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1月28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討厭當老師的人 當了老師

E-mail 列印
Next
「妳懂什麼?不懂就不要亂說。」「憑什麼管我?爸爸都不管我了。」小吉指著王碧玉的鼻子,愈說愈大聲,旁邊幾位小男生跟著起鬨是她始料未及。王碧玉隨即站在那兒不再出聲,臺下也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

「當老師最大的責任,就是可以把一個誤入歧途的孩子拉回來,是品性,不是課業。」王碧玉一臉認真地說著她的教學理念。很難相信,原本討厭當老師的人,卻因為父親的一句話,認真教起書來,一路走來歷經艱難,她說,自己是天生當老師的命。

家人呵護不寂寞

姊姊曾經是學校的模範生,令王碧玉十分嚮往上學,七歲可以入學時,她特別地興奮,第一天,穿著姊姊的舊制服,讓爸爸用腳踏車載她去上學。

梳著整齊的辮子非常可愛,同學老是喜歡抓頭髮、戲弄她。後座的小男生捉了王碧玉的辮子,「好痛!」她忍著沒吭聲。有一次升旗時,同學又扯她的辮子,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轉身甩了同學一巴掌,結果被罰站在司令臺上一節課。老師沒好氣地對她說:「把妳的頭髮剪掉,就不會再發生了。」從此,她討厭去學校、討厭頭髮被扯的感覺,也因此而剪了短頭髮。

因為髖關節挫開,王碧玉生下來就長短腳,左右腳相差六公分,父親最怕她待在家裡不動,常常帶著她出去打球,哥哥是學校棒球隊的投手,常和她練習打棒球,守著捕手的位置,一來一往投捕之間默契十足,從此,王碧玉變成哥哥的小跟班,她從不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

個子雖然矮小,但最喜歡撒嬌,說起話來嗲聲嗲氣,家人總因為她和人家不一樣,更是守著她、愛著她,要什麼有什麼,從來沒有提起腳的事。就算上了小學,每天放學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出去玩,而不是寫功課,一、二年級的功課幾乎都是姊姊幫忙寫的,王碧玉的成績一直都不是很理想。有一天,父親突然對她說:「玉兒!腳已經不好了,再不好好念書將來要怎麼辦呢?」

「奇怪?從小學開始常被同學笑『跛腳仔!』他還安慰我說,沒關係,不要跟他們計較!就算了,宰相肚裡能撐船,妳原諒他們的話,妳會過得更快樂!」所以就算被同儕取笑,王碧玉也不以為意,她一向最聽爸爸的話。原來爸爸是那麼擔心自己的功課,她似乎清醒了,從此變得安靜,認真開始讀書,她以滿分的成績完成小學學業,是班上的第一名。

愛如春風在身邊

不會鑽牛角尖的王碧玉也有心情不好的時侯,國三時穿著特製的鞋子,覺得自己走路的樣子很難看,有一天,她耍起了性子,「老師,我腳不好,不要參加升旗。」

「喔!妳腳不好哦,不想去就留在教室。」導師轉了頭對另一位同學說:「王碧玉志願留守,教室裡只留一個人就可以了。」

一下子教室裡好安靜,心情怎麼突然覺得好落莫;過了三天,終於忍不住跑向操場和其他同學一起升旗。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上體育課時,「老師,我腳不好,不要跑步。」王碧玉準備討一頓挨罵。體育老師望了她一眼,「如果妳認為妳的腳不好,就不要跑,去休息吧!」就這樣,王碧玉就坐在那裡看人家跑。同樣地,沒有責備,原來,老師都很疼愛她,似乎良心受到苛責,不禁暗自下了一個決定─-以後不再任性、不再調皮搗蛋。

王碧玉善良的本性,因為老師們的包容被啟發了,順利考上臺中女中,因為喜歡農業,選擇中興大學農藝系就讀,並於1988年結婚。

恃寵而驕的親情

錢,對一般人是不可缺少的,王碧玉卻直到結婚後才有體會。在婆婆眼中,她是長短腳的殘疾媳婦,也是「外省囝」,無論她怎麼努力,婆婆總是嫌她這樣不好、那個不對。

未婚時,王碧玉是家人的心肝寶貝,要什麼有什麼,吃的用的都是家人準備好拿到手上,不知道什麼叫沒有錢?也不知道錢是作什麼用?婚後,婆婆一天給她二百元打理全家人的三餐,為了錢,她必須開始兼差當家教老師補貼生活費。家教的學生愈來愈多,生活就在批改作業、家庭主婦忙碌中度過。

父親對王碧玉說:「每天這樣教學,倒不如去當個正式的老師,有固定的收入,以後就不用愁生活費。」為了取得教師資格,她利用晚間進修教育學分,終於在1992年順利成為小學老師。

1996年,最親愛的爸爸因手術失敗而撒手人寰,突來的變化,讓王碧玉深受打擊,一直無法從悲傷中走出來。

以前回娘家時,爸爸總是說,「孫子好可愛,要我多睡一點、多吃一些,坐車之前硬塞錢在我手上,說是給孩子買補品的……」談到父親,王碧玉有許多的不捨及思念。直到1998年,慈濟舉辦「教師研習列車」,學校的教學組長拿著一分公文問她要不要去?「什麼是慈濟?連聽都沒聽過。」抱著好奇姑且聽聽的心態,她第一次接觸慈濟。

愁眉終能得開展


臺上,慈濟志工呂美雲在分享「靜思語教學」,所講的理念與自己的好話教學居然不謀而合,王碧玉開心極了,心想:「把那些教學方法記下來,能在班級實施儘量就在班級實施。」

王碧玉加入「慈濟教師聯誼會」(簡稱教聯會)共修,也帶著孩子參加慈濟所舉辦的「親子成長班」及合唱團。一段時間過去,慈濟人從家庭教育到個人生命故事的分享,王碧玉認為這是慈濟特有的藝術,自已的視野因此變得更廣了。

有一天,王碧玉接到慈濟志工楊愛玉老師的電話:「教聯會要到花蓮靜思精舍『尋根』,幫妳報名了喔!」幾年來,王碧玉一直努力掙錢,計劃想跟先生搬出婆家,經濟壓力使然,少有休息放鬆的機會,沒去過花蓮,到那兒看看也不錯。

二天的時間很快就結束,營隊圓緣的時候,證嚴上人對參與的老師們開示,這是她第一次見到上人,她覺得沒有什麼特別,上人說了什麼她完全記不起來。

一趟花蓮回來,楊愛玉常常打電話對她說:「上人需要有人幫忙,妳一起來承擔好嗎?」「受證是承擔的開始,孩子還小,我可以嗎?」王碧玉無法爽快地答應。

「受證是為了更深入了解慈濟,老師之間彼此互相交流,如何將『品格教育』普遍落實在學校,做就對了,不要想太多。」楊愛玉不因此放棄繼續說。經不起楊老師三番二次打電話,王碧玉在2006年受證為慈濟靜思語種子教師,皈依上人。2007年受證為慈濟委員

天生當老師的命

今年(2012年),王碧玉擔任三年級任導師,她笑稱自已像中了樂透彩券一樣地意外,因為吵鬧、罵髒話樣樣都會的學生,全在她的班級。不知何時班上被冠上「排灣族」的外號,因為班上排隊時從來就沒整齊過。

「小吉,你不要罵髒話,可以安靜一點嗎?」王碧玉站在講臺上一臉嚴肅地說,心想老師的威嚴應該有制約作用吧。以前是合唱團的團員,很習慣用丹田唱歌,因此只要用丹田稍微用力一下,聲音就很驚人了。

「妳懂什麼?不懂就不要亂說。」「憑什麼管我?爸爸都不管我了。」小吉指著王碧玉的鼻子,愈說愈大聲,旁邊幾位小男生跟著起鬨是她始料未及。教室內鬧轟轟像極菜市場,呵!一點效果都沒有,反而變本加厲,為了鎮壓他們的跋扈,她有長期抗戰的準備,隨即站在那兒不再出聲,臺下也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看著這幾個起鬨的小男生,王碧玉想起幾年前的事情……

曾經對孩子採嚴苛的教育,高標準要求學生的功課,對孩子的要求高,達不到時就動手打,自己邊打邊哭,對品性不好的學生很兇,功課不好的學生沒寫完作業不准回家,是啊,我是媽媽也是老師,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們好!

王碧玉對自己說:「我是天生當老師的命啊!」看著安靜的學生,她莞爾一笑說:「來,我們繼續上課。」【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陳秀雲 高雄鳳山報導2012/07/24)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