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2月10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媽媽的心事 女兒想知道

E-mail 列印
Next
校園裡的操場空蕩蕩地沒有一點聲響……角落的黃鈴木盛開的一樹金黃,在初秋的微風中輕輕地搖曳;四樓教室的窗戶炸開一陣嘻笑聲,沿著窗外一整排臺灣欒樹,東一叢西一簇地從樹稍一路往下由黃轉紅,灰藍無雲的天空突然間變得熱鬧了起來。

咬緊牙關 珍惜飯菜為兒女

教室走廊上幾個已經吃飽飯的小男孩像火力全開的小火車頭,橫衝直撞地,「小心!不要撞到了!」正推著餐車準備收拾營養午餐的陳碧雲緊張地說著,長得瘦小的她一手護著學生;一手使勁地穩住餐車上的鐵盤,「廚房阿姨好!」小男孩回過頭揮揮手,一溜煙又跑不見了,留下哭笑不得的她。

身為學校廚工的陳碧雲,每天早上十點開始要推著餐車上沉甸甸的湯、菜、飯,一間教室一間教室地送餐,來來回回至少八趟,中午匆匆用過午餐,就又要繼續將剩下的飯菜再收回來;為了讓孩子吃到熱騰騰的午餐,她必須走得很快,對從沒做過勞力工作的她,這是一件極耗體力的工作,但這份月薪不到一萬元的工作是她唯一的經濟來源。

她有甲狀腺機能低下的疾病,脖子上明顯的腫塊,她卻視而不見;腰骨不好造成的筋骨疼痛,她也只是再次綁緊「護腰」,繼續往返教室與長廊之間,「再累,也要咬牙撐下去。」她告訴自己,因為還有三個稚齡的孩子嗷嗷待哺;走到六年級的教室前,她露出了的笑容,低低地朝教室裡揮了揮手,坐在窗邊的小妤是她的女兒,一眼瞥見媽媽,她起身想跑上前撒嬌,卻被媽媽揮手制止了,看著媽媽的身影,她乖乖地坐回座位上。

碧雲走過一間間教室,半個人高的藍色塑膠桶裡很快地就堆滿了剩飯菜,她默默地收拾著,很多孩子挑食,洋蔥幾乎是原封不動,白飯也剩不少,她的雙手猶豫了一會兒,並沒有將那一盤盤的剩菜倒進塑膠桶裡,白飯也留了下來……每天這些收回來的飯菜,在工作單位的同意下,她總是打包了一小袋,因為那是她一家人每天的晚餐。

拿這些飯菜回家,她有掙扎,腦海始終忘不了最小的兒子問她的話:「為什麼我中午和晚上都要吃一樣的東西?」但她也有安慰,那是在看著小妤滿足地大口吃飯時,不經意對她說的話:「學校的飯很好吃啊!有得吃就好了。」聽在碧雲耳裡十分心疼,她想起曾經只有白飯配肉鬆,或全家人只吃泡麵的日子,但孩子的諒解也讓她更有繼續走下去的力量;她留了飯菜,等著升上國中一年級的女兒小伶補習回家。

無常驟臨 志工陪伴度重難

雖然她再婚,但是第二段的婚姻給了她一個美滿的家庭;只是,暗夜裡的一通電話,徹徹底底她摧毁了她的世界,那一天在臺中工作的先生被送進了醫院,接到先生同事的電話,她搭著夜車從高雄奔往臺中,她想:「他身體很好,又年輕,應該只是一時的不舒服!」沒想到趕到醫院時,她看到的是不醒人事,正被推往手術室的丈夫……因為腦瘤引發的嚴重腦出血,他在兩個月後去世了,留下碧雲和三個才在讀國小的孩子。

她常常告訴三個孩子:「不要害怕貧窮;不要怕別人笑我們。」她從不在孩子面前哭泣,但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也有孤獨徬徨的時候,她只能和常來關懷的慈濟志工傾吐心事,志工的每一通電話都像是解救她的藥方,她總是忍不住就會講很久,對於這樣軟弱的自己,她會很不好意思地告訴志工:「秀裡師姊、虹蓁師姊,謝謝你們對我這麼有耐心,從不嫌我煩。」

「師姊,怎麼辦……」電話接通的那一刻,碧雲哭了起來,陳虹蓁和李秀裡急忙趕到她家,還沒進門,就赫然看到大門上一張醒目的黃紙──「……於一星期內淨空搬離,否則存證函告發!」那是房東毫不留情地趕人,兩位志工把這張黃紙收了起來,不讓下課回來的孩子看到,「我們一定會幫妳。」李秀裡摟著她哭得微微發抖的肩。

白天,志工們穿梭大街小巷尋找適合的房子;走進住宅區鼓起勇氣詢問態度冷淡的大樓管理員:「有沒有房子要出租?」一整天的奔波後的夜晚,他們坐在電腦前查看「租屋網」一則一則的訊息……雖然辛苦,但志工們也曾遇過有的房東一聽到是慈濟人幫照顧戶找房子,還主動提出降低租金的意願;看了幾間合適的房子,碧雲的心情不再那麼低落和緊張,每當夜深人靜時,她都不由自主地想著:「還是有人在關心我們,我們不是被遺棄的……」

各懷心願 母女只願對方好

碧雲在女兒小伶就讀的校園門口張望著,她堅持每天要親自接送孩子上下學,青春洋溢的男女學生紛紛從教室走了出來,她一眼就看到背著書包,邊走邊和同學聊天的女兒,「妳媽媽來接妳了。」同學告訴小伶,轉頭看到媽媽,她像隻開心的小鳥,飛快地朝著媽媽跑去,連一聲再見都忘了跟同學說,碧雲看著這個比自己高出許多的女兒撒嬌模樣,也被逗得笑了。

秋天的傍晚,變涼的氣候加劇了碧雲筋骨的酸痛,騎著摩托車的她下意識地聳聳肩,試圖讓身體舒服一點,坐在後座的小伶伸手幫她按摩,「不要按,現在在騎車,很危險啦!」碧雲擔心女兒沒坐穩,總是這樣說,默不作聲的小伶將手縮了回去,卻在等紅燈的時候,又開始幫媽媽按摩緊繃的肩膀。

「碧雲,我們來拿申請獎學金的資料。」李秀裡幫小伶和小妤申請慈濟一年一度的「新芽」獎學金,興奮地到碧雲家告知好消息;小伶的課業成績一直很好,平均都達到八十分以上,兩個乖巧的孩子德育成績也都在甲等,很快地便通過了申請審查,小伶可以領到「學習領域」獎,小妤則領到「全勤」獎,對於這筆獎學金,小伶心裡早已有盤算,她希望媽媽可以拿這些錢買一點好吃的東西給弟弟、妹妹吃,因為她最喜歡看到一家人一起吃東西的快樂樣子。

10月20日到慈濟靜思堂領獎學金這天,小伶還要告訴媽媽一個深埋在心裡的心願:「希望媽媽不要隱藏自己心裡的話,雖然我年紀還小,不能幫忙什麼,但是至少讓我知道媽媽心裡在想什麼,祝福媽媽身體健康。」

並不知道孩子心願的碧雲,看著孩子一張又一張的獎狀,她的心中有無限感慨,她打算等孩子年紀再大一點,她還要到海產店洗盤子賺錢,她唯一的心願只是希望孩子的未來能過得比她更好,不要像她一輩子艱苦;她把一頭烏黑的長髮輕輕地挽起來,此刻的她還有一個即將實現的願望──再過一陣子,她還要將頭髮捐出去。【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張晶玫 高雄報導 2013/09/28)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