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1月19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佛法 即是我心依止處

E-mail 列印
Next
這次(3/16)與醫院同仁們一起回花蓮尋根的我,感觸特別的深,一路上從大林翻山越嶺來到花蓮,隨著群山及溪谷一幕一幕的在眼前晃過,我的心中卻是波濤澎湃,淚水也在眼眶中轉了不知多少回。

距離上一次回到精舍事隔八年多了,這八年來,在大林慈院工作的我,看似離證嚴上人這麼貼近,心卻是自我障礙得這麼的遙遠。這三年半載期間,偶而參與經典的手語演繹,當時內心參與的法喜,就如牽住了在狂風暴雨中飄浮的風箏中那堅韌的細線。

感恩上人及佛法沒有放棄我,讓我這破爛的風箏,在人生最低潮時找到了依止處,修復了我這四十年來被無知與愚癡腐蝕的心。也因為這段日子不斷的省思與懺悔,終於讓我走過藍色幽谷,找回迷失已久的赤子心,找回真正的快樂。

心靈神智難安 身如火宅心如煉獄

過去四十年來看似平順的人生,就在四十歲這一年產生重大的轉折;緣自去年(2013年)9月接生了一位小女嬰,小嬰兒剛出生時情況不是很樂觀,可能會有腦神經上的損害,為此我心裡感到非常難過與抱歉。從那天起,我每天總是為這孩子擔心與煩惱,多麼希望有奇蹟降臨;只盼這位小女嬰能平安度過每一個關卡,當時我起了一個心念,我要茹素一年,希望能將福報轉給這小女嬰。

然而,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的身體卻產生了變化,開始出現焦慮與恐慌。對原本熟悉的環境與工作,我感到害怕與惶恐;每天甚至害怕夜晚的來臨,床不再是放鬆休憩的處所,半夜總是在驚恐中醒來,在黑夜中驚慌失措。

藥物也一層一層加上去,西醫、中醫、民俗療法多管齊下地治療。當時,我需如往常般看診,但心裡彷彿多了一個惡魔來擾亂我的心靈,內心無時無刻都是在恐慌中度過。我痛苦難耐,心有如在刀在割,火在燒,慢慢的在吞噬我的心智。

有時會有難得的幾十分鐘或一小時的清淨片刻襲來,當清楚的思緒與沉靜的心靈來臨時,有如清風,這感覺讓我好快樂,好喜悅;然而,這感覺漸漸的離我越來越遙遠,我無法掌控我自己的心智,我不知這輩子能否再享受到如此沉靜的心靈。我感到好無助,我在老婆的懷裡與母親的膝下,不知哭泣了多少次……

就在去年11月23日,證嚴上人行腳到大林慈院時,我有幸能與上人見面,在上人的面前,我有如小孩般泣不成聲。上人給了我「心寬念純」四個字。上人在離開時,回頭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有如慈父般望著我,有著一股慈悲與不捨的暖流穿透了我的內心,我永遠永遠忘不了那一剎那。

接下來的兩個月中,我有機會參與了大陸山東的冬令發放及兩次的感恩戶打掃,在這過程中,我感觸到慈濟這大家庭的「人間有愛」,就如歌詞中寫到「感謝你給了我,溫暖的擁抱,讓我擺度過生命的低潮」,我開始調整自己,腦海中讓這歌詞一直在我腦海中縈繞;雖然焦慮和恐慌還是會不定時的襲上心頭,可是這溫暖的力量卻淹沒了我負面的想法。

感恩心撥雲見日 虔誠心鬱結自解

今年(2014年)1月26日,在高鐵上閱讀上人講述的著作《法譬如水》,書中有一段話震撼了我,那句話是「以感恩心接受業報。業既已造,消業之道,唯有甘願;若不甘願,又會冤冤相報。相反的,甘願還,心會更開闊,就不會有煩惱。所以有智慧的人,就有能力化解業報。為什麼能甘願接受呢?正是因為心中有法水。」我恍然大悟,我不再埋怨為何會得這種病、為何要受這樣的苦。這一切是我的因緣果報。

剎那間,原本有如困頓在地窖中的心神竟撥雲見日般,讓我領會到「這是我累生累世所種下的因,如今業力現前,我要虔誠去接受它,就算要我還半年、一年、甚至十年,我都願意」。有了此信念後,不可思議,綑綁我內心已久的焦慮與恐慌竟於一星期內漸漸地獲得解開,腦筋思慮也重獲渴望已久的清淨。

晨鐘起薰法香 棄舊習真快樂

接著,今年的農曆1月9日,開始「晨鐘起.薰法香。」扭轉了我半夜還會驚醒的恐懼。太太原本擔心我會不會太累,我說,「每天清晨,從歡喜的期待聽聞佛法中醒來,我不要再承受驚恐中醒來的痛苦」。在莊嚴的早課聲中,磁場的共振讓我找到心中的寧靜,並從上人的佛法裡,瞭解到人生的真諦。透過科技,讓原本中央山脈阻隔的屏障,變得沒有時間與空間的距離,讓所有的靜思弟子能如親眼見到上人,親耳聽聞佛法,這是何等殊勝的因緣。

愈去瞭解佛法,就愈覺自己的無知;愈是深入佛法,愈是覺得自己的渺小。過去四十年來追逐的生活,以為是「快樂的」,其實都是「苦」的根蒂,無明的貪、瞋、癡、慢、疑遮蔽我的內心,過去的人生智慧都被這樣的無明煩惱遮蔽掉了,也不知造了多少的業。

感恩這次生病的因緣,讓我深刻體會到「四真諦」。生病時是「苦」大家都知道,然而我們又何嘗深切去了解為何會生病,我們曾深刻的反省與懺悔嗎?我們有找到根本解決之道嗎?還是一味的怨天尤人,含恨而終?或是一味的隨順因緣,茫然過一生。「苦、集、滅、道」,修持佛法智慧才是最終滅除因緣果報之道。

當我們無病痛時,我們卻因有形的物質追求,或是無形的慾望驅使,這都是讓我們心靈陷於苦的泥濘中,卻還自以為是快樂的人生;就如佛陀、上人所說,我們的身體這小乾坤都已不調和了,就如火宅般,我們這些無知的小孩竟不知身宅的逐步毀壞,不知出離,卻還在屋內玩火嬉戲。這讓我省思現今恢復健康的我,還要再過著以前的生活嗎?好不容易將火撲熄,我還要在宅裡玩火嬉戲、讓它再引燃嗎?我不要,這樣的心理煎熬我害怕極了。

以前的日子,追逐名利地位,這到底讓我生活真正的快樂,還是處處是「苦諦」?我要追求的真正快樂是什麼?有這樣的喜樂存在嗎?答案就是「道」。從佛法中獲得慧命的成長,這就是心靈真正清淨,享受那份喜悅,心寬念純,輕安自在。

「上醫治未病、中醫治欲病、下醫治已病。」學醫的我,接受醫學教育這麼多年,治療過無數的病患,我曾省思過古人的訓示嗎?我有深刻去了解疾病的產生嗎?還是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現今有很多的文明病,醫療介入太多的藥物,這些身心方面產生的疾病,是否可以靠飲食、運動與心靈療癒來獲得緩解,這都值得去研究。

如今靠爬樓梯當每日運動的我,意外地改善多年的高血壓;也因為天天接觸上人的法並且勉勵自己「法在心中,法在行中」,這次的憂鬱症與恐慌的疾病已離我遠去,感恩亦期許自己更加精進,能將自己經驗用於病患身上。

(文:謝明智 大林慈濟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報導 本文摘自:《人醫心傳》2014年5月號)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