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8月19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滌心垢、除習氣 懺悔人物故事 國內志工

我不會駡人 因為父母沒教

E-mail 列印
Next
「我以後一定要賺大錢……」從小有一餐沒一餐的童年記憶,讓邱士旭自小就立志要賺大錢……

住在屏東九如的邱士旭個兒不高,頭頂著些許斑白髮絲及中年發福的體材,臉皮因緊繃而更顯光滑,爽朗的笑聲搭配著有如彌勒佛般的笑臉,近五十歲的他看不出最大的小孩已經在上大學了。這次他帶著十九歲的次子邱榮寬一同參加靜思生活營。

「我從小就不會駡人,因為父母沒有教我。」雙親皆為聾啞人士的邱士旭自嘲地說。母親完全聽不到,父親則稍微聽得到聲音,所以表達不是很清楚,因父母親都是聾啞人士,邱士旭和兄弟姊妹們從小就常常受到同儕異樣眼光及排擠,大哥也因生處這樣的環境,長大後之後就很少回家,「不管他們是什麼樣子,這就是我的父母。」邱士旭郤從不因父母親的殘缺而感到自卑。

家貧而立志要賺大錢

「慈濟列車」開往花蓮途中,邱士旭小心翼翼地掀起封塵已久記憶寶盒時,平時開朗的他頓時眉頭一皺,窗外景緻依然向前替換,邱士旭的思緒卻乘上時光機慢慢回流。即使曾在小學三、四年級時,因打排球整個人向後仰摔造成腦震盪,這一摔也將他小時候的記憶抺去了一大半,但這一段他永遠忘不了……

「士旭,等一下我載你出去」每每聽到父親講這句話,他就知道要出去跟親戚朋友賖米了,一如往常,父親騎著腳踏車載著士旭前往,這次來到姑姑家。

「家裏長輩不在,我不敢作主。」已是姑姑家常客的父親也不忍為難姑姑,父子倆牽著腳踏車默默地離開,斷炊的困境全寫在父親的臉上,年幼的士旭看在眼裏,郤毫無所措。

回程途中,父親望著姑姑家的菜園佇立許久,「要不要拔?」這個問題在父親心裡反覆問了好多次,就在決定動手時,遠處傳來姑姑的叫聲:「哥,家裏長輩回來了,叫我拿米給你。」這一喊暫時解決了士旭一家六口的斷炊危機,一樣的場景也一再上演,在士旭心裏也早已埋下「將來我一定要賺大錢」的念頭。

存下第一筆創業基金

一心想要賺大錢的邱士旭,在高中畢業後即投入職場,沒有繼續升學,但士旭並未放棄學習,當時因在高雄工作,住在地下街附近,只要一有時間就到地下街書城看書,幾乎所有地下街書城的書他都已看遍,也因此涉獵佛教經文,當時才十七、八歲的士旭還一度起了出家的念頭,後因考量到父母親的感受而作罷。

十年下來,克勤克儉的士旭,終於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一百萬元,在他二十七歲那年順利地開設貿易公司,常常往來日本與臺灣。

然而好景不常,就在公司經營七、八年後,士旭事業、家庭兩得意之時,全球引爆金融風爆,經營貿易公司的士旭首當其衝,虧損了一、二千萬,多年的經營也在一夕之間付之一炬。

公司岌岌可危,已瀕臨破產的命運,種種的不順也間接地影響家庭,在一次和妻子爭吵中,士旭情緒失控出手打了妻子一巴掌,此時士旭的婚姻也面臨極大的考驗,所幸在士旭誠心懺悔並取得妻子的原諒,他向銀行借貸了三十萬元重新再出發。

東山再起的士旭不敢大意,為了節省成本凡事親力親為,儘管手頭並不寬裕,只要他到超市買東西,看到募款箱必會投入零錢,他希望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儘可能幫助別人。

接觸佛法改掉惡習

原本就對佛法有濃厚興趣的士旭,四、五年前經親友接引到高雄高樹鄉的「不動寺」禮佛之後,自此改掉抽煙、喝酒、交際應酬等不好的習性,也影響家人吃素。因做生意的關係士旭,常常在日本及臺灣之間飛來飛去,和親子間關係較疏離,但自從接觸佛法之後,士旭懂得用方法跟小孩溝通,關係也變得更融洽。

由於妻子去年(2011年)參與「經藏演繹」法喜充滿,回到家裏都會和士旭及小孩分享,甚至邀約家人參與慈濟活動,這次父子倆會參加「實業家靜思生活營」,也是由妻子鼓勵報名。

「以前不喜歡聽媽媽講話,現在媽媽改變了……,媽媽參與訪視也會把她所看到回來跟我分享,現在我覺得自己是很有福氣的孩子。」等著當兵的邱榮寬談起對媽媽的看法,也因慈濟和家人拉近了距離,這次他跟著父親一起來實業家生活營, 將是他邁向美好人生的第一步。【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鍾文英 花蓮報導2012/04/22)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