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用愛展現奇蹟 莫拉克風災紀實

  • 首頁
  • 高雄杉林
  • 屏東長治
  • 屏東高樹
  • 台南玉井
  • 屏東來義
  • 屏東滿州
  • 電子書
  • 統計表
首頁 屏東來義 屏東新來義 新來義新生活 為排灣族寫新歷史
新來義新生活 為排灣族寫新歷史 列印 E-mail
屏東來義園區 - 屏東新來義
2014年 08月 06日  |  李委煌
來義鄉,是屏東縣八個山地鄉中人口最多的一鄉,也是全臺灣排灣族最多的一鄉。通往舊來義部落的山路兩旁,隨處可見傳統石板屋與陶壺、百步蛇雕塑圖騰;沿來社溪公路即可抵達知名的來義大峽谷,但接連風災將之重創得瘡痍滿目,觀光盛景已不復見。

植樹造林 護百年遠景

「我們所踩的路面下,以前可能就是種著花生、小米、芋頭的農田。」來義鄉巡守隊隊長江新昌說,土石流威力驚人,連長達一百公尺的水泥橋也摧毀了;他指著河床邊強調:「以前那裏有很多土雞城,觀光巴士一輛輛地駛進來,交通好塞的啊!」

11月以後接連數月的旱季是疏浚好時間,多輛怪手重機械在山林內隆隆施做著;江新昌以為,河床愈來愈高,是因為上游土石仍在坍方中,「再來一次大雨,恐怕又會釀成災情。」他真心認為,「人無法對抗大自然,所以更要好好保護;我覺得也別填土了,最好整個山林都別動了。」他領著巡守隊員一起植樹造林,希望以百年遠景來祈願山林恢復。

「人平安,最重要啊。」江新昌老家住在來義村西部落,儘管房屋未遭毀損,但在接連風災後,他也感覺害怕了,於是決心申請永久屋。

爭取永久屋 一起下山去

兩年多來,來義村民從不想遷居、爭取中繼屋、主張原地重建、抗議不願被劃入「特定區域」,到如今大多數人已入住永久屋等,過程一波三折。

莫拉克風災後,來義村村長洪嘉明領著村人與相關單位溝通協調重建事宜,原本沒有計畫下山,因此在紅十字會援建來義鄉二百三十二戶永久屋時,他和多數村民都沒有申請;直到凡那比颱風後鄉內災情更顯擴大,村民提高了危機意識,擔憂起住在山上的安全,洪嘉明才隨順大家的意願與需求,去年偕同來義鄉長、原民處副處長、縣議員、鄉民代表等人親蒞花蓮靜思精舍拜會證嚴上人,請求慈濟援建第二期永久屋工程。

「只要部落是真的有需要,哪怕沒經費,慈濟也會設法募款援建。」洪嘉明對上人的這席話,感到印象深刻。他坦言,得知慈濟同時間戮力賑濟東日本大震災,而臺灣永久屋建設經費龐大,他很擔心慈濟已無餘力援助,不意上人慨然允諾,令他相當感動。

有了上人的慈允,他才有勇氣正式跟登記遷居的村民說:「我們要準備興建第二期永久屋了!」去年底工程收尾前,洪嘉明還領著即將入住的村民們,分批同來為自己的家園鋪設連鎖地磚。

新來義部落位於新埤鄉的「南岸農場」,一期和二期共二百九十戶;洪嘉明說,這塊基地能容納五百多戶,而這正是莫拉克風災前所有來義鄉民的戶數;「至少來義鄉民搬進同一塊永久屋基地,會覺得好像還在山上一樣。」他現在的想法是:為了下一代的安全,大家就先遷下山吧!「說實在話,一直住在山上,危險啊!」

回應祖靈 呼喚返鄉生活

幾位住進慈濟永久屋的村民,趁著零工休假空檔,買了些飲料零食,在門前擺桌悠哉享受了起來。一起從受災最嚴重的來義村東部落搬下山來,一起分配到相比鄰的新屋,平日也一起在碼頭做搬運工,他們感情相當深厚。

對於部落未來,他們沒想太多,聊的不外乎是族人就業與孩子教育,只要生活安全安定,他們多半能隨遇而安。

屏東縣政府社會處社工員賴德華認為,無論住在第一期或者第二期的新來義部落居民,要面臨的不外乎孩子就學、青年就業與老人就養等生活與文化問題。他期待在部落管委會共識與同意下,發展能聯結原鄉山林與永久屋生活的創意產業及生態旅遊;而養生蔬果與家庭代工,也是可考慮的創業選項。

認識家鄉 了解部落文化

莫拉克風災後,廖莉華回到部落生活。她的父親是地位尊貴的排灣族頭目,身為長女,她知道自己早晚要世襲這個身分,但她十歲起就被送去平地求學就業,連原住民母語都不太會講,遑論理解頭目在部落裏的文化意涵,甚至對這個特殊的傳承抱持排斥感,「為何是我?」

當她從外地返鄉,和族人暫時被安置在屏東縣潮洲鎮的忠誠營區,偶然間報名了一個由女性影像學會舉辦的「庶民影像培訓營」,有了影像概念後,決定以「祖靈的呼喚」為題導演一部短片,記錄自己從外地走回部落,並在擔任排灣族文物館文化解說員的過程中,再一次去學習母語、認識家鄉並追溯部落文化的過程。

這支紀錄片在莫拉克風災周年前夕,於臺北「八八聯展放映成果展」中播映;風災滿兩周年時,她也入住紅十字會援建的永久屋,開始面對新生活的各種挑戰。而部落的婚喪喜慶,頭目都是座上貴賓,她更努力學習適應,以承接重責大任。

回首過往,「原來自己部落文化那麼豐富。」這是她於災後的新發現,「感謝祖靈敲醒了我!」

住進永久屋 穩固的依靠

從來義鄉山上搬到山下新埤鄉永久屋,根據族人說法,從日本統治、國民政府遷臺迄今,是排灣族歷史上第四次搬遷。

新來義部落距離舊部落車程約二十分鐘,六十五歲的陳美嬌在來義村出生、成長,每天都要騎機車回山上找朋友;身旁從丹林村嫁到來義村的媳婦說,年輕人在風災前早就習慣山上山下通勤往返,而今也是如此;但老人家以往能就近照顧農作,現在多半只能守在永久屋度日,她既怕婆婆在家無聊,卻也擔心上山的交通安全。

能在舊有情誼與熟悉的山林環境中生活,是人人的想望。被喻為「臺灣民歌之父」,同時具有排灣與卑南血統的歌手胡德夫,曾在〈大武山美麗的媽媽〉曲子裏,歌頌被排灣人、魯凱人視為聖山、大地母親的大武山——「哎呀!山谷裏的聲音,是那麼的美麗;哎呀!唱呀大聲的唱,山谷裏的聲音,你是帶不走的聲音,是山谷裏的聲音,有一天我們會回去,為了山谷裏的大合唱,我一定會大聲的唱歌,牽著你的手。」

歌聲悠悠,如今再度聽來,就像是傳達了族人對部落的深深思念,同時也紀念那些回不來的自然美景。

曹碧英感慨,嫁進來義村逾二十年,即使是大雨隆隆、石塊碰撞、甚至屋頂一角被大風掀起,她也未曾害怕過;但莫拉克風災後,只要有風吹草動,村長總會廣播籲請村人撤離,「現在住進永久屋,至少不必再提心吊膽了。」江新昌也抱著永久屋的門柱說:「這柱子很穩,像有種依靠,很放心。」

新住屋新部落,新來義人新生活;從入住永久屋那天起,他們遠眺著大武山,珍視著手上能握住的部落文化,正默默努力為排灣族書寫新歷史。

(文:李委煌 摘自《慈濟》月刊543期)
 

影音專區


Share/Sav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