921的世代認識地震的可怕。」

而讀朝陽科大資工系的范同學則是出生在1999年,家住苑裡,常常聽媽媽提起九二一地震那一晚,媽媽懷裡抱著襁褓中的他,搖搖晃晃的往空曠處逃難。他看著一幀幀的照片,媽媽所描述的模糊場景瞬間變得具體清晰。

黑雲遮蔽午後的豔陽光芒,天色逐漸灰暗,雷聲由小而大,隆隆巨響夾帶著霹靂趴啦大雨聲,一陣突然急雨關住剛出站的旅客,李律師利用等雨停的時間走進展覽區,照片的場景喚醒塵封已久的記憶:「家住花壇,學校放地震假,媽媽不放心讀小學三年級的我一個人在家,就載我一起去員林上班,沒想到員林市區封鎖;有一幢醫院震倒,還有中山路往北的方向塌陷,雙線道變成一線道。電力恢復後,看到電視報導才知道很多地區比員林嚴重。」

李律師還特別深刻的是,很多同年齡孩子的學校塌了!甚至滅頂。很記得老師常提醒學生要惜福,因為災區的學生擠在操場的帳篷底下上課。李律師接著說:「長大後學法律,進一步探討九二一發生的遠因、近因,看到重建的畫面讓我很感動,我非常肯定這是一場成功的攝影展。」
「阮義忠921攝影展」於臺中臺鐵站大廳展覽,讓熙來相往的旅客駐足觀賞二十年前攝影停格的時間畫面背後的故事。(攝影者:楊凱誠,地點:臺鐵臺中站,日期:2019/09/05)

重生與展望

雨後的草悟道格外清涼,爺爺牽著小孫子散步在園道,看到慈濟大愛屋大門敞開,好奇的進入瞧瞧,一幀幀直幅長型海報吸引爺爺,他指著海報畫面:「看!樓塌了,當時爺爺在現場。」

「現場?請問您是……」慈濟志工好奇的問。「我是彭作奎,當時擔任農委會主任委員,那是世紀的災難啊!唉……。」彭前主委喟嘆的表示,地震的第二天就從臺北搭直升機進入災區,從空中俯瞰,無數的房屋倒塌,橋梁斷裂、道路隆起或塌陷,所幸總統下動員令,主委立即闢東勢林場一部分給慈濟使用,大部分作為安置大體的「停屍間」一具具的大體整齊排列形成一大片,真是慘不忍睹。

參觀大愛屋之後,彭前主委有感的說:「在園道看到慈濟搭建的組合屋,等於重溫當年林管處提供土地給慈濟為災民所蓋的組合屋。印象最深刻也很感動,慈濟志工像螞蟻雄兵,哪裡有災難就能看到慈濟的愛,這組合屋與現在的大樓比起來雖然簡陋些,但在當時可是最豪華、最溫暖的家。」

時間快速流轉,二十年過去了,當時的小災民現在都已經出社會了。彭前主委說:「人類自豪人定勝天,走過921我們學到甚麼?學會用謙卑面對大自然的挑戰,愛護地球,珍惜資源永續利用,在天災不斷中、在國際變遷中安居樂業。」【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二十年前時任農委會主任委員的彭作奎先生路過慈濟「莫忘那一年」攝影展,勾起賑災回憶。(攝影者:楊凱誠,地點:臺鐵臺中站,日期:2019/09/05)

(文:蔡素珠 臺中市報導 2019/09/05)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