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搶救地球行動 (參加總人數)
 
 
 
 
You are here:: 慈濟環保 環保人物誌 每天「做」50元 蘇銘聰持續20年
 
 

每天「做」50元 蘇銘聰持續20年

E-mail
會員評比: / 1
最差最好 
alt有句話說「發心容易,恆心難。」這句話在台中后里環保志工蘇銘聰身上卻不適用。1990年8月23日,證嚴上人在台中新民商工的一場吳尊賢基金會舉辦的社會公益講座,一句「用鼓掌的雙手做環保」震撼了很多人,蘇銘聰也是其中之一,雖然期許自己每天「賺五十元」就好,二十年來的累積,確也令人佩服。

◎對的事 說做就做

「他們夫妻居然以為我是詐騙集團啦!」說這句話時的黃魏敏師姊,笑得好天真!「想當年要收蘇銘聰師兄的功德金,他們家我連續跑了三趟,好不容易取得他的信任之後,才收到的咧!」就這樣,蘇銘聰師兄和方碧師姊,跟慈濟結下了深深地緣。

慈濟志工黃魏敏師姊說:「我也曾帶他們夫妻倆坐慈濟列車回花蓮聽上人開示,從那時候起,他們夫妻就很護持慈濟。」

1990年黃魏敏師姊,帶著他們夫妻倆,去豐原高商聽上人開示,上人的威儀和言語,深深地懾住在現場聆聽的蘇銘聰,回到家裡跟方碧師姊說:「從今以後,我要戒煙、戒酒、不簽大家樂,把錢省下來,給證嚴法師做好事。」師兄說這些話,可不是一時的衝動,而是徹底的執行了,這一投入環保工作,到目前整整二十年。

「當年上人呼籲大家做環保,在現實環境中,我聽了聽、看了看,比較的結果,還是上人說的比較實際,所以我就決定做環保。以前哪有像現在,一直說要『救地球』,1990年,上人呼籲大家要做環保時,就是在救地球了!上人的智慧,令人佩服。」蘇銘聰把感動化為行動,也從中啟發了智慧。

環保志工蘇銘聰說:「『書』我是沒讀多少,大道理我也不懂,只知道垃圾一定要減量,有用的物質一定要回收再利用,像我現在用的、穿的,幾乎都是回收來的,你看!我有比人家差嗎?」

「我不要求多,只要認真做,每天有五十元入帳就好,算一下,二十年下來,是多少?」聽他這一說,還真忍不住,拿出手機的計算功能,好好地給它算了一下,結果是三十六萬五千元,這也應證了「積沙成塔,粒米成籮」的道理。

◎ 靜思晨語 心靈的法喜

alt每天早上五點起床,五點半準時收看上人的《靜思晨語》,六點騎著腳踏車,前往后里鄉中和村和興路的環保場,這是蘇銘聰從職場退休後,每天固定不變的行程。

這天清晨五點半不到,志工來到蘇銘聰的家,只見他還真像在課堂上乖巧的學生,正襟危坐的在看上人的《靜思晨語》。節目結束之後,他把腳踏車牽著、帽子戴著,前往和興路的環保場。

走入鋪著地毯的環保小路,迎著晨曦,撲面而來是一股股的桂花香,師兄停好腳踏車,推開鐵門,一堆「寶物」呈現眼前。

在早餐尚未料理好之前,銘聰師兄拿著掃把,裡外先打掃一番,垃圾整理好,用推車推到路口,就等著八點多的垃圾車來載。二十年來,每天反覆做著同樣的動作,這不也是一種修行,就跟禮拜「法華經序」的道理一樣,重複做著簡單的動作,這就是修行。

◎ 生命的至情 空中環保場

1997年后里鄉公所實施環保回收,后里的慈濟志工一度停止社區的回收工作,當各個回收點暫時停止運作的時候,蘇師兄依然堅守著崗位,經營著他們夫妻所謂的「空中環保場」。

alt「我們在家的門口放袋子,鄰居都會主動將回收物拿來放,如果裝滿了,我們就先將東西放到三樓,當囤積到一定量的時候,我兒子會跟他們公司借貨車,再將那些回收從三樓卸下來,載去私人的環保場賣,賣來的錢,再捐出來給慈濟。當年的收據我還留著呢!」銘聰師兄從抽屜拿出當年的收據,臉上那種「誠正信實」的神態令人動容。

「我有一隻大豬公(撲滿),我稱它為『愛心豬』,從它來到我們家,前後就被我『提款』兩次。」師兄把他稱為「愛心豬」的寶貝給「捧」出來。「第一次提款是九二一大地震,第二次,就是八八水災。九二一那一次,我們把它養得實在太肥了,重得都快抱不起來了。」

同修方碧師姊接著說:「那錢一掏出來,裡面的錢都發霉了,我還一一地將它們洗乾淨,才敢拿出去捐咧!」

他們夫妻倆的那分法喜和對人的那分尊重,應證了上人說的,要將布施物給予他人時,要有一分尊重跟感恩的心。

◎ 經者道也 解行並重

從2006年和興路的環保站成立以來,回收完之後的垃圾,都是蘇師兄在處理。但不接受錄影、不拍照更不接受訪問,是他二十年一直所堅持的,甚至每天做環保工作時,所要吃的、喝的,幾乎都是自己準備。

他就是這種「酷酷伯」的個性,但他愛上人的心,卻也那麼地真實,清澈如琉璃。這次他肯接受訪問,是因為志工告訴他,后里環保的溯源在他身上,不配合留下記錄,會對不起上人。因為他重複地說著:「上人做多久,我就要跟著做多久!上人做到一百歲,我也要做到一百歲,如果還有來世,我還是要跟著上人,就怕上人不讓我跟。」

「你做得那麼勤,上人又那麼慈悲,怎麼會不讓您跟呢?」
師兄說:「這你就不知道了!要當上人的弟子,戒律一定要守好。」
「那請問您!您是不是哪一條戒沒守好?所以……」說真的,這一問還真「冒險」,不知師兄會不會翻臉?只見他搔搔頭,表情有點不好意思。

alt「好啊!說就說吧!」師兄答得很乾脆,有點出乎意料,他說:「我非常喜歡唱歌,所以參加社區的歌唱班,歌唱班除了男眾之外,還有很多「歐巴桑小姐」,一群人在一起,有時候免不了會說些「五四三的」(插科打諢的意思),這就是犯戒!所以在我沒守好戒律之前,沒資格成為上人的弟子,這樣你瞭解了嗎?」

蘇銘聰師兄說:「因為早晚我都會看上人的『靜思晨語』,所以佛法我懂一些,但是這樣啦!我是『條條懂,句句生』(台語)。」

「不打誑語」、「對的事,說做就做」、「找到對方向,就一門深入」這就是蘇銘聰師兄。他這種護持慈濟、愛上人的心,就如同接引他們夫妻入慈濟的黃魏敏師姊所說的:「雖然他們夫妻還沒給上人授證,但他們的精神和精進,已經是上人的好弟子了!」

(文:王意秀 台中報導 2010/05/07)
 
 
 
 
Share/Sav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