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2月09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聾啞人生 用心聽見希望

E-mail 列印
Next
「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不是姊姊!不是妹妹!」曾經,聾啞的許先生在心中對天咆哮著,他怨恨老天的不公平,怨恨父母在他生病時,沒照顧好他,導致他跟別人不同,一生坎坷。

恨迷心智 苦上加苦

一個健康的孩子,一場病後變得又聾、又啞,再也聽不見世界上美妙的聲音、更無法跟人傾訴;心中堆滿了怨恨、罵不出口,只好天天擺著一張撲克臉防衛自己,有人靠近,便以為會對自己不利,立刻瞪大眼睛對人吼叫,害得人人見到他都退避三舍。

長大後的許先生,上船當船員,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韓國姑娘金女士,也是聾啞人士,兩人惺惺相惜墜入愛河,結婚生子,育有一男一女。後來疾病纏身,許先生無法繼續船上的工作,又因聾啞的因素,找工作並不容易,只能靠政府補助及做資源回收維生,生活的艱辛讓他心理更加不平衡,動不動就發脾氣,不願與人溝通。

尤其是許先生的腳曾經受傷,每次拄著拐杖、推著車做回收,只要看到鄰居有人靠近,他便會防禦性的揮動拐杖,發出吼叫聲,甚至也會有攻擊的行為,是巷子裡的頭痛人物。這樣的個性,在家裡也沒好多少,對待孩子也不曾給予好臉色,命令式的教育、沒有溝通管道,讓這個家更安靜了,對自己的姊妹也是一樣,當心被恨束縛時,他的人生就只剩下憤世嫉俗,還有無窮無盡過不去的難關。

貧居陋屋 艱辛生活

有幸,住在巷子裡的慈濟志工宋素注意到許先生,多方打聽下,瞭解許先生雖然住在一棟外觀完好的屋子,屋內卻是到處漏水,無法居住,也沒能力修補,於是志工將許先生提報到慈濟訪視組。

慈濟訪視團隊的造訪,許先生並不以為意,冷冷的坐在一旁看著,為了方便溝通,訪視團隊中的志工江隆義請來許先生的妹妹翻譯,在妹妹的領引下,志工們從一樓走到二樓,觸目所及的屋子裡,牆面都被水所滲透,水沿著細縫向四處竄延,在牆上、屋頂留下一條條的黃線,深淺相疊,許多地方承載不住水的重量,紛紛剝落,屋子裡濕氣重,即使是夏天也不覺得熱。

長方形的桌上擺著一袋袋的藥,在志工的詢問下,知道那是許先生治肝病、糖尿病的藥,再進一步的了解後,知道許先生的孩子睡在客廳不漏水一角的地板上,為了就學需要到多處打工,大家又是心疼,又是不捨,立即為他們奔走尋求資源,希望讓孩子能安心上課,給他們一個安定生活的地方。

愛心傳達 無須言語

為了解決許先生的處境,在往後的日子裡,志工們頻頻的與許先生接觸,不會手語的志工只能比手畫腳,用肢體語言與他溝通,或者用寫在紙上交談。幾次後,他眼裡那不屑、不信的眼神消失了,他靜靜地觀察著眼前的這一切。

會勘後,志工評估要修繕房子,得到訊息的他,仍抱持著「怎麼可能!」的心態來看待這件事,直到開工的日期敲定,志工如期開工,看到藍衣藍褲的志工們帶著工具進駐,他才相信一切是真的。

眼眸中那喜悅的神情不言而溢,許先生立刻加入修繕工程,也穿起工作服與志工們一起努力。在這過程中,他知道志工們是無給職的,看到大家汗流浹背的工作,一做就是一整天,灰頭土臉的,工作中卻能談笑風生,這讓他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臉上出現了笑容,與志工們相處變得和顏悅色,那分感謝之意,在他點頭鞠躬的動作上表露無遺。

喜見曙光 勇敢向前

在長達二十一天的修繕工作中,志工與許先生的家人建立了良好的友誼,言談中把慈濟所做的事告訴他們,也介紹他們看《慈濟》月刊、觀賞大愛臺,之後他們竟然興奮得告訴志工,他們要茹素了,而且果真就茹素了。

工程結束,屋子不漏水了,經過油漆後像新屋,夫妻倆喜形於色,也是這個因緣他們有了幫助別人的初發心,接連的培德路、中正路幫照顧戶修繕都有他們的身影。在修繕中,九十多歲的李阿嬤拿錢給志工,看到這一幕,許先生一臉疑惑比劃著手:「為什麼她要給你錢?」

志工告訴許先生這是功德款,並把繳交功德款的用意、功德款的用途,詳詳細細的為他說明,豁然開朗的他,喜孜孜的比著手勢:「那我也要繳。」旋即拿出錢交給志工,於是他們一家人成了慈濟的會員。

而為了讓許先生更了解慈濟,志工們帶著他參與活動,舉凡環保、拔釘、園區工作......都有他的足跡,他越做越歡喜,只要有勤務邀約他,他一口就答應,穿上為他準備的志工服,抬頭挺胸,神采奕奕跟著志工的腳步,一步步向前走,彷彿得見曙光,正勇敢的向前跨步。

樂於配合 破繭人生


環保日這天,許先生來到環保點--凱撒大地社區。熟練地推著車,在志工陳燈樑的陪伴下,前往一處位於斜坡上志工的家,四周堆滿了紙箱、瓶瓶罐罐……一串串的塑膠罐,一捆捆紙箱放上推車,只見陳燈樑看著許先生,手指著推車上的線,然後指著底盤的掛鈎處,雙手一合,做出用力拉的姿勢,他「哦!哦!」直點頭,依序完成所有動作,兩人相視而笑,陳燈樑不忘伸出雙手豎起拇指,比了一個「讚!」

推車下斜坡,他們頂著推車,扶著推車上回收物,緩緩的下斜坡,合作無間,熟練的配合,默契十足。沒多久的工夫,工作完畢,志工們攜帶各自拿手的菜到許先生家中聚一聚。

一年多來的陪伴,大家如家人般,志工熟絡地穿梭廚房準備餐食,客廳、廚房洋溢著笑聲,比手畫腳的戲碼不停地上演。閒聊時,許先生拿出一個盒子,裡面裝著綠色粉末,他指著盒子做出打噴嚏的動作,手放在鼻子前方,姆指、食指順著鼻孔往下比,志工看了就說:「感冒藥,流鼻涕感冒時吃的。」一面說一面點頭,示意知道他的意思。只見他轉頭向廚房,一會兒端出一個小碟子走來要大家看,裡面有綠色粉末、醬油,鼻子湊近,一股辛辣味撲鼻而來,大家恍然大悟,笑聲如炸彈般爆開,芥末當成感冒藥,這樣的笑話不知鬧過幾回合呢!

現在的許先生沒有勤務時,便出現在深美環保站,像上班一樣的勤快。不知什麼時侯開始,他不再拄枴杖,吃的藥也減少,卸下了那一張撲克牌的面具。他和子女能溝通,和姊妹也有了連繫,姊妹也會回來探望他,遇到鄰居也能溫和地笑著點頭打招呼,更讓鄰人嘖嘖稱奇的是,他會主動把鄰人置於門口的垃圾拿去倒,這樣的轉變,讓他的人氣指數回升,敢接近他的人多了。

卸下恨,解開心的桎梏,許先生如脫胎換骨般,與人交談時常笑到眼睛只剩下一條線,志工們常說現在叫他不笑也難,他控制了病情,掙脫了枷鎖,有如破繭而出的蝴蝶,揮動彩翼,快活地在志工生涯中遨翔……【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莊碧霞 基隆報導2013/12/08)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