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9月19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入經藏-法入心 法譬如水偈頌MV

地獄非虛言 受病告別業報

E-mail 列印
Next
「如果有人這樣鉤你的嘴巴,你不會痛嗎?」劉碧抬頭看著烏雲密布的天空,即將下起傾盆大雨的天氣,而先生仍是背起釣具、發動車子,她勸說著:「氣象報告都說颱風要來了,你還要出門釣魚?」楊忠義一如往常地不理會她,車子「噗」一聲揚長而去,看著揚塵中漸漸消失的車子,身為慈濟委員的劉碧只能默默祈禱,希望魚不要上鉤,希望先生少造些殺業。

無法就學 誤入岐途

1963年生於桃園縣龜山鄉的楊忠義,家中務農,有一個哥哥、五個姊姊和一個妹妹;家中共有八個兄弟姊妹,從小生活就很清苦,從有記憶開始,只要是農忙時期,每個小孩都要到田裡幫忙,尤其讀小學時,常常清晨三、四點鐘就被喚起床到田裡拔菜,菜洗好後一把一把的綁好,讓媽媽挑到市場去販賣;因此經常都是到八點才能進教室上課,早起加上睡眠不足,上課時只能與周公打交道,放學後仍是要到田裡幫忙,很晚才能洗澡、就寢,根本沒時間寫作業及複習功課,所以考試總是滿江紅,小學生涯就在補考中度過了。

老師覺得忠義是個腦筋好又靈光的孩子,若不繼續升學很可惜,於是與父母親溝通後,安排他將學區轉到青溪國中,一年級時他的表現還可以,但是慢慢的上課時又開始打瞌睡了,到了二年級就被分到所謂的「放牛班」,結果,打架、翹課成了家常便飯,忠義以肆業草草結束了國中生涯。

離開校園,忠義的第一份工作是做紙箱,做了兩年多覺得薪水太少而換工作,接著做過跟車的捆工、蓋房子的綁鐵工、板模工等許多的工作,印證了老一輩講的一年換二十四個頭家,回來吃尾牙還很早。

收到徵召服役通知時,忠義還是想瞎混等待報到,所幸在入伍前三個月,忠義突然反省到自己竟然未曾賺到錢奉養父母,於是到朋友的工地認真的做油漆工,第一次將賺得錢拿給爸爸、媽媽。好景不常,在當兵的日子裡,忠義學會了抽煙、嚼檳榔、睹博、改裝機車、飆車、見人不順眼就開罵等惡習,三教九流的弟兄朋友也隨之越來越多。

服完兩年兵役後,忠義到大姐夫做塑膠射出成型的工廠工作,正值年輕的忠義心中想的都是和朋友出去玩,而工廠常常需要加班,少了吃喝玩樂的時間,於是乾脆把工作辭掉,過著放蕩的生活;不管刮颳風、下大雨,一樣騎著機車出門到三更半夜才回家,而媽媽每天坐在門口,等候著心中的寶貝兒子回來,也從來不斥責他去了哪裡、做了些什麼事,只要平安回來就好。

禍福瞬息 皆因放逸

無常終於悄然而至,一次騎機車遭酒駕者肇事,忠義的左手骨折、左腳膝蓋亦嚴重粉碎性骨折,父母親急忙趕到醫院,看到父母憂慮的眼神,才知父母的深恩,他開始收歛自己,由於沒有健保又必須做復健,時間長達二年左右,全仰賴媽媽細心的照顧。在這段時間裡,透過出遊相識的舊識劉碧常常和其他朋友一起前來探望,經由朋友們的撮合,於1987年步上紅毯,忠義在二十五歲時成了家。

婚後,忠義擔負起家庭的重任,決定以油漆工為業,和以前的酒肉朋友漸行漸遠,這些人中很多人染上毒品,也曾經好幾次誘惑他,幸好有媽媽告誡他毒品千萬不能碰,因為母愛的不離不棄,讓他能懸崖勒馬、迷途知返,也因為家庭給他的支持,他才堅定的拒絕毒品。

二十九歲時,忠義在桃園縣觀音鄉另蓋房子安居,安逸的日子過久了,禁不起工地同事的邀約,他又開始賭博、釣魚、喝酒、抽煙、嚼檳榔,海派的他時常呼朋引伴在家中聚賭及喝酒。直到讀國中的兒子向他抗議:「每次假日都在賭博,吵吵鬧鬧的!」至此才有所轉變,雖然從此不在家裡賭博,但仍然繼續出外賭博。本來就喜歡釣魚的他更加沈迷,技高一籌的想盡各種方法讓魚兒能上鉤,不管妻子如何規勸,都不為所動。

找到了路 義無反顧

四十二歲那一年,忠義的爸爸往生,因為劉碧的因緣,來了六十幾位慈濟志工為爸爸助念,告別式也採用佛教儀式,慈濟志工的付出他看在眼裡、記在心中,劉碧趁機勸說,希望他把壞習慣都改掉,忠義當下回答:「不能釣魚、打牌,那我的人生不就變黑白的。」劉碧極力勸說:「進入慈濟做環保,保證人生會是彩色的。」

忠義開始參與環保回收工作,從一次一小時做起,志工們親切的互動讓他十分感動,他打從心裡發願:「這就是我要的!」欣逢感恩的五月,月眉環保站第一次舉辦浴佛活動,他全心投入場地的布置,聽聞到一句靜思語:「看別人不順眼,是自己的修養不夠。」讓他深有所悟,回想過往,真的是自己修養太差了,從此常常用以提醒自己;他並積極的開始上見習志工課程,一直到培訓加入慈誠隊。

決定要培訓時,煙、酒、檳榔、賭博、釣魚等必須全部戒除,他掙扎了一陣子,在志工潘雪珠及黃阿儉的一路鼓勵及陪伴下,於2007年成功受證,從此精進付出,承擔隊長,利用工作之餘參與訪視、法親關懷、協辦各項活動、整理環保站等,除了工作之外,幾乎所有時間都是在做慈濟。

承受罪業 蛻變羽化

然而,無常再次悄悄蒞臨,2010年8月,忠義因口腔不適到臺北慈濟醫院檢查,一星期後報告出來,證實是口腔癌;他坦然面對,與醫師溝通後立刻安排手術,原本預計要開八至九個小時的刀,結果開了十四個小時才從恢復室轉到加護病房,在這同時,桃園新觀地區的志工們齊聚月眉環保教育站,為他念佛回向,忠義在加護病房住了五天後轉到普通病房。

這次的經歷,忠義感受到自己就像在受地獄惡報,真的體會到了《慈悲三昧水懺》中說的:「地獄絕非是虛言,地獄盡現在眼前。」手術後第一次在鏡中看到自己的面相時,他嚇到了:「我怎麼會變成這樣?臉腫得像豬頭一樣!」當下心情低落蕩到谷底,但隨之馬上轉念,接受了事實,他說:「當業力現前時,要勇敢去面對它、接受它。」

在許多志工的關懷與鼓勵下,忠義出院後休息一段時間,他的身影又常常在月眉環保站穿梭,需要油漆勤務時絕對少不了他,他一定親臨現場,以他的專業領導著其他志工完成任務,愛灑活動、人醫會義診等,他都把握當下,愉悅的付出。

因為證嚴上人的開示:「不一定健康的人才能做得到,只要他有心、有愛,就可以付出。」這句話讓他不受病痛局限,而是以歡喜的心繼續付出,活動中總會聽到志工們對他的關懷:「楊師兄!你要多休息喔!」他也會以堅毅的語氣回答:「會的,不過我也要把握當下;做好事,怎能少我一人呢?」

透過行善付出,楊忠義不但徹底的革除了惡習,當面對性命交關的口腔癌時,他也如蟬蛻般,向昨日造成的種種惡業告別,如重生般的迎接今日之後的光明。【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彭緞妹 桃園中壢報導2012/06/23)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