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7月02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曾經滄海甘為水 湯阿根改錯人生

E-mail 列印
文章索引
曾經滄海甘為水 湯阿根改錯人生
走入慈濟天地寬
所有頁面
Next
「我這一雙手,銬過手銬;也是拿『法槌』的手。」是一位校長守護的心,讓他勇敢走出成長中的缺陷與苦悲勇;是一分善念與同理,成為法官的他護持著曾經犯錯人;是慈濟的溫暖與力量,讓他重新找回心靈的無限寬廣與寧靜。有故事的人最美;能說出來故事最動人,湯阿根師兄的故事,是一則美麗的故事。

童年流離 難解家事

從小就沒有了母親,父親又被徵去當兵,1936年出生於上海的湯阿根是由奶奶帶大的,他的童年歲月在戰火裡輾轉著。烽火漫天的日子,大多數的人都吃不飽、穿不暖,如果生病了,也只能掐掐自己的人中,殘喘地拖著。活下來,是幸運;活不下來,是宿命,湯阿根形容自己幾乎是在流浪、乞討中成長的。

今年(2012)已經七十六歲的湯阿根,總在夜深人靜、夢醒時分,悄悄起身走到書房,默默地凝視著書桌上奶奶的畫像,那是他託人畫的,他依然十分思念奶奶,奶奶給他的愛,是他唯一擁有過的親情。

1948年隨著父親隸屬空軍部隊提前進駐到臺灣,父親也續絃了,固執的他始終無法從嘴裡叫後母一聲「媽媽」,即使是被父親打到皮綻肉開也總是堅持吞忍,就在奶奶的心疼勸說下,湯阿根強忍著無奈,終於叫後母一聲「媽」……他隨即奪門而出,發狂地跑著,最後抱著村頭的大樹,傷心地哭喊著:「我為什麼要叫她媽媽?為什麼?」從那一刻起,他封閉了自己的心。

叛逆年少 校長信任

得不到愛的日子,他變得愈來愈叛逆,開始在學校裡耍太保;長得瘦小的他,為了保護自己,他比一般的孩子更逞兇鬥狠,行為更殘暴。他不停地轉學,高中一年級時就面臨快沒有學校可讀的窘境,他仍然止不住暴烈的性子,竟用小刀捅了人,後來以殺人未遂被起訴,最後法官看他年紀小,給予機會,以傷害罪判緩刑三年。

犯了案的湯阿根,想要繼續在台南市立中學就讀非常困難,謝新周校長隨即就找他去談話,校長聽著他的自白,也只要他好好唸書,他沒想到竟然有人願意相信他、接納他,湯阿根感動得向校長保證:「我答應您,我一定要……」

話還沒講完,校長連忙用手摀住他的嘴說著:「你照著你的意願去做,你的意願不用告訴我,回去繼續讀書。」年紀輕輕的湯阿根只能含著淚看著校長。

更生人生 努力翻轉

湯阿根再也不混太保了!他努力地用功讀書,考上了軍法學校法律系;畢業後擔任過十年軍法官、三十年律師、二十多年民意代表……他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回報那位被他視為恩人的校長。

「我這一雙手,銬過手銬,也是拿『法槌』的手。」是一分同理心的堅持,擔任過法官的湯阿根,對於犯罪的情景,他總是再三地斟酌,盡力給犯錯的人一個自新的機會。擔任高雄市議員期間,曾經為過一位即將被開除的國中生和學校說情,讓這個少不更事的年輕人能有繼續求學的機會。

八年後,一對父子來到他的議員服務處,這位年輕人穿著一身筆挺的軍服,向他行了一個帥氣的軍禮時,湯阿根愣住了,他問:「你是誰呢?」那位軍官拿出一枝老舊的鋼筆,說著:「湯伯伯,這是您當年送我的鋼筆啊!我當年就是用這枝鋼筆寫過悔過書的啊!」

「湯議員,當年要不是有您,我的兒子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老父親激動地說著,湯阿根頓時才回憶起這件塵封的往事,看著眼前 有著大好前程的年輕人,湯阿根彷彿看到當年的自己。

湯阿根走過了風華的歲月、奔騰的年代,也曾歷經競選高雄市市長的大風大浪。退休後,他把家中全部的書捐給了高雄市立圖書館,為的是拋開造就出擁有世俗名利的劇本;自廢武功式地主動撤銷律師登錄,並退出律師公會,為的是求「自在無憂」。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