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0月21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不跑江湖 泡壺好茶陪家人

E-mail 列印
Next
「一定要到臺北闖一闖。」家中九個兄弟姊妹中,排行老大的王江東,從小在靠海的小村落,彰化縣福興鄉廈粘村長大,村民多以討海、務農維生,江東的父母也不例外,是個莊稼人。父母要江東留在家裏幫忙農事,對從小就要下田幫忙的他知道莊稼人的辛苦,並無意願留下來。

臺北淘金夢

十三歲那一年,適巧,村裡有個同鄉從臺北回來,看著打扮光鮮瀟灑的友人,王江東心裡打定主意:「一定要到臺北闖一闖。」出外的念頭,在心理持續發酵著。

王江東知道父母一定不答應,不敢告訴父母,一天晚上,他偷偷躲到粗糠間(以前有一種粗糠灶,用「粗糠」當柴火,粗糠間是用來儲存「粗糠」的屋子),睡到凌晨五點,帶著自己賣水果做生意,點滴存有的三十六元,偷偷跑到鹿港五分仔車站,搭火車直奔臺北而去。

當時鹿港到臺北車資花費22.5元,他僅剩7.5元的生活費,四處找工作,找到拉三輪車的載客工作,晚上則睡在三輪車上,就這樣辛苦以車為家,這可是王江東自己的選擇,決不能認輸,咬著牙,日子也要撐下去。

一晃眼,六年的少年時光匆匆而過。十九歲這一年,存了些錢,終於有錢可以寄回家孝敬父母,辛苦賺來的成就,心裡暗自歡喜,感受這光榮的時刻。

「來、來,坐車、坐車喔!」這天,江東如往常般於火車站前招呼客人,父親忽然出現眼前,這一幕,讓離家多年的王江東甚感錯愕;「回家吧!」沒有一句苛責,只有好言力勸,不忍拂逆父親意思,只好跟著父親回家,結束了六年的流浪生活。

酒賭人生巔伏路

反應機靈又敢嘗試的王江東回到家後,見別人賣豬肉生意很好,決定開設豬舖,私宰豬隻。沒本錢,要去向養豬戶抓豬隻的他,好在父親出面,別人才肯答應賒帳,結果生意如預期很好,直到入伍服役,才結束生意。

王江東退伍後,與第一任妻子結婚。大女兒出生不久,因自己年輕不懂照顧,妻子產後不久因病往生。原想把女兒送給別人領養,母親得知不捨,從此代為撫養長大。

茶室,抽菸、喝酒……樣樣在行。王江東做事衝動的個性,總是替朋友出頭,四處打群架,以拳頭辦事,更勝電影上映的《艋舺》內容,因而結交很多同好,也得罪很多道上人與事,但是他硬頸個性,瀟灑地說:「反正命一條,頂多讓天收了去。」

直到與現任妻子結婚,長子臨盆,見到兒子,忽然珍惜起自己的生命,王江東告訴自己:「不能再荒唐下去了,如果萬一,妻兒怎麼辦!」

想結束這樣迷茫的生活,於是毅然結束荒誕的生意,改作苦力,包辦挖土、填土工程,同時也做工程抽水的工作。

但「江湖人」的個性,讓他結識不少朋友,每天安排好工作,還是應酬喝酒,好像躺在酒窖裡,錢大把大把的賺,酒大口大口的喝,不同的是,這次是靠努力付出勞力,換取金錢的工作。

年輕時曾在武館習武,也學習中藥醫理,專治跌打損傷,並考取國術館證照執照。王江東為病人免費服務,他豪邁說:「賺錢那麼快,花錢又那麼兇,不缺那些小錢。」滿腦子想賺大錢,卻也願意為大家免費服務。

回想這一路走來,賺了很多錢,但最多時也因簽賭「六和彩」一夕間,賭輸掉了一棟房子,儲蓄幾乎花用殆盡。

感人大愛慈濟緣

有一天,王江東到芳苑鄉漢寶村朋友家中聊天,見桌上有一張慈濟功德會捐款收據,朋友告知緣由:「朋友的大姨子,曾經遭家暴、輕生,經慈濟人即時送醫救回一命,慈濟人持續關懷,並協助生活。」

「會有這麼好的團體,不認識的人也願意幫助?」王江東的心深深感動,於是加入慈濟會員繳交功德金。後經朋友轉介認識慈濟志工黃茂銓,茂銓鼓勵他回歸社區,開始上社區志工課,並積極參與慈濟活動。

「有在做就好,不諱言,其實上社區志工課時,還無法把煙酒戒除。」但是參加告別式、助念活動時,穿灰衣總是排在後面,自己身材高大,為什麼總是坐在最後面,心裡不是滋味,於是原本覺得沒必要的王江東,決定參與慈誠培訓。

「說改就改,再苦我也不怕,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不要拖泥帶水。」決定培訓慈誠,王江東就全都改了。2010年1月受證慈誠,培訓前菸酒賭,所有不良習性都戒除。

「慈濟是全球性的團體,不能因為個人一點點缺失,而害了慈濟的名譽。」受證後,王江東更加謹言慎行,期望自己的形象,為慈濟加分。

慈濟家人溫馨接送

去年(2011年)嘴唇生息肉開刀,第一次手術並不順利,轉而到臺中慈院,出開刀房第一眼看到志工陳秀娥、謝超群坐在椅子上等候,一陣暖意由心而起很感動,法親的愛勝過家人,更感恩謝謝超群多次接送,直到復原。

又過不久,白內障需要開刀,打算自己一人前往,協力隊長黃錫加得知後,千叮萬囑一定要有人陪,並親自開車接送。

「我何德何能,讓慈濟法親如此疼愛,感恩有慈濟,這個道場很溫暖。」王江東再次深受法親愛感動,發願茹素,要在慈濟菩薩道上精進不懈。

「現在,自己借塊田地種種稻米,將所得護持慈濟,也隨時配合組隊,有勤務連絡時,我會把工作全放下。」王江東滿是感恩貼心說:「組隊長連絡很辛苦,當然要好好配合。」

受證以後,感受跟社區志工有很大的不同,自己是上人的弟子,是佛弟子了,心靈有了依歸,也有了使命與責任。

別人做來囤 我做來抵

年輕時,每天在外面蒙混,早出晚歸,妻子從不叨唸,因為她知道唸也沒有用。但經濟上,王江東未讓家裡有欠缺。

這一生,從未打罵過妻兒,包括孫子,唯有一次,大兒子在自家開的酒家與人惡鬥,口頭訓誡:「一個人在黑夜中,撞到鐵牆,要會轉,如果不轉,別人也奈何不了你。」

談起二兒子的獨子,今年(2012年)七歲,以前上幼稚園頑皮常打同學,回家被媽媽以「衣弓」打到鄰居都不捨,孫子還打電話跟阿公(王江東)求救。阿公告訴孫子:「不要欺負同學,否則你會沒有朋友喔。」

直到近一兩年,情況已改善很多,孫子告訴阿公,因為你說:「打架會沒有朋友,所以我不打架了。」身教的重要,進慈濟更加體會。

想起以前的朋友,今已甚少往來,回想過往人生路,如果沒有慈濟,或許沉醉於酒池肉林之中,早已醉死。

懺悔自己以前做錯太多事,別人做慈濟是「做起來囤(累積)」我是「做起來抵(補償)」。了解慈濟之後,認真地付出,不論是參與助念或是環保,都使他體會到那種快樂與踏實,是金錢與物質無法比較的。「生命沒有所有權,只有使用權。」上人的話,王江東牢記在心。

比起其他友人,王江東感恩:「一家圓滿平安,每天能陪伴家人,泡壺好茶話家常,體悟多行善事,生活踏實平和感受,是進慈濟最大的意義。」【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温燕雪、陳昱湄 彰化報導2012/12/16)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