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1月24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滌心垢、除習氣 懺悔人物影音 國內志工

搶救最前線 急診醫師之愛

E-mail 列印
Next
急重症治療,醫療糾紛多、是非多,但陳岩碧抱著「這條路沒有人要走,我就走下去!」的使命成為急診醫師;二十多年來始終在這條路上搶救生命,走進更偏遠的東部鄉下服務......

生死瞬間不放棄 心跳脈動復生跡

2012年一個清晨,救護車送來一位心臟衰竭的病人,到達玉里慈濟醫院時已呼吸停止,沒有生命跡象。當時值班的陳岩碧副院長和兩名護理同仁立即展開急救,不斷地實施CPR與電擊;時間分秒流逝,轉眼進行了三十多分鐘的急救,依照正常程序,醫師已經可以宣告病人死亡。

陳岩碧看著心電圖,呈現的是毫無規則的曲線,再看到一旁病人妻子難過的神情,想著:「病人的生命跡象還沒有變成一直線,我不能放棄;而且他還這麼年輕,他的家庭怎麼辦......」於是她決定帶領團隊繼續搶救,在急救到四十多分鐘、進行第十四次電擊後,病人竟然恢復了心跳!

陳岩碧立刻打入藥物加強效果,在病人狀況逐漸穩定後,馬上轉送花蓮慈院進行心臟手術;一個月後病人順利出院,現在定期在玉里慈濟醫院回診,一家人對陳醫師充滿感謝。

經驗累積克恐懼 抱持堅定走下去

陳岩碧畢業於緬甸仰光第二醫學院內科系,二十七年前來到臺灣服務。當時,臺灣急診剛成為獨立科別,她在任職醫院的鼓勵下,選擇急重症作為次專科學習;雖然許多人都提醒她,這條路是非多,醫療糾紛也多,但陳岩碧抱著「這一條路沒有人要走,我就走下去」的心情,在1991年成為急診醫師,先後在羅東博愛醫院及花蓮慈濟醫院服務將近十七年,在醫療貧瘠的東部搶救生命。

「其實也是怕怕的,病人在心跳我也在心跳。」陳岩碧開玩笑地說,剛開始急診時也是膽顫心驚,因為急診醫師必須立刻判斷狀況,有可能轉瞬之間就錯失了搶救機會。「病人不能就這樣停頓在急診,必須立即且正確處置後轉送加護病房,或是轉院、回家。」隨著經驗愈來愈豐富,陳岩碧克服了心理恐懼,照著流程一步一步走,仔細替病人找出病灶。

2007年底,陳岩碧出國安頓孩子就學,一年後在玉里慈濟醫院張玉麟院長的邀約下,隻身來到玉里,繼續投身偏遠醫療。當時醫院缺乏新陳代謝科門診,所以陳岩碧以內科醫師的身分開設了糖尿病門診,也兼任急診醫師,每個月除了在急診值班十多天,門診也多達二十幾診,「我在慈院最缺醫師人力的時候報到,當然不可能要求只做一科。」

陳岩碧說,糖尿病是當地民眾最常見的新陳代謝科疾病,加上醫療持續進步,因此她重新打開書本學習。「再加油一點點,我先不加藥,靠你自己去努力,你一定做得到!」診間內,陳岩碧親切地鼓勵病人控制飲食,改變生活習慣來降低血糖。因為她認為用最少的藥物來控制糖尿病,才是對病人最好的選擇。她也主動替病人過濾不同病症的藥物,讓具有相同效果的處方不會過量,減少藥物對病人的副作用。

隨傳隨到護病人 全心投入盡心力

「我不敢講哪一科是我最專業,因為醫療領域永遠都學不完。」陳岩碧說自己雖然是內科醫師,也是急診醫師,但還是需要醫療團隊的專科醫師共同判斷治療。

規模小的玉里慈院,有些科別仍然沒有專科醫師駐診,但很多病人負擔不起轉院費用,因此陳岩碧總是盡力替病人解除不適。至今不到五年,陳岩碧已經看診超過三萬四千人次,遠超過一個玉里鎮的人口數。由於醫院沒有住院醫師、專科護理師分擔她的工作,常常看診到一半,接到電話通知便會趕忙跑到急診或是加護病房照護病人。

陳岩碧說:「這種『隨叫隨到』的生活,時間久了也是會累,玉里慈院僅有一百多位員工,如果不是每個人都全心投入在這家醫院,不可能造就這『花東縱谷上的一盞燈』。」因此她並不覺得自己最辛苦,而是每位同仁都一樣努力地在付出、每位同仁都是她敬佩的對象;陳岩碧說著:「只要自己身體還可以,就會繼續走下去。 」

(文:楊舜斌 本文摘自《慈濟》月刊第568期)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