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1月20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磨難當助力 心開轉好命

E-mail 列印
Next
「人是什麼命?妳是什麼命?吃無三把蕹菜,也想跟人家做志工?」「妳頭殼壞去,吃自己的飯,做別人家的事……」當先生冷嘲熱諷的數落,刁秀麗總是隱忍下來,內心不斷地告訴自己:「隨他罵吧!就當做是消業!」

二十年過去了,先生雖然偶而還會發發小勞騷,但已不再極力反對;刁秀麗常笑說:「他是我的逆增上緣,我感恩他幫我練腳力(臺語)。」年逾七十歲的她,每天開心做環保,並定期一個月兩次前往大林慈濟醫院當志工,對於先生加諸於她身上的種種磨難,心開意解,沒有怨懟。

遇人不淑 賭害危全家

從二十歲踏入夫家,刁秀麗就得扛起整個家庭的生計,還要應付不時上門催討債務的債主;好賭成性的先生,是她生命中最大的磨難……。

黃昏時刻,拖著一身疲憊,剛從建築工地返家的刁秀麗,一推開家門,眼睛還來不及適應室內昏暗的光線,即聽到冷冷的問話:「妳回來了,快來把妳先生的賭債清一清!」當下的她,焦急地來回張望。

「阿母!」昏暗中,傳來孩子顫抖的叫聲,秀麗尋聲而望,看到了年邁的公婆及孩子瑟縮的身影,心中的驚恐才緩解下來。疲憊與無奈的她,主動問對方到底欠了多少?債務的數字,幾乎是她一個月做水泥工的工錢,她心裡猶豫著:「還了債,全家的生活費就沒著落?」為此,她試著跟對方打商量:「先生!歹勢啦!我有一群孩子及老人家要養,可不可以先還一半?」

對方看著她及身後的老幼,嘆了一口氣,幽幽地說:「我不想為難妳,那就先還一半,剩下的我下個月再來收。」當債主拿了錢離開,她並沒太多時間難過悲傷,因為她還得張羅一家老小的餐食。

夜深了,當先生滿身酒氣回家,刁秀麗忍不住心中怒氣質問他,換來的是拳腳相向。而公婆對於兒子脫序及不負責任的行為,也完全無可奈何,只能在一旁勸慰她說:「隨他去,順他就好,妳不要跟他吵,就不用討皮痛。(臺語)」

變本加厲 身心受煎熬

先生雖然會不時地跟秀麗要錢花用,但只要她說沒錢,他頂多是咒罵幾聲,隨後識趣的走開,但是後來的情況卻有了改變。

這一天,刁秀麗下了工回到家,張羅全家晚餐時,即聽到有人重重地甩上門,隨後氣急敗壞的咒罵聲,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來到油煙瀰漫的廚房:「妳身上有沒有錢?有的話,趕快拿出來!」刁秀麗下意識緊護著腰間的密袋,轉頭冷靜地回說:「你賺錢又沒拿回家,我賺的又不多,一家子七、八個人吃飯已經不夠了,那還有錢啊?」沒想到他惱羞成怒,惡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隨後轉身進入房間,就是一陣翻箱倒櫃。

秀麗緊挨著房門,看著房內發生的一切,一翻折騰之後,在她還來不及反應,他回過身衝了過來,緊抓著她,胡亂地在她身上翻找,不一會兒,終於讓他找到腰間密袋裡的錢。刁秀麗死命拉著他,他卻毫不猶豫地將她用力推開;一個踉蹌,她重重的跌坐在地上,眼睜睜的看著他拿走家中僅有的現金奪門而出。

這樣的日子,日復一日的上演著,身心飽受煎熬,對婚姻生活萬念俱灰的秀麗,曾經想從建築工地十幾層樓的鷹架上縱身一躍;但是想到家中嗷嗷待哺的幼子及年邁的公婆,隨即打消尋死的念頭。

惶然人生 遇善法重生

為了不讓先生搶走她辛苦賺來的錢,不認識字的秀麗,麻煩了解她處境的朋友,幫她將錢存在銀行裡;除此,她還背著家人偷偷地跟會儲蓄,就算先生使盡各種方法跟她要錢,也往往得不到任何甜頭。有時候先生被逼急了,還會恐嚇她說:「妳就不怕我還不了債,會讓人家剁手剁腳?」

也因為秀麗不再處理先生的債務問題,讓年邁的公婆不禁憂心起家中的狀況,是不是難以為繼?孝順的她只能對他們說:「這輩子,只要我有一口飯吃,就不會讓您餓著,您放心!」她胼手胝足地努力撐起這個家,之後夫妻倆除了偶而發生擦槍走火的爭執,雖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兩人幾乎毫無交集。午夜夢迴時,她曾感嘆自己為何會落到如此境地?但只要想到孩子及公婆,那一分無奈與自憐,就會被現實的壓力磨蝕的無影無蹤。

十幾年後,當年邁公婆相繼往生,四個孩子也成家立業,辛苦大半輩子的刁秀麗,卻陷入前所未有的空虛感。每天看著先生還是沉溺於賭博,對婚姻徹底失望的她,開始跟朋友參與寺院的法會共修,也因此認識來寺院收回收的慈濟志工,而志工收回收的身影,讓她想起公公在世時,常以撿回收販賣來貼補家計。但不同的是,志工做回收工作不是營生,而是用來布施行善。

經濟不甚寬裕的秀麗心想:「那我也來做,這樣就可以做好事。」學佛多年,卻苦無管道可以付出,能做環保讓她猶如找到奮鬥的目標。

歡喜投入 業轉好命來

「人是什麼命?妳是什麼命?吃無三把蕹菜,也想跟人家做志工?」「妳頭殼壞去,吃自己的飯,做別人家的事……」當先生冷嘲熱諷的數落,她總是隱忍下來,內心不斷地告訴自己:「隨他罵吧!就當做是消業!」

雖然在寺院中拜佛禮懺多年,刁秀麗對於深奧的佛法總是一知半解,直到聽到證嚴上人的開示,她才心領神會;她感慨地說:「我先生是『無明罩頂』;而我跟他是『相欠債』,所以我要歡喜還。」除此,她更用心做環保,因為上人說:「做環保是垃圾變黃金,黃金變愛心,愛心化清流,清流繞全球。」她覺得善知識要護持,並以此回向自己的先生。

除此之外,當大林慈濟醫院籌建時,秀麗聽到志工發起「金塊換磚塊」,她隨即將積攢多年的一包黃金飾品捐出;單純的她,只有一個想法:「救人跟救心一樣重要!」

年逾七十歲的刁秀麗,現在每天開心做環保,並定期一個月兩次前往大林慈濟醫院當志工;在當志工時,當看到許多比自己年輕的人飽受病苦摧殘,她即慶幸自己有健康的身體能夠付出。刁秀麗心有所感地說:「到醫院當志工,才深刻體會人生八苦,病苦為最。」也因為如此,她對於人生過程中所遭受的磨難,心開意解,不再有怨懟。

二十年過去了,先生雖然偶而還會對她發發小勞騷,但已不再極力反對她做志工;甚至有時在她忙不過來時,也會出手幫忙整理環保回收物,對於他的改變,刁秀麗滿懷感激。她常笑說:「他是我的逆增上緣,我感恩他幫我練腳力(臺語)。」對於未來,她不敢多想,只希望自己能把握生命的每一分秒做慈濟。【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胡青青 高雄報導2012/11/29)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