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1月20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母女情網重編 解一世糾纏

E-mail 列印
Next
自有記憶開始,在廖卿如的心目中,母親就是位管教嚴厲、家中權威的代表,因此母女倆的關係從小就非常對立,從沒有一天和平相處地對話過。自從母親認識慈濟後,不但接引偏執的廖卿如加入慈濟,從此也改變母女倆僵硬的關係。

1月25日,臺北社子地區慈誠委員聯誼會,共有七十三位慈濟志工一同分享慈濟家庭添丁的喜悅,同時也一同見證廖卿如的改變。

母女關係對立 對峙戲碼常上演

位於淡水河邊的環保站,今日寒氣逼人,但此刻在臺前分享的廖卿如心是如此溫熱。身為獨身女的她,從小常與母親唱反調,對教子甚嚴的母親來說是權威的挑戰,因此,自她有記憶開始,母女倆的關係是對立的。

國中時期,母親為恐孩子在叛逆期變壞,對他們的管教非常嚴厲。某天,廖卿如與同學到街上逛街而遲歸,回到家後,母親氣得拿起水管抽打她的雙腿,隔天她腿上一道道醒目的瘀青在學校引起議論,更因同學的詢問而嚎啕大哭,從此沒有人敢再邀她出門。

從小,母親就認定家中男孩不用做家事,因此廖卿如就自然成為最好的幫手,她時常在自家經營的家庭理髮院幫忙,屢屢搏得客人的稱讚,只是母親對「乖」或「不乖」的標準認定甚嚴,最中她還是無法得到母親的肯定。

隨著年齡增長,即使明知將換來一頓打罵,廖卿如無法壓抑情緒,用頂嘴來宣洩不滿,漸漸地她心裡產生偏執,縱然是和平相處的對話,她也認為母親在找碴而態度顯得不耐煩。由於不堪反覆糾結,母女關係愈來愈疏離,彼此都過得好苦。

廖卿如為了讓自己寬心,她試著看書找答案,母親也想辦法改善,只是境界一來,母女倆對峙的戲碼又上演,廖卿如甚至曾經氣得離家出走。日子一天天過去,母女倆的關係不斷惡性循環,然而,再長的黑夜也有黎明來臨的時候。

聲色變柔和 嚴厲縫隙看見愛

母親因慈濟志工梁幼的牽引認識慈濟,進而參加培訓課程,課程中的感動,母親也會和廖卿如分享,雖然過幾天兩人可能又為某些事意見相左而起爭。日復一日,廖卿如看到母親的暴躁脾氣一點一滴地改變,聲色也變得較柔和。

參與慈濟的過程中,母親也希望廖卿如能一起參與,為了不讓母親生氣,廖卿如只得勉強自己,直到聆聽口足畫家謝坤山先生的分享後,深受震撼的她才心甘情願接受安排參加士林「兒童成長班」。

2011年廖卿如接受母親的建議加入《水懺》演繹的行列,同時,讓自己有靜下心的機會,尋找她與母親間的答案。除了修正習氣,廖卿如更拋開多年來的成見,認真了解母親,終於讓廖卿如看見母親隱藏在嚴厲隙縫中絲絲可見的「愛」。原來,自幼被輕視的母親不願讓人瞧不起,因此總是抱持著寧可自己打罵小孩,也不讓別人說自己孩子一句錯的心念。

化解過往糾纏 媽媽我愛您

「當我還懞懂時,承受著環境及經濟壓力的媽媽不知已付出多少,還努力地讓我們三個子女讀書。」2012年,廖卿如參加委員培訓課程,其中一堂《父母恩重難報經》的課程讓她體悟許多,當下她告訴自己:「我是來報恩的!」

即使已受證,母親深知廖卿如「缺乏毅力、沒有耐心」的個性,繼續當她最嚴格的老師,而廖卿如也學會用因果觀來善解,她說:「一定是上輩子對媽媽做了什麼,才會這輩子這樣的糾纏,應該要好好化解。」

如今,對母親偶有不滿時,廖卿如不再出言頂撞,她也在培訓課程圓緣時,說出不曾對母親說過的一句話:「媽媽,我愛您!」隨後,母女倆緊緊相擁著,彌補以往空過的歲月。

證嚴上人給我法號『慮中』,是期許我以中道的慈濟精神走慈濟路及人間路。」如今,廖卿如秉持「行孝」的理念,願往後的日子都能一直陪伴母親身邊,絕對不能有任何偏執,更期許自己在慈濟這條路,能發心如初、持願永恆。【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戴麗俐 臺北社子環保站報導 2013/01/25)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