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0月14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滌心垢、除習氣 懺悔人物故事 國內志工

不羨名模 我甘作名「磨」

E-mail 列印
Next
「唧-唧-唧---」戴著N95口罩,神情專注地用心研磨,背後駕著一臺風扇吹呀吹!有大理石完工的韋馱法像、黃玉雕刻完工待送出貨的彌勒佛像、一大片青玉石粗雕後等著細磨的屏風……。不敢說是全臺灣唯一的石頭研磨(石頭拋光)女師傅,卻絕對稱得上是花蓮女性第一人。離婚後女兒乾脆建議她改成和名模「賈永婕」一樣的名字,只是,她叫「名『磨』—張永婕」。

從小吃苦 個性剛強蠻橫

自小生長在家境不豐的鄉下人家,上有大姊一人,下有四名弟弟,記憶中父親在森林開發處上班,但母親告訴他們,父親從沒拿半毛錢回來養家,家裡並不好過,從小就被母親打到大,很小的時候就要開始做工補貼家用。

「一休息就是要剝魚作魚鬆,殺很多魚,動作很快。」從小的訓練,現在的永婕做起任何事,動作快速俐落,而且當時的年紀,面對一大堆的死魚也沒有任何感受。處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養成了永婕剛強、有擔當的個性,反過來說,也變成是一種強悍蠻橫的性格,為自己的婚姻種下了許多障礙。

與前夫是表親關係,十九歲那年奉子成婚並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婚後帶著二條被子,幾件衣服從宜蘭搬遷到花蓮定居,租起小木屋,開始經營石頭雕刻與研磨拋光的代工工作,二十歲的永婕從此與石頭結下三十年的不解之緣。

不被祝福的婚姻,不管在精神或經濟上都是與貧窮的結合,「當初來花蓮連九百元一個月的租金都付不起,只好睡在地板上;早上吃稀飯,中午省錢不吃,晚上才陪先生吃頓晚餐。」想起苦日子,永婕忍不住還是紅了眼眶。

窮人家孩子的出身,她比任何人都拼命賺錢。「前夫可以不要老婆,但是不能沒有朋友;兩人不吵架,但是可以冷戰一、二個月。」永婕自責因此導致夫妻間的裂痕愈來愈深。

經濟危機 引發家暴離異

孩子一個個的出世,自己一個人又要帶孩子、又要送貨,無暇理會前夫感受,只能牙根一咬,心裡頭想想或許是因緣果報,同時盤算離家的念頭。

慢慢地,孩子漸長,公司業績卻從一個月二、三十萬的營收,降至一、二萬元,孩子學雜費、生活費、房貸等問題一一浮現,加上2000年的金融風暴危機,日子頓時感到難捱。

腦子靈活的永婕毅然決然主動出擊到其他工廠接單。接遍了花蓮大大小小的工廠,順理成章轉變成論件計酬的代工方式,「有時候一天完工就有三、四千元的工資可拿,當時就是有錢就接工作。」勤快的外出接單卻埋下離婚的伏筆。

「你靠你老婆就好了。」工作接觸的多半是男性,不免閒言閒語傳到前夫耳朵,前夫開始發脾氣動手打起永婕,個性剛烈的她原本就不看好這段婚姻,這時候火上加薪,內心自問:「我又不靠你吃穿。」2002年歷經家暴的痛楚,永婕選擇離家出走,這一出走就長達五年。

五年後,婚姻並沒有挽回,永婕鐵了心似,將房子、孩子全部留給前夫,簽字離婚。

母親逆言 嘔氣入慈濟

離婚後照常接單工作,因為工時彈性大,沒事在家就陪伴母親觀看大愛電視,有時畫面看到有八十多歲的志工、甚或有志工因為做環保而療癒憂鬱症之類的報導,永婕對著躺在座椅上的母親用鼓勵的口吻說:「妳看人家做環保做得那麼發心歡喜,你只要肯,我就帶你去做。」

「自己顧乎好就好,幹嘛去管別人?」罹患憂鬱症的母親冷冷地回應,讓同樣在家暴過後有憂鬱及躁鬱傾向的永婕,憤而與母親嘔氣逕自前去環保站。

四月底的春末,永婕在花蓮中央路環保站遇上熱情親切的李慮雅師姊,一會兒邀入經藏、一會兒邀茹素,永婕從沒拒絕過,都說好,卻也真正走入慈濟菩薩道。

「我的貴人真的是我媽。」從入經藏過程,永婕幡然醒悟,是母親讓他走進慈濟。隨著陣陣研磨的粉塵飄往空中,永婕悠悠的訴說著家人對她改變的影響。

大狗橫屍弟弟身亡 啟發無常觀

一次下著大雨載著弟弟由醫院返家途中,永婕閃避過路中間一隻橫死的大狗,心裡嘀咕著是誰沒把狗移開,直到晚上十點左右,與友人備好工具再度前往,「大腸、肝、內臟等,早就粉身碎骨,邊撿拾狗屍塊、邊懺悔。」自己的遲疑,卻造成一條狗體無完膚,內心一度非常自責的她,如此描述當晚過程。

忍不住懺悔沒在第一時間移開大狗,而且從大狗的事,永婕聯想到自己一貫對待家人的態度,和過往的種種,直言「對的事沒做而後悔。」

2012年受傷賦閒在家的弟弟,突然自殺身亡,讓她體會到生命的無常。之前弟弟受傷曾一連串求神問卜,對方曾指點弟弟要多行善布施,然而「一般人一定是等退休才會有空做好事,有錢才肯布施。」現在一切卻都已經來不及了。

歷經路上的狗屍、弟弟的往生,讓永婕有機會去思考與己有關的人生課題,「當下對的事就要去做!」永婕的內心霎那間變得更清澈。她突然間明白自己強悍蠻橫的態度,感慨太慢進慈濟,否則婚姻不會變成這樣。

磨石轉性 名「磨」改變

個性直率又剛烈的她,從玉石雕刻的工作態度上最明顯表達出來。自恃看石頭與研磨的經驗過人,以往看到雕刻師的作品,總會以一股傲慢的姿態,毫不留情面地當場指導他人作品。

「這叫我怎麼磨?你也做工細一點!」以前師傅刻得很粗的時候,她會這麼說;現在她會轉念:就是他們刻這麼粗,我才有辦法磨得細緻、磨得漂亮、光滑,突顯我研磨功夫的厲害。

隨著時間的消逝、經驗的累積,以前的永婕眼睛就只向錢看,就連磨個佛像也只當成賺錢媒介而已;但是現在的她,「想到佛像是給人供奉用,要更細心一點。」心念一轉,心態的改變,現在研磨起佛像更有那份恭敬心、歡喜心。

「磨石頭其實跟我們人生很像,我們可以隨隨便便帶過,我們也可以讓它精采一點。而且越精緻的石頭我磨起來越有心得,就像進入慈濟世界也是一樣,遇到的人就像磨石頭一樣,磨你的個性,就看你怎麼去接觸,怎樣去釋懷。」說起磨石頭經,剎時永婕眼睛一亮,磨了大半輩子的石頭,如今真正明白其中的工夫!

放下怨恨 找到生命方向

「進慈濟對我最大的改變是上人說『原諒別人,善待自己。』」

從小被母親打罵長大的永婕,心理恐懼,與母親溝通產生隔閡;內心渴望能與母親撒嬌、苦悶之際時而想依偎在媽媽的懷裡,卻又害怕被刺蝟刺傷的情結。對比與其他老人家自然的互動,交織矛盾的掙扎,一雙怯怯的手,總是搆不到母親的身旁。

參與慈濟《水懺》入經藏之後,不管在車上聽CD或唱誦至「生死海中長漂泊」這前後段落,總讓她難以自抑的潸然淚下。回顧今生遭遇,不外是「不明因果昧罪福」」、「強悍蠻橫失柔和」、「易忿難悅多含恨」,她覺得經文裡面的一字一句,好像就是在寫著她的人生故事。

想當初離了婚,努力挣到錢,有車子、房子,但是在股市裏輸得更多;懺悔自己的懵懂無知、不調聲色、不懂縮小自己,直到葬送了自己今生的婚姻。「我不知道我要漂到哪裡?沒有人生的目標。」孤單的靈魂,總還是缺了什麼?

一連串的不順遂,不禁問蒼天,自己究竟種的什麼因?為什麼今世所嚐都是苦果?茫茫人海中載浮載沉,家?又在哪裡?

因為加入慈濟大家庭,讓她的人生有了不一樣的轉折,有了方向與目標!

與石頭為伍三十年,加上自己暴躁、剛強、不認輸的個性,以前看到前夫就是一個「怨」字,回去探望孩子,只要一看到前夫不僅掉頭走人,回到車上還氣得半死。但是因為入《水懺》,瞭解人生的道理,她斷然放下對前夫的怨懟,轉而將他當成朋友般聊天;此後,前去探望孩子之時,一路上變得寬廣、平順,十分好走。

期待圓滿 心中未完成的願

或許承襲母親從小打罵的因子,脾氣容易就出在小孩子身上。兒子陳哲偉從小也是在永婕的打罵管教下成長,但是如今懂事的他,卻能善解母親偏激的方式,對於母親加入慈濟後的轉變感觸特別深。

「我媽沒加入慈濟之前比較封閉,加入慈濟之後,敞開她的心胸了吧,對什麼東西都會採取比較樂觀…」「每次真心從內心散發出來的那種笑容,…差很多啦!」母子倆深深的擁抱,無聲地表達寬容與祝福!

如今,即將受證成為慈濟委員的她,還沒說出口的,只剩下對母親的感恩。每次走入老人養護中心關懷,永婕貼心牽起老人家的手、膚慰著,就會想起和自己母親的心願未了。「媽媽我真得很愛妳,我也很感謝妳!」心底吶喊千百回的聲音,擔心一旦說出口被母親拒絕,至今仍無法兌現!不過永捷期待著,總有一天這個心願終究會在她鼓起勇氣的那一刻圓滿,時間應該不遠了……【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楊寶月 花蓮報導 2013/01/07)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