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8月21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屈身如蝦 受果方知過去業

E-mail 列印
Next
「麻煩您縮一下身子,裝成蝦子的樣子,我要幫您打針。」因為要半身麻醉,陳利益聽從護士指示,弓著身體,好讓護士將麻醉劑打進脊椎裡。當針頭扎進去那一剎那,就像觸電一般,連續被電了好幾下。

2011年,陳利益參加《水懺》演繹,這一幕記憶裡的畫面,不斷在腦海裡重現,他覺得自己活像一隻蝦子,被電得頭昏眼花,不禁回想起過去,那成千上萬被自己電暈後,又被吞下肚的蝦子,冷不防打了一個寒噤:「這不是因果報應,是什麼?」。

滿足口腹之欲 生物成盤中飧

二十幾年前的曾文溪出海口群蝦聚集,時值年輕的利益,對新鮮味美的蝦子情有獨鍾,因此特地購置了一艘竹筏,竹筏上裝置著專門捕蝦的工具,每當木工裝潢工作淡季,利益就連夜駕著竹筏在曾文溪出海口捕蝦,既可滿足口腹之欲,又可增加經濟收入。

因為蝦子習慣躲在泥土裡,為了活抓牠們,利益放電攻擊。就像狂風掃落葉一般,無辜的蝦群被電得暈頭轉向,四處亂竄,最後只得乖乖就範,成了他喝酒時,餐桌上的美味佳餚。

剛撈上來、活蹦亂跳的海底生物,是利益的最愛。也曾撈到肥滋滋的鰻魚,他興沖沖提回家,打開瓦斯爐,熊熊烈火中,將剛離開海平面、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鰻魚,一把丟進滾滾熱水中。鰻魚被滾水燙傷,死命翻滾,終於跳出熱鍋,與鍋蓋一起攤在廚房的地上。

利益一不做,二不休,一個大步向前,抓起全身燙傷的鰻魚,將牠再一次丟進熱鍋裡,與鰻魚拼個你死我活,鰻魚也只能無奈地用瞋恨的眼神瞪著他。終究,鰻魚難逃陳利益的魔掌,最後的結局,又是成為他餐桌上的下酒菜。

喝酒賭博都來 妻兒畏懼父親

利益惡行惡狀的事跡不只於此,喝酒、賭博、打老婆也是他的專長,年幼的孩子從不知道〈甜蜜的家庭〉這首歌怎麼唱?只知道每當爸爸又喝醉酒,踏著顛來倒去的腳步出現在家門前時,就要趕快躲起來,否則必定又是一頓毒打。

1958年出生的利益,二十一歲時與高淑英結婚,原以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美好的夢境卻在他二十七、八歲開始捕蝦後變了調。不知何故,夫妻倆三天兩頭為小事爭吵,一吵架,利益心情不好就喝悶酒,愈喝愈吵,愈吵愈喝,惡性循環之下,最後演變成拳打腳踢的全武行。

家庭不和睦,利益情緒更低落,沒工作時不想回家,就呼朋引伴聚賭打發時間。從此以後,喝酒、賭博變成利益精神上的寄託,工作做完,馬上拿起酒矸,走入賭窟,過著醉生夢死的日子。三更半夜爛醉如泥回到家,只要淑英多說一句,利益拳頭就揮過去,擺明了「誰敢惹我,誰就倒楣」!

夫妻經常大打出手,年幼的孩子驚若寒蟬,惡劣的環境讓他們學會了察言觀色,只要爸爸喝醉酒走進家門,他們一定跑得比誰都快,否則不只是媽媽被打,他們也難逃池魚之殃。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全家人在利益的淫威下過日子,受到嚴重的精神虐待。

罹癌宛如因果 戒酒家庭和樂

這樣的日子挨過了十幾年,直到利益四十七歲那一年,醫師無情地宣判他罹患了直腸癌。

彷彿被老天爺重重地摑了一巴掌般,讓夜夜宿醉的利益酒醒了過來。他踱著心驚膽顫的腳步走進開刀房,任由醫師亮出鋒利的刀刃,在他身上劃來劃去。這情景,就像他過去宰殺海底生物般那樣的熟悉。

被切掉的腸子,血淋淋地裝在盤子上,端到淑英的眼前,令淑英差點昏了過去。直腸癌開刀後三天,又因腸子沾黏,利益再度面對開刀房那扇冰冷的大門。醫生捧著沾黏的腸子告訴淑英病況,淑英心慌意亂,腦海裡不斷浮現過去被利益殺害的生靈哀號的慘狀。

切除了直腸,做了人工造口,利益每天必須提早一個半小時起床灌腸,並走路促進胃腸蠕動,以讓排便順暢。這些擾人的動作,就這樣如影隨形地將利益牢牢綁住,一輩子再也掙脫不掉。

為了顧全性命,利益不敢再喝酒,家中緊張的氣氛終於緩和了下來,但賭博依舊。

關懷獲得溫暖 參與環保工作

平靜的日子過了五年,利益意志消沉,自卑感重,總覺得淑英瞧不起他,因此心裡很煩躁,又開始喝起悶酒。淑英見大事不妙,擔心歷史再度重演,於是向慈濟志工周淑茹求救。

有一天,淑茹一行三人穿著整齊端莊的制服前來拜訪,慈濟人貼心的關懷與鼓勵,如春風拂過心頭,讓利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心中所有的無奈與委屈,從中得到了釋放,心靈受到了膚慰,利益感動得熱淚盈眶。

「最近環保站載回收缺人手,不知陳先生可不可以來幫忙?」淑茹打鐵趁熱,找藉口想把利益度進來。

「好啊!只要淑英願意做慈濟,我們兩個就一起做,我希望她成為我們村內的第一個委員。」本來環保概念就不錯的利益,加上對慈濟印象好,在淑茹的邀約下,他豪爽地一口就答應。坐在一旁的淑英,為了挽救丈夫,也只好跟著答應。

於是利益開始跟隨志工載回收。但他仍然戒不了賭,每當星期假日,一大早就開著回收車,環繞四草、十二佃社區收取回收物,動作敏捷迅速,因為回收載完就可以去賭博。周圍的人看了都說:「嘿!嘿!『醉益』也會做慈濟,這傢伙一定撐不了幾天,我們等著看他的好戲。」

但是也有人說:「哇!不是酒、就是賭的利益在做慈濟耶!不簡單喔!」村裡的人肯定與讚歎的眼神,深深地烙印在利益的腦海裡,這是他以前所不曾感受到的。

這股肯定的力量,牽引著利益積極參與社區活動,並與淑英一起參加見習課程。見習結束,接下來的培訓課程開始必須守十戒,利益心想:「既然要走慈濟路,就不能破壞慈濟形象。」於是毅然決然戒掉了幾十年來的賭博惡習,與淑英一起培訓,夫妻倆並於2010年同時受證。

戒除惡習受證 誓願改往修來

受證後,忙忙碌碌參與慈濟事,日子過得很充實,感受到跟以前喝酒、賭博、上酒家,被家人所討厭的日子截然不同。自從改掉了喝酒賭博的惡習,家庭氣氛變得更和諧,在驚嚇中長大的兒女也不再怕爸爸,甚至跟爸爸有說有笑。因為現在的爸爸,不但不會打人,只要講話語氣重一點,兒女還會說:「您是慈濟人!不能發脾氣喔!」利益立刻閉上嘴巴,因為他知道「生氣是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

現在利益在村子裡載回收,偶爾遇上以前的酒伴,他們會驚訝地說:「你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看見他們又聚在一起喝酒、聊是非,他才驚覺過去的自己是多麼的幼稚無知、糟蹋生命。如今閒暇之餘,與他為伴的不再是酒與賭,而是證嚴上人的書籍,他正加緊腳步充實自己,成長慧命。

因為直腸癌後腸子常沾黏,並常有疝氣現象,利益前後開了六次刀,今年(2013年)又因蜂窩性組織炎再度住院兩次,醫院成了他揮之不去的夢靨。每當進醫院治療,半身麻醉時,被電的疼痛感就會讓他回想起半生荒唐歲月,換來現在一身的病,他終於嚐到了因緣果報的可怕。

去年入經藏時,利益開始茹素,他相信「路,是人走出來的。」雖然過去懵懂無知,走了好幾十年的黑暗路,如今迷途知返,洗盡前愆,腦海中總浮現上人說的一句話:「只要緣深,不怕緣來的遲;只要找到路,不怕路遙遠。」他立願斷惡修善,改往修來,重新活出精彩人生。【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黃美勤、黃惠珠 臺南報導2013/09/12)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