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0月17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臺上一齣戲 放手恩怨兩忘

E-mail 列印
Next
「咱這一世不好的命運,就是了解咱前世沒有造福;我們如果有賺錢,就要多做一些好事;可以幫助人的,就是有福的人!」臺南慈濟黃月見道出她心中最大的體悟,也喚起人人應多布施多積福德,與人結一分善緣。

現代戲劇 搬上舞臺

有許多人在一生的因緣果報中,淬鍊出生命的智慧與光芒。1月5日臺南安平歲末祝福感恩會,志工將黃月見的人品典範故事,透過戲劇真實地搬上舞臺。

「月見啊!你今天休息,不用上班喔?」飾演媒人婆的陳寶鳳,頭上戴朵大紅花、身穿大紅外衣,遠遠看到月見就熱情地上前打聲招呼。「阿三嬸你好,是啊!今天是禮拜天,不用上班啦!」裝扮樸實的林麗娥飾演主角人物黃月見,她頭低低地回應著。

出生在樸實鄉下的黃月見,小時候喜歡在曠野間打滾,也喜歡在草堆裡聞青草的味道。同年齡的孩童在學校裡讀ㄅ、ㄆ、ㄇ,她卻盡興地忙著放牛吃草、撿番薯;有時餓了、累了,隨手就從自家種的芭樂樹上,摘了芭樂就逕自地啃起來,一個不夠,再接一個。直到肚子撐飽了,中餐也省了。

從來沒有進過學校讀書的月見,不識字,等到長大以後,卻在心中埋下了陰影。她自認為自己總是傻傻的,什麼都不懂,比起人家來輸一大截。當媒人提起要介紹婚事時,月見心中不敢有太多的想法。

黃月見二十二歲那年(1975年),經媒妁之言,和大她兩歲的呂勝國先生訂婚。不久,卻耳聞鄰居提到:「她上了賊船了!」月見怔了一下,但心想:「訂婚就等於結婚,就這樣吧!」從此,快樂的時光就在月見進入婚姻生活後,變成了她最大的奢求!接下來近三十年的歲月,一直都在困頓、無望與疲憊之中掙扎度過。

誤上賊船 苦不堪言

「阿國啊!跟你講過多少次,叫你不要每天喝的醉茫茫的,身體也要顧呀!你看,又闖禍了!」林麗娥誇張式的敞開喉嚨對著飾演月見先生的顏岑岡大聲嚷嚷著。顏岑岡也不甘示弱地還以顏色:「別囉唆!我要怎樣就怎樣,你不用對我說教。」第二幕戲劇隆重登場,兩人在舞臺上爭得面紅耳赤,差點動起手腳來。

原來,結婚後月見才發現先生染有酒癮及賭博的惡習,除了賺來的錢不敷使用外,還引起一連串的風波。有一次呂先生因喝酒開車撞傷了人,遭控訴須賠償十萬元,還關進監牢三個月;後也因飲酒過量而弄壞了身體,導致肝硬化被迫辭去工作;接著又因賭博而負債累累……。

當時黃月見四十二歲,為了撐起沉重的家業,每天從晚上六點直到凌晨兩點在餐館幫忙洗碗,白天則在自家門口賣甘蔗及做點加工,一個月一、二萬元的薪水需按月付七千元的交通事故賠償及債務,還要給婆婆一千元的生活費;月見每天省吃儉用,過著清苦的日子。

有一次,月見發現先生花錢在外供養女人,而和先生起了口角,卻遭來兩個重重的耳光;她氣不過,將沉積已久的不滿情緒全面宣洩出來,連續回手打了先生十幾下。事後,先生自知理虧,向月見道歉了事,月見不記恨、不記仇,看在夫妻一場選擇原諒了先生。

一場家庭的糾紛,同樣發生在與婆婆的相處上。一天,月見因牙疼外出看醫生,卻足足在外待了兩個多小時。回家後,遭婆婆連環珠炮的責難,辱罵聲讓月見再也無法忍受而大聲回嘴:「我又不是去玩,是去看醫生,你一直唸個不停!」

說時遲那時快,連續十幾個重重的耳光,讓月見來不及閃躲,硬生生地被打到耳朵直流血。恍神間,她慢慢感受到臉頰、脖子一陣刺痛,轉身就往外直奔。「不如死了算了!」月見傷心地哀嚎著。想想又心有不甘,就想到要報警,卻遍尋警局不著,直到遇到一位熟鄰居,她勸說著:「回去吧!」過一會,月見不平的情緒漸漸緩和,咬緊牙根慢慢折返回家。

認識佛法 轉苦為樂

「咦,秋香你看,那個是不是你的小妹,月見啊?」「是啊!」飾演月見姊姊黃秋香的施淑雯,一個箭步向前叫住了心神不定的月見。

月見說明事情的始末,看在姊姊秋香的眼裡很不捨。秋香開始一次又一次地帶著月見搭乘慈濟列車,回花蓮聽證嚴上人講經,因而漸漸認識佛法,了解因緣果報。曾聽上人說過:「歡喜受,打八折;不甘願,加利息。」月見開始釋懷,不再對自己的遭遇感到不平。

一次的演講裡,月見聽過上人說:「用鼓掌的雙手做環保!」從那時候開始撿回收,一做就是二十幾年,從未停下來!「在路上走到哪,就撿到哪,看到回收就像看到生命一樣。很喜歡撿,做就對了!」月見露出純真的笑臉分享著。

接觸佛法後,月見突然頓悟:「辛苦賺來的錢都拿來替先生還債,倒不如捐出來做善事、種善因。過去生沒修嘛!我這世如果再沒有修,我是不是下輩子又會更艱苦。所以我要多布施,多做才有福啊!」

月見毅然決然要捐榮董,但怎麼捐呢?她開始認命地天天幫人家在大樓及社區做清潔打掃的工作,一點一滴的累積存款。很快,三年的期限就要到了,卻僅有存十幾萬,還缺八十幾萬元。姊姊秋香決定圓妹妹的大願,協助向親朋好友無息借貸,終於圓滿了榮董。

2004年,先生因肝硬化而往生,黃月見領了一筆勞保費,用來還清先生所有的債務;她也終於有餘力存款,慢慢還清了借來的八十萬元。月見的人生從此漸入佳境,也過得越來越有價值,並重新找回失去已久的快樂時光。

透過戲劇的詮釋及影片的播放後,黃月見上臺見證並真誠地感恩大家。「我這一聲過得坎坎坷坷,感恩師兄師姊的照顧,感恩姐姐黃秋香一次又一次的幫助我度過難關。我很感恩,感恩大家對我這麼好!」臺下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為月見做一個有福人,大大地喝彩。

(文:蘇慧智 臺南市報導 2014/01/05)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