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搶救地球行動 (參加總人數)
 
 
 
 
You are here:: Home
 
 

廣福環保班長 腦傷阿宏走出一片天

E-mail
會員評比: / 1
最差最好 
alt環保志工蘇高宏1961年生,居住桃園縣八德市,識字不多但個性憨厚老實。小時候一場高燒引發日本腦膜炎導致智力受損,這場病幾乎奪去他的生命……。被上蒼撿回來的阿宏,動作緩慢、反應遲鈍、脾氣又拗,無論是就學、當兵或工作,他的生命歷程就是迸不出一絲燦爛,直到慈濟的環保竄進了他的心門。

◎阿宏班長 每日準時「上班」

初秋的清晨六點多,灰濛濛的天空,帶著些許涼意,寂靜的街道顯得有點冷清,位於八德高城社區巷內轉角處這戶人家,鐵捲門已往上拉起,不遠處傳來幾聲犬吠聲,揭開一天的序幕。

「阿宏啊!時間不早了,還不趕緊準備去『上班』。」屋內傳來婦人的嗓音。

「好啦,我知道啦。媽!我要出門了。」一名年約五十歲的男子,手中拿著安全帽步伐緩慢的走出屋外,一臉憨厚的模樣理著小平頭,壯碩魁梧的身材,和他騎的機車的似乎不太協調,發動機車後,身影逐漸消失在街尾。他是廣福環保站的志工蘇高宏,大家都稱呼他為環保站的「阿宏班長」,今天一如往常出門做環保。

阿宏抵達大昌里環保點,機車停妥後,眼見地上堆滿資源回收物,隨即動手整理,動作緩慢卻駕輕就熟,整疊的紙板、一大袋的寶特瓶、鋁罐陸續搬上停在環保點旁的資源回收車。整理完畢後,坐上副駕駛座,隨著司機黃永進師兄到附近環保點,將平日搜集來的回收物堆疊上車。

貨車在巷弄間穿梭,幾趟車程下來,回收物搬上搬下,他早已汗流浹背,汗珠不斷從額頭滑落臉龐,而他手中依然沒歇著,只見雙手將整袋的瓶罐往車上一扔,繼續下一站的行程。

「雖然做環保會累,但是我的心情很快樂。」阿宏拭去額上的汗珠笑著說。

◎幼時腦膜炎高燒 智力受損未完成學業

快樂的阿宏,小時候卻差點沒了性命。阿宏在家排行老三,有位姊姊及哥哥,當他一歲八個月時,高燒不退引發腦膜炎,父母心急如焚帶著他四處求診,怎奈群醫束手無策,面對阿宏的病況不禁搖頭嘆息。眼見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醫生建議要動手術開刀挽救這個小生命。無奈家裡經濟拮据無力負擔手術費用,家人心裡已做最壞的打算。

帶著阿宏返家後,家中氣氛顯得十分凝重,阿宏癱軟的身軀就躺在大廳冰冷的地板上,僅存一縷游若浮絲的氣息,哀痛欲絕的父母在旁掩面哭泣,大廳裡不時傳來啜泣聲。

當時年幼的姊姊倚著窗戶,劃破空氣的沉默問道:「弟弟怎麼了,為什麼被放在地上?為什麼大家都在哭?」

「妳不知道嗎?妳弟弟已經……已經快……死了。」滿臉淚痕的堂姊哽咽說著。家人聽到這句話為之鼻酸,不禁嚎啕大哭。

「嗚……我的孩子……」親情難以割捨,媽媽終究不忍心,一個箭步彎身向前將阿宏緊緊抱起,往屋外狂奔,搭車再度就醫,當母親抱著阿宏步出火車站,一時之間茫茫人海,也不知往何處去?要找哪位醫生?只能無語問蒼天。

「誰能救救我的孩子?誰能救救他?」焦急的母親,心裡不停的吶喊著。

也許上蒼起了悲心,幸遇一位好心的路人對她說:「有位醫師醫術不錯,你可去找他看看。」急如熱鍋上螞蟻的倆人,抱持著一絲希望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二話不說立即前往。

醫師診察後,告訴阿宏的母親:「你的兒子應該還有救,我會盡全力救他。」她才鬆了一口氣,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不停的點頭道謝。

接下來的日子,一連串的往返看診與服藥,阿宏的病情漸有起色,身體狀況也愈趨穩定逐漸復原,遺憾的是智力已經受損,身體的平衡感也較差。

「感謝老天爺保祐,阿宏這條命終於撿回來了。」家人慶幸的說著,對他更加百般呵護。

由於父母親要上班,爺爺奶奶年事已高,照顧弟弟的責任就落在姊姊身上,姊姊知道在生命中不能再次失去弟弟,所以對他也特別關愛。

「阿宏乖,不要哭,姊姊揹你出去走走。」阿宏小時無法站立行走,總是在地上爬行,姊姊五歲時就用揹巾揹著阿宏四處走,直到阿宏上小學一年級。

「姊姊,功課我寫不完!」放學後,同學陸續回家,偌大的教室裡只剩阿宏留校慢吞吞的寫作業。

「沒關係,姊姊幫你寫比較快。」姊姊義無反顧的幫著阿宏做功課,這樣的場景時常上演。

因為發高燒智力受損,阿宏的程度遠遠落後班上同學,及至國中一年級,繁重的課業已遠超出他的負荷,在家人的商量下阿宏未再繼續就學。

◎福人天佑平安退伍 節省薪餉孝敬父母

當阿宏達到服兵役的年齡,最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郵差送來當兵通知單,讓家人心情忐忑不安。報到當天只好載著阿宏到營區,當面把他交給營長,將阿宏的狀況告訴他。離去後,沒想到第一天就出狀況。

「全體集合!」清晨六點,連長喊著。

「慘了,全部的人衣服都穿一樣,我怎麼知道在哪一班?」阿宏拿著臉盆站在水槽旁發呆,深感大事不妙,索性隨便插入一個隊伍。

「開始點名,報數!一、二、三、有……七十二、有、七十三、……七十三?」

「報告長官,七十三不見了!」

連長氣急敗壞連忙下令:「全體立刻出發去找他。」

正當大家找得暈頭轉向之際,角落旁突然蹦出一句:「報告…報告長官,我回來了。請不要處罰我……,我不會做匍伏前進。」連長看他氣喘吁吁又憨直的模樣,真是哭笑不得,原來阿宏跑錯營,跑到對面營了。

生性節儉的阿宏,當時當兵的月俸一千多元,每月固定存下五百元,退伍已存了一萬五。同袍見他手中數著大把鈔票,眼睛為之一亮,紛紛出口商借,阿宏昂起頭一撇說句:「不借!」,見四下無人時,連忙把鈔票塞進身上所有口袋甚至襪子裡,連忙搭車返鄉,因為這筆錢準備悉數拿回家孝敬父母。

「你這麼乖,當兩年兵還可以存錢,你是去搶劫喔!存這麼多。」看著阿宏從鞋襪裡一一掏出錢來,母親雖一臉驚訝,卻笑的合不攏嘴,覺得阿宏不但懂事,也是孝順父母的好孩子。

◎責任心重使命必達 用心記憶回收路線

退伍後的阿宏,在舅舅的鐵工廠上班,下班後整天不是看電視就是玩電腦,職棒節目和線上遊戲是他的最愛,也是每天不可或缺的精神糧食,固執的時候,脾氣拗起來暴跳如雷,搞得全家雞飛狗跳,大家都拿他沒輒。

哥哥蘇新長是慈濟志工,剛好家中有部廂型車,所以邀約弟弟一起到內壢的義美門市部載紙板,漸漸的阿宏覺得環保愈做愈起勁,久久載一次不過癮,往後,一有空檔就和志工隨車載運回收物,後來鐵工廠結束營業,阿宏更是全心投入環保。

2008年8月3日,離阿宏家只有五分鐘路程的八德環保站啟用,阿宏更是每天都到環保站忙進忙出,統籌環保站的呂理達師兄看他做事認真,就邀約他固定在環保站幫忙,阿宏義不容辭一口就答應。

alt每當有人通知環保站須調度車輛至環保點載運回收物。阿宏就會先了解那環保點附近的志工有哪幾位,可以出班的時間是白天或是晚上,每位師兄的作息時間他都瞭若指掌,搭配作息時間去排班。遇到缺人手的時候,他就隨時補位,隨車幫忙搬運。

環保站裡各項回收物只要堆滿了,他就聯絡師兄載去回收廠,不論大小事情處理的有條不紊。雖然識字不多,從不做筆記,為了便於記憶,他有獨特的記憶方式——他把時常聯絡的師兄取一個代表性的綽號;查電話號碼,他也從不看電話簿,他將電話號碼拆解後記在腦海中,還能倒背如流,這番記憶功夫常讓別人自嘆不如。

責任心重,交待他的事情配合度很高,使命必達,凡事親力而為,身體力行。有一回呂理達師兄帶他到觀音鄉硬塑膠回收廠,呂師兄告訴他:「阿宏,你第一次來,要記得認路喔。」

阿宏:「沒問題!大事交給你,小事交給我。」為了便於認路,阿宏從出發地開始,將沿路便利商店的招牌、旗幟、砂石場的太空包……,直到觀音鄉,所記下的目標不下二、三十個,整個地圖印記在他的腦海中。

隔了幾天,阿宏親自從八德騎乘機車獨自到觀音走一趟,確認熟知路況,他才放心。往後,派車出班到觀音時,他還能協助指引路途的方向。只要交待他的事情,他都很用心在做,也獲得大家一致的讚賞。

呂理達一提到阿宏,就讚不絕口:「阿宏在環保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論寒冷的冬天或下雨天,從早做到晚,做甲乎人足感心(閩南語,很感動的意思)。」他緊接著表示,師兄們只要電話一拿起來,聽到阿宏的聲音要派班出車,大家絕對配合相挺到底。

阿宏每天處理著環保站的大小事務,難免遇到難題。慈濟志工黃永進不僅帶領阿宏投入環保,更是他的心靈導師。

「黃師兄,這件事情你要想辦法處理……。」阿宏個性耿直又仗義直言,遇到難以處理的事情,心結打不開思緒也隨著打結,鬱悶下總會打電話給黃永進。

「我們要和人結善緣,以感恩、善解、包容的心處事。」黃師兄常以上人的法語來開導他,心結一開難題也隨之迎刃而解,過程中,阿宏學會「放下」,凡事不再執著,心情輕安自在,漸漸恢復昔日的笑容。

◎家人由疑慮轉為支持 影響爸爸成為大體老師

家中的父親眼見阿宏每天到環保站報到,一早就出門黃昏才回家,「事業」彷彿做很大,讓父親的心裡充滿疑問與不解,究竟是什麼力量讓阿宏做的這麼快樂?

有次父親到阿宏的姑姑家中作客,她不經意的提醒父親:「您不知喔!你兒子若去做慈濟,到後來會和我那個做慈濟的兒子一樣;不像是我的孩子,反倒成了『慈濟子』,整天忙得不見人影。」聽完姑姑的一番話,父親心裡對阿宏每天熱衷投入環保,抱持保留的態度。

「改天我就到環保站一趟,實地了解一下。」

佛誕日前夕,阿宏和父親在餐桌上聊著:「爸,這個星期日是佛誕日,環保站舉辦浴佛節的活動,有空的話來參加吧。」
聽到兒子這麼說,父親心裡想,剛好藉此機會去環保站一探究竟。

當父親踏入環保站的一刻,他很訝異,慈濟的環保站和他所認知做資源回收總是環境骯髒,不太衛生的刻板印象差很多。周遭環境清幽,令人心曠神怡;佛堂裡莊嚴肅穆的氛圍充滿寧靜祥和。志工待人隨和親切,對阿宏也很照顧。

回想這段時間,自從阿宏投入環保,回家的笑容變多了,發牛脾氣的次數少了,還會和父母暢談做環保的心得與趣事,大伙說說笑笑,家庭氣氛比以前更融洽……種種的改變,在環保站裡影響不只是個人乃至整個家庭,此刻,父親終於認同阿宏投入慈濟的環保志工。

2004年,阿宏的父親罹患肝癌,蘇新長時常帶著父親往返新店慈濟醫院看診;不料今年(2009)八月份開始出現血便的情形,緊急辦理住院治療,九月份病情持續惡化。

「在慈濟醫院看診,讓我多活了兩年,這裡的醫師視病如親,護士也很親切。往生後,我要捐出大體提供「病理解剖」做病理研究。」病榻前,父親獨自做出這項決定。

一時之間,家人不敢置信,以為聽錯,沒想到父親的思想早已超脫生死的束縛。在住院期間慈濟人的關懷點滴匯入心田,滋潤了乾涸的心靈,後來也常觀看大愛台,所以更加認同慈濟的理念,往生後願捨身為「無語良師」。

「新長,你要把弟弟(阿宏)照顧好,繼續讓他做慈濟我就放心了。」父親心中最擔憂的仍是阿宏,也是他一生的牽絆。

新長不禁紅了眼眶:「弟弟目前在環保站做得很好,你不用擔心。」

就在十月初,父親宣告不治,撒手人寰。對家人而言,無異是最沉重的打擊。

小時候經歷那場大病,目前在環保站重新開啟他人生的第二個春天。阿宏歡喜說道:「一切要感謝母親,當時沒有放棄小生命,才有今天的我。」

姊姊有些不捨地表示,雖然阿宏迄今未婚,但是家人不會擔心,因為他現在做得很好。「就算沒結婚也沒關係,就嫁給慈濟好了!」在這個團體裡,彼此就像一家人。

母親則笑瞇瞇的鼓勵著:「阿宏!你要繼續做慈濟喔!」

蘇高宏,從每天在家守著電視機的「宅男」,搖身一變成為「環保站裡的快樂班長」。在環保站,阿宏找到了屬於他的一片天空。

(文:許秀月 桃園報導 2009/12/18)
 
 
 
 
Share/Sav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