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1月20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第七戒 讓賭徒蛻變慈濟人

E-mail 列印
Next
「碰啦!碰啦!」麻將間裡不時傳來牌支的碰撞聲,熱中賭博的陳聰烈站在一旁觀看,他抵不住內心的癮頭,從口袋裡掏出鈔票給牌友:「我五百元給你,你的位置讓給我玩!」

「十賭十一輸」的陳聰烈,因為參加慈濟志工見習課程,唸到「慈濟十戒」中的第七戒「不賭博、不投機取巧」時,讓他心頭為之一震,他心想,是該戒賭的時候了,一夜之間把喝酒、賭博的惡習全部改掉,「要做慈濟就要守十戒,因為這句話,我決定把四十年的賭博戒掉,現在心情很踏實、生活自在多了!」

十賭十一輸 耳濡目染成賭徒

「嘿咻!」一簍簍的高麗菜被搬下貨車,黃昏市場裡的大榕樹下,賣著自家菜的攤商正忙碌的擺放貨物,「一大簍的高麗菜九十元、一大把青蔥八十元,空心菜三把二十元。」攤商主人叫賣著,各類當令時蔬整齊的躺在攤子前,主人悠閒的坐在樹下等著顧客上門光顧。

市場上熱鬧依舊,叫賣聲依然嘹亮,這是陳聰烈從小到大熟悉的氛圍,所不同的是,今日的他已兩鬢白髮,生活習性也大不相同,他瞇起眼睛似乎想著什麼,回憶如一條柔軟絲帶,伸進記憶的黑洞裡,慢慢的,一點一滴的勾起往事……

十來歲就跟著父親在市場做青蔥批發生意,讓陳聰烈看盡各式人生百態。看似搏感情的杯觥交錯、消磨空虛時光的方城之戰,他早已司空見慣,也漸漸參與其中,甚至沈迷而不可自拔。早期農產品價格好時,一筆生意就進帳近百萬,他一夜輸個十幾萬是常有的事,金錢對當時的他來說,是購買快樂的工具,現在回想起來:「 唉!癡迷,沉迷在當下是很可憐的。」

沒有正當娛樂的陳聰烈,以為賭博能帶來快樂,舉凡十三支、麻將等都是他熟悉的牌藝。新婚時為了掩太太耳目,陳聰烈足足有三個月的時間沒有出門賭博,但賭癮難耐的他又故態復萌、沉迷牌桌,成為十賭十一輸的賭徒。

「碰啦!碰啦!」麻將間裡不時傳來牌支的碰撞聲,熱中賭博的陳聰烈站在一旁觀看,他抵不住內心的癮頭,從口袋裡掏出鈔票給牌友:「我五百元給你,你的位置讓給我玩!」他想這回可以贏錢了,沒想到又輸了好多錢,真是名副其實的「十賭十一輸」!

賭海常沉淪 癡迷不悟傷人心

沉迷賭海的陳聰烈陸續欠下龐大債務,把貨款輸光、拿走存摺把錢領光,更曾瞞著太太偷偷把定期存款解約拿去賭博,單純的妻子仍小心翼翼的藏著定存單,殊不知辛苦錢早已成為賭桌上的籌碼。

「錢拿來!我要去還賭債。」夫妻倆常因金錢發生爭執,有一次,一年輸掉近百萬元,聰烈心中懊悔不已,暗暗發誓,這次把錢還了就戒賭,妻子以為他想通了,沒想他趁著半夜家人都睡著了,就著水管偷溜出去賭博,「你說要戒賭,我都聽到會背了!」太太月洳對他絕望透了,一人默默撐起照顧五個子女的責任。

賭輸錢是常有的事,每次都是太太拿出辛苦攢的錢為他還債:「捧著一大筆錢為他還債,心都在滴血!」有一次聰烈怒氣沖沖的回家,翻箱倒櫃的說:「田契拿來!我要去借錢!」失去理智的他,竟想變賣田地償還賭債,月洳早就把田契藏好,硬是不給。

低著頭、彎著腰的月洳正忙著田裡的農事,儘管淚水模糊了視線,她仍強打起精神,繼續田裡的工作,她知道,唯有辛勤的工作,孩子們才有指望。「我也曾想過要和她離婚,一走了之,但又放不下孩子,只好忍耐!」月洳回憶起往事仍然不勝唏噓!

聰烈經常徹夜不歸出去賭博、喝酒,月洳擔心先生的安危,即使半夜也得出門去尋找,通常是在熟識的賭場找到先生,「有一次我又去賭場找他,他竟然躲在樓梯間,結果還是被我找到了,只好乖乖跟著我回家,想起來又好氣、又好笑!」嘴裡雖然數落著以往的不是,月洳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雖然不說,心中始終牽掛著。

十戒好因緣 賭徒蛻變慈濟人

幾年前,聰烈的父親生病住進大林慈濟醫院,慈濟志工莊嚴、親切的威儀讓他印象深刻,看著志工們對父親的溫言暖語,他心想著:「他們的態度真好,我如果能像他們一樣該有多好?」

父親住院期間,聰烈經常至醫院陪伴,在病房裡看到大愛劇場《日出》深受感動,他覺得人活著就該做有意義的事,志工無私付出的精神令他佩服,也加深他對慈濟的好感。

因緣際會下,聰烈開始繳功德款當會員,太太看在眼裡心想:「讓聰烈仔去參加慈濟,也許能把賭戒掉。」某日,月洳向收德款的志工提起:「聰烈仔可以去參加慈濟嗎?趕快幫他報名。」就這樣陳聰烈開始加入環保志工行列。

加入慈濟的陳聰烈有了志工們的陪伴,生活漸漸步入正軌,第一次參加志工見習課程,螢幕上播放著「慈濟十戒」。當他唸到「七、不賭博不投機取巧…」他的心中升起深深的懺悔心,「賭博」二字是他一輩子最深的痛,十戒猶如暮鼓晨鐘敲醒他沉睡已久的心靈:「該是改過的時候了!」

「月洳啊!從今天開始我不要再賭博了!」「哼!這種話我聽多了,怎麼可能?」月洳靜默的懷疑著。參與志工見習的聰烈開始當個快樂的慈濟人,舉凡開環保回收車、讀書會、助念等他都來者不拒,冷眼觀察的家人對於他的改變覺得驚訝:「怎麼可能?他真的戒賭了!」

懺悔荒唐事 以妻之名圓榮董

不論天氣好與壞,忙碌的農事總是讓聰烈夫妻忙得不可開焦,一樣的農忙心境卻大不相同,加入慈濟的聰烈變得少欲知足,對於慈濟事總是全力以赴,「喂!要助念,好,我馬上去!」滿身泥濘的聰烈顧不得手中的農事,飛奔似的回家梳洗換上制服支援組隊,「聰烈啊!田裡在忙你要去哪裡啊?」月洳雖然抱怨先生總是把慈濟事擺第一,但仍在背後默默支持他:「他就是喜歡做慈濟!只要做慈濟他就高興,我只好支持他。」

辛苦的農民總是看天吃飯,勤勞的工作不等於有好的收成。「唉!這次的收成我看又有問題了!」聰烈夫妻望著大遍農田無語興嘆,「如果收成好,我們就來捐榮董好嗎?」夫妻倆竟然有共同的想法,月洳一口就答應:「好啊!那我就和你一起打拚,看三年能不能完成。」

為了彌補對太太的虧欠,聰烈決定以太太陳蔡月洳的名義捐出榮董,生活節儉的月洳,為了圓滿聰烈的心願,更加努力工作,即使做得腰酸背痛也甘之如飴:「捐出去是做好事,總比輸掉好,不會捨不得。」

他們早上三、四點就起床下田,早市賣完菜又去黃昏市場擺攤,「有願就有力量,做都不會覺得累!」靠著每天五元、十元的賣菜錢,原本預計三年要圓滿榮董,竟然二年半就圓滿了,月洳也歡喜接受證嚴上人的祝福授證榮董。

懺悔過往的荒唐歲月,聰烈有著滿滿的歉疚:「圓滿榮董算是對社會有一點貢獻,捐出去後心安理得,生活自在多了!」

發心又立願 期許共行菩薩道

陳聰烈從十幾歲賭到五十六歲,父親及祖父曾多加勸阻都沒用,沒想到第一天上見習課就改掉四十年的惡習,聰烈感恩地說:「上人曾說,慈濟十戒是防非止惡,我想是上人的德行讓我感動吧!」既然決定要走慈濟路,就不能起心動念,賭博一定要改掉,現在收入雖沒有以前多,但生活更踏實、家庭更和樂。

成為慈濟人的他珍惜現在、把握當下,現在的心情是法喜,做志工才會歡喜、付出才是真歡喜,付出無所求自然有歡喜心。聰烈低著頭看著自己的委員證,心中有說不出的高興:「上人給我的法號是『濟永』,就是要我永遠做慈濟,絕不退轉。」

子女都已成家立業,對於父親的轉變也大為稱讚,聰烈預計再過幾年要正式退休,做個全職的慈濟志工,不僅自己做,也希望能牽著太太的手共行菩薩道,「太太如能和我一起做慈濟,那才是真正的圓滿!」【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張瑛芬 嘉義報導2012/12/30)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