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2月19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入經藏-法入心 廣播有聲書( 導讀)

鐘切 - 幸福漲停板

E-mail 列印
Next
「做手工辛苦一個月的所得,還比不上一支股票、一天的漲停板!」1986年起,台灣股市一路狂飆,眼見他人大賺股財,他們也將積蓄全投入…

「我不抽菸、不喝酒、不賭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停歇的辛勤工作。會掉入『股災』,只因一個『貪』字。」憨厚的周日用喃喃自語,坐在身旁的太太鐘切,若有所悟的說:「自己當年真的很『白目』,也自不量力,才會中毒那麼深!」 深夜裏的微黃燈光

五十七歲的周日用是台北縣平溪人。剛滿十八歲就去當礦工,賺取不見天日、驚恐隨時坍塌、領取日資約二、三十元的辛苦錢。他說:「當年米價一台斤是二點一元,所以礦工薪資還算優厚。」

婚後,他和妻子定居在板橋,買了一間預售屋;新屋總價六十七萬,他們向銀行貸款了三十三萬。對從未積欠過他人錢財的周日用來說,這筆龐大債務是他一生的沈重負擔。

「『債務』還清,我的心情才會『輕』。」只因礦工薪水是工廠薪資的兩倍,可以將債務償還年限縮短,於是他失信於對妻子婚前的承諾──婚後不再當礦工,攜家帶眷回到平溪重操舊業。三年後,遷入板橋新居時,他們不僅減輕了許多債務,同時也生育了兩個女兒。

離開礦場,周日用重新學習細膩的燙衣工作,日出而作、半夜才歸,日薪就有兩千五百元。個子嬌小的鐘切,選擇到鄰近的電子零件加工廠上班,晚上還可以帶回電子零件,讓全家大小一起加班。深夜裏,公寓四樓的微黃燈光穿透玻璃、落灑小巷,鄰居看在眼中,無不讚賞他們是「耐苦、勤勞」的一對夫妻。

大富由天、小富由儉,克勤、克儉牽手走過人生第一個十年,他們不但清償了房貸,還留有一百多萬元存款。

股市熱讓人不心動也難

「1987、1988年,台灣房市正低迷,一百五十萬元就可以買到北縣板橋、中和區一棟中古透天厝。」鐘切看著夫婿,有點責怪的說:「賺辛苦錢,結存了一百多萬元,原本想用來再買一間房子。但他認為房子夠住就好,再買房子得再負債過日,人生何苦!」

一位朋友好意的告訴鐘切,「你做手工好辛苦,一個月所得也比不上一支股票、一天的漲停板!看我,每天在號子裏看盤,可以吹冷氣、聊聊天,多舒服!」另一位朋友則懇切對識字不多的鐘切說:「你不懂股票、又沒玩過,最好還是不要去碰!」

1990年二月,台灣股市創下歷史新高一萬兩千多點,一張績優股上看到一百多萬元,一天的漲停板就可賺進數萬元;因此,連市價高達數十萬元的未上市股票,人人也搶著抽、爭著購買。

眼見他人大賺股財,鐘切當然也心動了,「反正身邊有一些餘錢,也不需向人借貸,下場去試試也好!」「連一道青菜就可裹腹、節儉的『古意』先生,他不反對還協助我,盯電視看股票行情、讀報紙看股票起伏…當時,我比較強勢,所以決定選買哪張股票的人是我。」對於當時的情形,鐘切記憶猶新。

「大盤一萬兩千點是我第一次下單的時機,當時買了兩張農林股共十萬多元。四、五天後,農林股下跌,大盤跌到一萬多點,辛苦錢一下子就縮水了;看見銀行股還是漲,想攤平,又買進兩張銀行股,約四十多萬元。」

「別人買的股票都在漲,我買的股票張張下跌。總不會那麼倒楣吧?於是八千點時投下所有積蓄,又向小姑借貸了三十萬元。」

「心中滿懷不甘心,更期盼再回檔。於是,下跌六千點時,又向二哥借貸五十萬元,來買塑膠類、紙類股……猶如急病亂投醫,不做功課、不看盤、不聽路邊消息牌,想到就買,碰碰運氣也好。後來,許多股票都下市,變成連貼在牆上都嫌不好看的壁紙了!」鐘切感嘆說。

「不夠錢買股票就賣金塊,僅存的七、八塊五兩重金塊也變賣了,還標剛起的會來買股票。直到,跌入谷底下破三千點時,二哥因買房子急需錢,我才猛然從驚慌中覺醒,錢從何處來?只好認賠賤賣股票、向親友轉借貸來償還。」


賠上十年積蓄還負大筆債

「那次股災,輸到只有房子沒有貸款,慘慘認賠了約五百萬元。失去十多年來所有積蓄,還得償還幾百萬債務。」鐘切認命的娓娓道來:「如果業報來了,真的躲也躲不過。只能如此想,煩惱才會遠離。」

「不過,知易行難。」鐘切仍難解心結抱怨的說:「我這一生,吃不好、穿不好,做的都是勞力工作、賺辛苦錢。一年內,失去所有積蓄,這些積蓄加上借貸,兩、三下輸得清潔溜溜;當時,真是讓我無法承受。」「電子零件是論件計酬,想到這大筆認賠的股票錢,我就無心做事、也做不起勁,做到手會發軟。心煩時,碎碎念著:欠這麼多,怎麼還?」鐘切很煩惱的說。周日用的聲色也不好,反怒斥道:「你不會操作,不用心看盤,該買不買,不該買的才『摳摳』買!」

「我也是想賺錢呀!買又不是穩賺!何況,這又不是我一個人的決定!你也有份!」鐘切理直氣壯的大聲回話:「既然,你認為都是我的錯,那我去死算了!」周日用聽到「尋死」的重話,又見妻子煩得吃不下、睡不著、無法專心工作,才知事態嚴重,只好化嚴厲指責為柔言刺激:「玩股票、輸了錢,不想還人,只想去死。世間人若都像你這樣,大家都敢去玩股票了!」

夫妻倆吵吵鬧鬧、煎熬過了兩、三年的苦日子;直到有一天,鐘切在二哥家的茶几上,看到一本慈濟書刊,上頭寫著:「錢財,是我們的跑也跑不掉,不是我們的強也強求不來。」當下,她整個釋懷了!

同樣的,小小客廳裏,點著微弱燈光,但吵鬧聲開始轉化成柔和的慰語,大人努力工作,小孩忙完功課也主動協助做電子加工產品。他們累積小錢慢慢去還大錢,也傾盡所有家當,誠心面對會頭及債主;七、八年後,他們終於清償了所有債務。

清平生活記事:便當配白開水

一間公寓的一樓,屋內堆滿了紙箱,鐘切獨坐在紙堆中的一個小角落。工作桌上置放一個錄音機,她一邊聆聽證嚴上人開示,一邊埋頭苦幹;眼盯著小小螺絲釘,手搖轉機器,小螺絲釘就釘在小黑盒子上。一個成品完工需經過五道手續才賺八角。鐘切說:「以前,景氣好、工人多,這邊沒場所,我還得把這些加工品搬回四樓的家,做好了再搬來工廠,現在能有這樣的工作場所,已經很滿足了。」

天色已暗、街道燈光正通明,周日用騎著一部老舊機車,剛從內湖回到板橋的家。「板橋到內湖」,是他常騎的一段長遠路程,因打雜的建築工地幾乎都在內湖。周日用說:「幾年前,日資還有一千五百元,現在只剩下一千兩百元。由於物價、油價都貴,如果外食,所剩無幾;還好,我都是自己從家中準備好便當和開水。」

每天清晨四點半,鐘切就起床,看著電視轉播與靜思精舍常住師父們齊禮佛,聆聽上人開示後,開始準備早餐和丈夫的午餐便當。她指著身旁的周日用說:「自從我認識他到現在,三十多年來,他天天自帶便當和開水,從未在外頭買過一瓶飲料。他對便當菜色需求很簡單,只要一樣青菜加上一點鹹味就好。」

「明天,我要回精舍當護法,四天後就會回來。」周日用微笑說。「我最近也在忙歲末祝福,只有清晨或夜晚,才能找到我。」鐘切表示,「『福,從做中得歡喜;慧,從善解得自在。』證嚴上人說的一點都沒錯!」鐘切的幸福小語

‧親情、友情是金錢買不到的,只要有健康的身體、肯努力工作,錢再賺就有了。
‧人生無常,也很無耐,但是再苦的日子,也總是會過去的。
‧省吃儉用,只要有心,債務總有還完的一天;債務還清,心情才會輕鬆。
‧賺的雖然是手工錢,但長年累月,小錢也會變成大錢。
‧夫妻常「冤家(吵架)」就「無成家(不像個家)」,就會「趁無食(賺不到錢)」;夫妻若合心,「烏土變黃金(賺到錢)」。
‧不懂股票就不要和人去玩這樣動腦的戲,否則「十賭九輸」,不「貪」,就不會輸。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