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0月21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無常過招 什麼讓她變勇敢

E-mail 列印
Next
「如果沒有做慈濟,現在我一定躲在家裡哭。」無常一而再地考驗著陳素珍,她感恩做慈濟讓她「變得勇敢、想得開」。

陳素珍,南投埔里人,1951年出生,2006年元月受證委員。育有兩女一男。1999年,5月婆婆病逝;9月大地震,她的家倒了;11月先生食道癌往生。兩年前,好不容易浪子回頭的大女兒,卻遭車禍往生。9月,她罹患了肺腺癌。生命中無常劇本不斷地上演,但有法水的潤澤,她沒有怨,只有感恩……

緣起緣滅無常觀

2010年10月初,正當陳素珍在埔里聯絡處參加精進共修時,接到兒子的緊急電話,「姊姊車禍,人在臺中慈濟醫院急診……」。

趕到醫院時,醫師解釋說:「她沒有身份證明,但為了搶救生命,於是不等家屬來就先幫她開刀。」陳素珍感恩醫師的慈悲,即使女兒再也沒有醒來,但她還可以和女兒相處四天,而不是看到一具冰冷的屍體。

不捨女兒的驟逝,但是她沒忘記上人的開示:親人往生時,若為他傷心,會增加他的業;要為他祝福,讓亡者靈安。所以在女兒靈前,她跟著大家念佛,但內心的悲慟實在壓抑不住,只好一個人躲到洗手間哭泣。

出來的時候,瞥見隔壁一對年輕夫婦神情悲悽地凝望著往生被,被下是一具小小的身軀。她過去膚慰他們:「我們要為孩子祝福,一起為孩子念佛。」當下,孩子的父親放聲痛哭。不久,法醫過來驗屍,孩子是被倒車輾斃的。冷不防往生被一掀開,叫人怵目驚心。「那是一個約兩三歲的孩子,面目全非。」

車禍那天,肇事的司機曾經過來醫院探望,眼看著司機一顆惶恐又驚慌的心,看著司機的手在發抖,陳素珍反而安慰他說:「你不用擔心,你念佛迴向給我的女兒就好了,你回去安心的開車吧!」

「可是過幾天,香如就走了……」女兒往生後,臺中潭子的慈濟人前來助念,一批接著一批,「女兒這麼有福報,有這麼多師兄師姊的祝福,實在很感恩。」

辦完女兒的喪禮,夜深人靜時她想到那對夫妻,孩子跟他們只有兩三年的情緣,而「女兒陪了我三十三年,我還不滿足嗎?」況且,女兒腦部受傷但面容完好,入殮時莊嚴的面容,彷彿靈堂前的地藏王菩薩法像,她知足了。

浪子回頭金不換

「日出東方消昏暗,浪子迷途能知返。」每唱到這段偈頌文時,陳素珍難免又想起了大女兒香如。

「香如很聰明,成績很好。」但上了國中後變得愛玩,為了讓她遠離那群朋友,升高中時,便讓她到臺中就讀。但她愛玩的個性並沒有因為轉換環境而改變,不僅逃課,還染上了毒品,讓陳素珍夫婦心痛不已,將她休學、轉學依然不能喚回她迷失的心,但媽媽對女兒的愛不曾稍減。

有一天,陳素珍無意中看到大愛電視大愛劇場《小蓮的故事》,小蓮負氣離家當了妓女,為麻痺自己而吸毒,也曾幾度殺人,身世十分坎坷。當電視call in節目時,有很多人都說:「我家也有一個小蓮!」她感到一陣心酸,「我家也有一個小蓮啊,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小蓮?」

為了買毒品,女兒四處借錢。有一回,地下錢莊來討債。她替女兒還了錢,但懇切地拜託對方:「我女兒還小不懂事,婆婆住院也要花很多錢,請你以後不要再借錢給她。」對方很不好意思的說:「我也有跟妳女兒說不要一直借錢,但是她都說沒關係。」雖然後來對方就沒再借錢給她,但女兒還是有借錢的門路。因為擔心女兒為了還債而去販毒,陳素珍一再地幫她還借款。

一次,女兒撞壞了租來的車子,送修二十多天,租車行老闆要求每天的租金照付,連修車費一共要二十多萬元。陳素珍去跟阿姨借錢,也傾訴心中的苦楚。阿姨安慰她:「沒關係啦!飼著浪子,卡贏飼著養到傻子(臺語,生到浪子,總比生到傻子好。)因為浪子還會回頭;傻子,就得照顧他一輩子。」她盼望著「何時女兒才能浪子回頭」。

為自己與女兒圓夢

因為女兒吸毒,有時她會去請教員警。「如果妳發現她有毒品,要告訴我們,才有證據抓她,讓她去戒毒。」

「妳是香如的媽媽嗎?妳要救女兒嗎?」接到陌生人的電話後,陳素珍由弟弟開車火速趕往告知的地點,「那時女兒發燒、昏睡、奄奄一息。」輾轉送到臺北醫治,才挽回一命。「那段日子很苦、很操勞。」陳素珍難掩疲累的心情。

有一天,當她發現女兒在家裡藏了毒品時,她內心掙扎不已,但不忍女兒一再被毒品摧殘,「我要救女兒!」於是她鼓起勇氣報警。因為女兒是假釋再犯,被關了三年多,這期間家人不斷的寫信、探視給予鼓勵打氣,女兒終於擺脫了毒品。「當初如果沒有救她,她會更慘。」

三年多前,女兒開始正常上班。每天她都會撥電話「媽,妳要早一點睡,把身體照顧好哦!」「女兒很會撒嬌,有一次她寫卡片說『下輩子還要當妳的女兒』,我告訴她不要,『下輩子妳一定要做慈濟!』。」

中秋節那天,很難得的,女兒回家陪她過節,還回老家賞月。那一晚女兒非常的開心,不斷地訴說她的童年時光。隔天早上母女倆一同看電視,新聞播放海地大地震後殘破的景象,女兒看了心疼,「海地好可憐哦!」就要回臺中上班時,她跟陳素珍說:「以後我每個月要捐一千元國際賑災,幫助他們。」「感恩哪!那妳自己填資料。」女兒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後,道了再見,那是母女最後的對話。

她記得,女兒拿到統一發票時,時常對她說:「如果中了兩百萬,我要幫妳捐榮董。」她告訴女兒:「中了獎,妳先幫自己捐榮董,等妳賺了錢再幫我圓榮董。」女兒往生後,她拿了對方的賠償金為女兒捐了榮董,希望她帶著善心善念,再來做一個能助人的菩薩。後來勞保撫卹金下來了,陳素珍用那筆錢為自己捐了榮董,「那是女兒賺的錢,我圓了女兒為自己捐榮董的夢。」即使因為九二一地震家毁,為重建住家背負龐大的房貸,「那是女兒的錢,我不會把它拿來自己用。」

「浪子真的回頭了,但還是離開了,不過她只是換個地方。」她感恩女兒讓她的人生有這樣的磨練,「女兒在人生的最後發了很大的善願,相信她已經投生到很好的地方。祝福她!」

接二連三的打擊

小時候陳素珍的氣管很不好,若是感冒就喘個不停,學校離家還要步行一小時,體弱多病的她只念了三年小學,期間還常請假一兩周。因為書念得少,她頗感自卑,也因此遲至二十八歲才走入婚姻。

婚後,她在家裡為人做衣服,先生與公公開中藥房,三個孩子也相繼出生,生活安定而幸福。

雖然大女兒後來讓她不斷操心,但一家人相處和樂,日子還算是平順中度過。只是無常悄悄來臨;1999年5月一向身體極好的先生罹患食道癌住院手術,婆婆又病重住院,讓她蠟燭兩頭燒,她也生病了,一直暈吐。那天早上,她端著稀飯走在醫院的大樹下,「不行,我一定要把這碗稀飯吃下去才有體力。」她吃了吐,吐了再吃。「先生、婆婆都在加護病房,我不能再倒下去。」

8月,生病三年的婆婆走了。婆婆一走,小姑們就為婆婆留給先生的一百萬起爭執,「是妳媽媽交代,要彌補她生病三年來,妳弟弟照顧她、為她花了很多錢。」親戚們見證力挺也無效。9月21日大地震,五層樓住家倒了,連娘家也無法倖免。地震時她和先生在醫院,逃過一劫。先生病重時寫下字條:「我要回家」。「哪裡還有家呢?」唯一沒倒的就是婆婆名下的一間車庫,但內部毀損嚴重。

傷痛還來不及撫平,11月,四十九歲的先生往生了。這時家族們建議她「妳去將車庫整修,就住那邊。」沒想到住進去後,他們卻要租金:「妳拿媽媽那一百萬去修理房子,而且房子是大家共有的,所以要付租金五千元。」扣除她自己的一分,每月要繳四千元給他們。

遭逢如此巨變,身邊一無所有時,身邊的親人沒有安慰,只有爭奪,「她們為什麼這麼無情?」一記記重擊狠狠揮來,讓柔弱的陳素珍難以招架,每天以淚洗面,夜晚時常在哭泣中醒來。心力交瘁的她每天起床後就癱坐在沙發上,了無生機。心境漸漸影響了身體,出現了甲狀腺機能亢進,常常喘不過氣來去掛急珍。四、五年的時間她都奔波在醫院之間。

是為母的責任心讓她沒被擊垮,「我還有三個孩子,我要勇敢!」同行鼓勵她考取藥商資格。為了養家餬口,她忍著身心苦痛,顫抖的手幾乎連名字都無法寫,她一筆一畫地填了報名表。每天四點鐘她就起床背誦那一堆艱澀的藥名。皇天不負苦心人,她拿到了執照,便接手先生的藥房事業,挑起一家的經濟擔子。但她的心始終是封閉的。

兒子為母開啟心門

兒子陳開湧為她點亮了心燈。兒子就讀中華醫事學校參加了慈青,覺得慈濟人都很快樂,希望牽引媽媽走入這個團體,便力邀她去埔里慈濟聯絡處參加共修。「我不會拜!」兒子鼓勵她:「你只要看別人怎麼拜,跟著拜就好了。」禮拜《法華經序》讓陳素珍覺得心情很好,兒子就常載她去。兒子開學後,她不會騎車,便由弟弟載她。「時間快到了,我就在門口等,心很急,為什麼弟弟還沒來?」有時弟弟沒空,她就無法參加,想用走的又有點遠。為此,她去學騎機車,從此以後她就來去自如了。

因為喜歡慈濟,2003年她和兒子參加社區志工培訓,越做越歡喜,培訓路一步步往前邁進。

她記得第一次說慈濟,是因為2004年底的南亞海嘯。在共修時聽到海嘯造成數十萬人死亡,慈濟發動各界捐款的訊息。「我一定要幫助他們!」回到家快十點了,女兒正要出去買飲料。

「我跟妳去!」

「妳去做什麼?」

「募款!」

「這麼晚,妳跟誰募款?」

但她一定要去。街上很冷,還好有幾家店還開著。她來到某商家就向老闆募款,旁邊一位女士突然問她:「妳是委員嗎?妳委員證幾號?」她摸不著頭緒,還是老闆替她說話:「人家她最近很認真做慈濟。」老闆捐了錢,讓她好歡喜。

那一晚她跑了好多地方,募了好幾千元,「我跨出了募款的第一步。」回家後她問兒子「什麼是委員證號碼」,才知道原來受證才能得到別人的信任、才能做更多的慈濟事,她感恩那位女士的發問,激勵了她參加委員培訓,三年後順利受證委員。

做慈濟 展開新生活

等了五年的新家終於蓋好了,但向銀行貸了八百萬,「妳一個人負擔得了嗎?」親朋好友關心她,「我也沒有概念,沒有去想太多。」新家在鬧區,生意勢必會更好,但她租了出去,租金正好付房貸。大家都問她為什麼不搬過去?「那邊就不能常關門去做慈濟,在這邊大家都知道我關門就是去做慈濟,還會再來。」

陳素珍的藥房,除了賣中藥,她也幫人車布邊,兼賣拉鍊、鈕扣等一些衣服材料。一進門,左側牆壁上貼了「發心就有福,發願就有力」的靜思語;右邊掛上慈濟活動的海報;前方櫃子上則掛著兒子送她的中華醫事學院慈青製作的募款海報,還有護褙的一段上人開示:「自己要學會自我放鬆,要訓練自己多做,但不要多想……」。她常拿這段上人的開示,還有助印的靜思語海報跟客人結緣,希望人人像上人說的「活得安心自在」。

兒子還送給她一座琉璃的大愛臺人文館,投下錢幣「大愛,讓世界亮起來」的音樂就響起。以後只要車布邊的錢她就投進裡面,護持大愛臺,讓清流能夠繞全球。因此車布邊的心情也跟著轉變了。以前,當她抓藥時,客人要來車布邊,若等太久就會有些怨言,她心裡覺得委屈,「才賺你五塊、十塊還被你怨。」但是現在她做得滿心歡喜,因為「是在做功德,幫助別人。」

做慈濟,陳素珍最大的困難是「我不太會寫字,共修時抄筆記常常來不及。」來不及抄筆記她就用心聽,法也能入心。陳素珍盼望「來生能多念點書,多一點智慧。」所幸,體貼的兒子會幫她整理、匯功德款,還用心幫她製作了方便登記會員捐款的大本子。更令她開心的是,在臺中慈濟醫院擔任營養師的兒子,今(2012)年底也要受證委員、慈誠了。

無常再臨 慶幸輕受

今(2012)年9月,有一陣子陳素珍時常感到胸悶、胸痛,以為是幾個月前摔倒引起的不適,也就不太在意它。一天,她參加「慈悲三昧水懺」讀書會共修,結束時她隨著音樂認真唱著「祈禱」。「很奇怪,沒有聲音。」她不相信,使出更大的力氣,還是唱不出聲來,她感到憂心。「為什麼可以說話,卻唱不出聲?」

隔天,女兒帶她去臺中慈濟醫院,檢查出肺部長了近兩公分的腫瘤。後來醫生為她手術,「如果開刀檢查是良性的,就會送到普通病房;如果是不好的,就會送到加護病房。」她心想沒問題的。

等她睜開眼睛,人已在加護病房,身上插了管子。中區的慈濟人前去探望,紀邦杰醫師問她:「吳醫師有交代要化療嗎?」

「沒有!」

「有要做標靶治療嗎?」

「沒有!」

「那妳要感恩了!」

她慶幸發現得早,癌細胞沒有擴散,不用再受治療之苦。「這都要感恩『祈禱』。」她笑得開懷。

出院後,她留在臺中由兒子照顧,休養了兩個多月。期間最讓她掛心的是「會員如果去店裡繳功德金,怎麼辦?」所以她請弟媳去幫她看店,以免讓會員空跑一趟。她覺得「那段期間都空過了,要再把握時間精進。」

很多人為她抱屈,「善事做那麼多,還發生這麼多事情!」她告訴他們:「我不知道過去生做過多少壞事呢!『要歡喜、要甘願』!」

直心精進 廣結善緣

進慈濟後,面對女兒的往生、自己罹癌,因為有上人的法指引,她的心非常平靜。不像十多年前,尚未進入慈濟的她,被無常襲擊得幾乎招架不住,只會哭。這次病榻中,她告訴自己要趕快好起來,「因為正在募另外一位會員成為「富中之富」的人,任務還沒完成呢!」

對於親人的無情,她曾經有怨,但走入慈濟後學會了善解,「以前只知道自己的感受,不會去體會他們的立場。也許上輩子我對他們很不好呢,所以這輩子我要對他們好一點,結下更好的緣。」因此,當他們一年一度回來拿房租時,陳素珍會請他們聚餐,也邀請他們種福田,「我們可以拿出一點來做功德。」現在,每次拿到租金後,他們都會捐助國濟賑災,其中一對夫婦還加入會員,讓陳素珍很開心。

雖然公婆都不在,獨子的先生也走了,但她認為這裡還是姑姑們的「外家(婆家),該有的禮數不能失。」逢年過節都會邀請他們回來團聚。

有人問她:「妳開藥房賺了不少錢吧?」「不一定賺很多錢,但賺到很多人緣,賺到歡喜。」那是無比珍貴的財富。她感恩「能夠做生意,有機會跟那麼多人結善緣。」

這幾年的投入,她體悟到上人所說的「菩提大道直」--做慈濟很簡單,做就對了!「一定要再更認真做慈濟!」那是她唯一的信念。【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施金魚 南投埋里報導 2012/12/14)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