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7月02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拈花微笑 拼湊出破碎幸福

E-mail 列印
文章索引
拈花微笑 拼湊出破碎幸福
當頭棒喝轉心念
所有頁面
Next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花花草草意境幻化之間,與人結下一分又一分的善緣。每星期二下午,年歲已達領有老人年金的葉秀鳳,開著滿是花材的座車,從彰化前往慈濟斗南聯絡處,準備晚上七點鐘的靜思花道課。

教室裡,學員們圍著葉秀鳳,講解靜思花道人文後,她再指導學員們插花要領與意境之呈現。隨著手中花朵翻動飛舞,置入花器中,紅花綠葉各得其位,圍觀上課的學員聽、看、停之間心領神會,各個臉上展露出甜美的笑容,沉浸在美善的世界裡。

是什麼樣的力量,讓年過花甲的葉秀鳳,在花與志工中,自在快樂的行菩薩道?

如山之剛毅性格 在苦澀中淬煉

葉秀鳳身為家中長女,底下有六個弟弟和一個妹妹,父親任職於鐵路局。在1950年代裡,公務員還要養八個小孩是很辛苦,父親在工作之餘製作肥皂販賣,貼補家用;母親則負責一家大小雜務,並於清晨到鐵路局附近撿焦煤,供作家裡使用的柴火。一家十口人就擠在一間又小又簡陋的木造宿舍裡過生活。

因為是長女,所背負的責任也重。念小學時,葉秀鳳一大早就要起床,先洗完全家人的衣褲後,接著準備早餐,叫醒弟妹起床後才到學校。上學時刻,讓她盡情享受學習的樂趣,暫時放下了對家務的牽掛!

「上初中」對葉秀鳳而言原本是個夢想。幸而她在校成績優異,受到老師極大的讚賞與肯定,老師期待著葉秀鳳能去讀初中,她卻因為家中經濟困頓,怕父母繳不起學費,底下弟妹又多,必須要放棄升學。悶悶不樂的葉秀鳳,沒有報名参加考試,老師不捨地到家中關心,甚至要幫忙繳交報名費,看著這聰明乖巧的孩子,老師希望葉秀鳳不要放棄機會。

考試成績放榜,葉秀鳳不負老師所望,以高分考上彰化女中初中部,但是她並不歡喜,因為以家中的經濟狀況,父母是不會讓她升學的。然而能考上人人稱羨的彰化女中,卻輕易放棄實在令人惋惜,左鄰右舍知道後,無不極力向她的父母勸說,甚至主動出錢讓葉秀鳳註冊就讀——她終於圓了上初中的願望!

「踩著露出腳指的布鞋,推著破舊的娃娃車,裝滿父親做的肥皂,挨家挨戶送肥皂。」這是上了初中後的葉秀鳳,放學回家放下書包後要做的第一件事。沿途若有人在家,方便的就一手交貨一手收錢;沒人在家的,就將肥皂放在那家窗口,並在筆記本上註明住址日期及數量以備忘,改天再一起收費。這些歷鍊,陪伴著葉秀鳳度過青澀的青少年期,也一點一滴的蓄積了她日後的工作能量與經驗。

1959年八七水災,葉秀鳳正值十五歲。父親得知大肚溪潰堤,趕緊叫家中小孩都爬上屋頂,也以接力方式把鄰家小孩拉上屋頂,暫避惡水侵襲;父親當時還不畏傾盆大雨與滾滾黃水,沿路通知鄰居要避難。

雨,從早上六點到晚上下個不停!眾人整天粒米未進飢餓難免,而最令葉秀鳳難過的莫過於最珍貴的課本浸濕了!然而父親的所作所為,讓葉秀鳳了解在災難時,平安的人有責任協助受難者,這是一份使命也是一份責任,也鋪下了她日後的慈悲心路。

無常早現陷苦境 隨緣毋究消舊業

二十一歲經媒妁之言,與任職於鐵路局的許佇科先生結為連理。夫妻二人,一是公務人員,且葉秀鳳也有工作,家庭收入即為穩定,但為增加收入,兩人在下班之餘,還兼做家庭代工,努力賺錢要讓家庭更寬裕。膝下兩男一女,各個功課好又乖巧,這分平靜安定讓葉秀鳳夫妻無憂無慮,度過一段幸福時光。

有一天家人在吃過晚飯後,許佇科穿上咖啡色外套,騎著機車載大兒子到車站,要搭車回學校實習。

收拾碗筷後的葉秀鳳,走到客廳坐下來,就讀臺中一中的小兒子正看著電視。「你爸怎麼去那麼久還沒回來?」葉秀鳳剛問完這句話,電話聲響了,是鐵路局的人打來:「許佇科在家嗎?」葉秀鳳接起電話回答:「不在,他載小孩子去車站坐車還沒回來。」

對方急忙地說:「因為他口袋有證件,有人打電話來通知,您趕快到彰化基督教醫院!」葉秀鳳起先愣了一下,隨即全身顫抖著。

掛下電話,葉秀鳳衝到隔壁鄰居蘇太太家:「您趕快載我到彰基!」「為什麼?」「我不知道,鐵路局人員打電話來要我過去。」蘇先生說:「糟糕,我們剛才回來在路上有看到車禍,有一個人趴在地上。他穿什麼衣服?」「是咖啡色的外套。」葉秀鳳的五官糾結在一起,驚恐明白寫在臉上,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恨不得立刻看到先生。

本就已六神無主的葉秀鳳,心中祈求那不是事實。但是一到醫院急診室,見到病床上的先生,擔心的事既成事實,突如其來的打擊,整個人昏眩倒地。病床上的許佇科瞳孔放大,馬上轉送加護病房,儘管醫生護士極力的搶救,電擊器重重的壓在傷者身上,但是心電圖的波紋卻慢慢地變緩變平,終於在嗶的長聲後停了下來,呼吸也跟著中斷了。

晴天霹靂中,葉秀鳳告訴自己要勇敢、要堅強,但是淚水卻不聽使喚如潰堤一般。「往後的日子怎麼過?若有地洞可以鑽,擺脫現實該有多好?」在心理交戰中,葉秀鳳身體也出現了狀況,胃大量出血,整個人一直彎腰蜷縮,精神頹廢。「妳這樣不行,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孩子的生活也需要妳,」葉媽媽既心疼又擔憂的對著葉秀鳳說。

這場意外,肇事者一直推拖著不肯出面處理。親朋要葉秀鳳委請律師代為處理。葉秀鳳一面請律師,一面要工作。當出庭前找律師面談,卻見律師絲毫不以為意,沒寫狀子,態度也不夠積極,花了三萬元的律師費,卻沒有完成訴訟。

肇事者更是以花錢消災、漫不經心的態度對著律師說:「要多少?就比個數字吧!」葉秀鳳痛心地說:「好好的一個人被撞死了,這條命豈是用錢可以衡量的嗎?我不要!」

官司就這樣擱了一年,雖然律師說可以再上訴,但葉秀鳳已經認清現實冷暖,心灰意冷地選擇不追溯,放棄訴訟。那年葉秀鳳才四十六歲。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