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9月24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桂林媳婦拋繡球 父子破冰

E-mail 列印
Next
「如果想要我跟我的父親關係變好,只有看你了。」聽到未來伴侶這句略有深意的話,從小在廣西深山長大的李文玲雖然記在心上,卻沒想過因為一段「拋繡球」戲碼結下的因緣,會推著自己飄洋過海來到臺灣,寫下與家鄉玩伴截然不同的的人生劇本。

拋繡球牽緣分

長得甜美、乖巧,待人親切大方像個鄰家小女孩一般的李文玲,生長在中國大陸廣西省桂林市荔浦縣,嫁來臺灣十三年,說起閩南語毫無鄉音。在9月15日「高雄區委員慈誠培圓緣」活動中,娓娓述說著自己的人生故事。

「別說嫁給臺灣人了,那時,我連臺灣在哪兒都不知道呢!更不曾想到自己會參加培訓,進來做慈濟。」李文玲笑著說起「那時」,正是她二十歲出頭,白天做的是大飯店房務清潔人員,晚上兼差表演少數民族風情的青春歲月。

1999年5月18日,李文玲卸下白天的工作、換上瑤族的傳統新娘禮服,這天晚上要表演的戲碼是瑤族傳統的結婚儀式。面對著臺下來自港、臺兩地兩、三百位觀光客,她絲毫不怯場,大方地拋出手中的繡球,邀請臺下觀眾來和她一起表演。

李文玲說:「當時我就丟了一個繡球給我家師兄(先生),請他上臺演新郎,和我一起表演瑤族結婚儀式。當天晚上表演結束,我沒放心上。倒是他很有心地去跟導遊說,他還沒結過婚,就來這裡跟人家『拜堂』了,請導遊去幫忙找演他新娘的小姐。導遊就真的當牽線去找到我,我們聯絡通訊了幾個月,1999年9月29日,我們就真的結婚了。」

婚前先生的託付

感覺像閃電式的結婚之後,李文玲才發現,兩人個性是那麼的相近卻又大不相同——先生是個大男人主義者,說什麼就是什麼;她自己則是個性不服輸、不做小女人的女人。李文玲雖然心裡很明白,婚姻生活必然需要經過磨合,但她更擔心,自己要離鄉背井,進入另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

婚前談戀愛階段,先生就曾輕輕地對李文玲說了一句話:「如果想要我跟我的父親關係變好,只有看你了。」李文玲將這句話牢牢地記在心上,2000年來到臺灣之後,她才真正了解到先生當時對她講那句話時,擔子有多麼的沉重。

二十幾年來,先生和公公兩人雖是父子,平日相處卻勢同水火、互不相容。李文玲夾在先生和公公的中間,一旦父子倆吵架,她的處境更是難為,每當公公打電話向她又是抱怨、又是訴苦的,她總是用女兒心來對公公說:「爸!你也別生氣啦!你兒子也不是歹意啦!(閩南語,沒有惡意的意思)只是在氣頭上講些話,你也別當真,不要放在心上……」

「先生對我的父母,我真是無話可說,好到沒辦法形容。」李文玲倍感欣慰卻又無奈的說:「但是,我對先生和公公的不合,就只能默默的承受。公公也知道我很無奈、錯不在我,但老人家的想法就是『我是他兒子的老婆,有責任管好自己的先生。』自然而然怨氣就會抒發在我身上,但我也都是笑笑、不會頂撞、回應,那會傷了老人家的心。」

由於小時候,李文玲目睹長輩對老一輩的人講話態度不好,老人家心裡受到傷害的落寞神情,小小年紀的她就發願,永遠不做讓老人家難過的事情,也因此,家鄉的人給了她一個外號叫「玲乖乖」。

「回家」的聲聲呼喚

2006年的某一天,李文玲無意間轉到大愛電視臺,對「大愛」兩個字起了歡喜心,從此就成為忠實觀眾,也開始看證嚴上人的開示。「那時我聽不懂上人講的法,但就是很喜歡,因為聽了以後心會靜下來。」

講到上人,李文玲臉上浮現甜甜的笑容。這些年來透過大愛臺看到,國際間災難頻傳,慈濟人奔走各地救助苦難眾生,尤其是那九十度彎腰鞠躬的柔軟身影,深深地吸引著她,心底許下這樣的願力:「我也要和他們(慈濟人)一樣,做一個幫助人的人。」

或許是上蒼聽到李文玲的發願,過了不久,慈濟志工孫淑雲來找先生談公事,在閒話家常中談到了慈濟,李文玲便抓住機會,開始為全家人繳交善款。但由於從小離家在外,李文玲對不熟悉的人與環境總是小心翼翼,難以深入人群,因此,每當孫淑雲邀請她參加慈濟活動,李文玲都藉口婉拒。

直到2011年孫淑雲邀請李文玲參加慈濟在高雄巨蛋舉行的《慈悲三昧水懺》經藏演繹法會,和先生一起坐在觀眾席的她,被現場的道氣深深震撼。當「苦海茫茫無邊,回頭明明是岸,三障諸惑應斷,諸佛聲聲呼喚」唱起時,李文玲淚水潰堤,她說:「我哭得好傷心、好傷心。畢竟我是大陸嫁過來的,聽到那句經文,感覺好像是媽媽在叫我趕快回家,不要在外面漂流了,趕緊回到那個真正遮風避雨的家。」

那一天李文玲回家後,晚上輾轉難以入眠,上人的形象、志工們入經藏……那些景象不斷重複在腦海中,她心中不斷地自問:「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經藏演繹的感動,讓她終於下決心認真了解慈濟,開始向周遭的人募心募款。

兩個大男人破冰

自認口才不佳的李文玲,積極地請購靜思書軒出版的書籍,希望藉由上人的法,融化先生和公公多年的心結。2011年12月1日上人行腳到高雄,李文玲邀請先生一起去聆聽開示,先生當下就聽進上人茹素的呼籲而開始吃素;現在先生也懂得調和聲色、縮小自己、不亂發脾氣。

李文玲說:「我自己也有改變喔!剛開始我為了要做慈濟,兩人起了爭吵。上人說:『改變別人,要先改變自己。』以往吵架都是他先跟我講話的,那次我主動傳簡訊跟他道歉,從那以後,我開始學做溫柔的小女人。」

「接觸慈濟以來,我積極地請購上人的書,和先生兩人都不時地交換讀書心得。上人說過,『父母是堂上的活佛,自己都不孝順了,又有何等的心態去求佛。』先生也有感受到,也聽進去了。」

有一段時間,李文玲的公公車禍受傷,出院之後必須復健,前前後後七十次的復健,都是由先生開車接送,「兩人雖然沒話題,卻已經跨出這二十多年來的第一步了。」李文玲透露先生的轉變說:「有一天他對我說:『如果我早在二十幾年前認識慈濟、認識上人,這二十幾年我就不會吃虧了。』」

當先生和公公的關係由「冰凍」化成「暖流」,始終守候在公公與先生之間的李文玲含蓄地說,公公還給她另一個小名「寶貝」,感謝她像女兒般無怨無悔。

2013年10月4日是高雄區委員慈誠培訓回花蓮尋根暨精神研討日子,未曾到過靜思精舍的李文玲,和其他學員一樣滿懷著期待與興奮的心情之外,如果有這樣的因緣,她還想跟上人當面說:「感恩上人。因為我加入慈濟,公公和先生的心結化解了,可以談笑自如,每天我們一起陪公公吃晚飯,家庭氣氛和樂融融。」【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蔡惠玲 高雄市報導 2013/10/1)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