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7月10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入經藏-法入心 廣播有聲書( 導讀)

張群明 - 不忘人醫初衷

E-mail 列印
Next
選擇走外科路線的張群明表示,每當在手術台畫下第一刀,接下去要如何繼續,就是很嚴苛的考驗。求好心切的他,總是小心翼翼,深怕弄壞了每一吋組織…「這不像在攝影,拍壞了,下回可以再改進;生命是很嚴肅的課題,不容有任何閃失!」喜歡攝影的張群明說。

由於還是住院醫師第一年,張群明所能開的刀其實很有限。簡單如清創傷口,把皮膚剪個形狀,然後縫合起來;又如摘取小腫瘤、裝 Port-A(人工血管)等;其他都是當助手的刀。這是外科醫師訓練過程,醫師的養成無法速成,張群明了解,花在醫院照顧病人的時間愈長,學得就愈多。

然而,「當工作變成一種沉重的負擔,有時也不免失去耐性。」張群明不諱言有時會忙到有怨言,幸好在慈院當醫師雖辛苦卻也很幸福。「因為這裏有太多的愛,能一點一滴柔化人的心靈─志工們對醫師的疼愛、尊重的態度,實在讓人窩心!」

張群明說,那種「搭心(閩南語,貼心之意)」的感覺很熟悉,彷彿又回到還在慈大念書時,同樣有那麼多人關愛著。

「我想,唯有在慈濟的體系,才能提供這麼多的愛。」張群明說,從慈濟大學到慈濟醫院,一路上都有人關懷、陪伴他們成長,他相信在愛的氛圍滋潤下,所培養出來的醫師自能感染到善的氣息,同時也會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



心靈震撼教育


在慈大受教,張群明最難忘的,莫過於大三「大體解剖」和大七「臨床解剖」這兩門課。以前他總認為學校提供資源是理所當然,直到看見那麼多大體老師喜捨捐軀,來成就他們的學習,才真真實實打動了他的心靈。

有個畫面最令他震撼,且一直深印在他的腦海裏─

解剖課程結束,全體醫學生一字排開站在校門口,恭送大體老師的靈車經過,現場十分肅穆,只有佛號唱誦聲。當靈車緩緩駛近,解剖學科的王日然老師突然喊了一聲:「全體同學向大體老師敬禮!」當下,所有學生很有默契地雙手合十、行九十度鞠躬禮。

張群明說,當時站在隊伍中的他情緒已繃至極致,斗大的淚珠忍不住撲通滾落下來。「真的很感謝大體老師,也很感恩學校給我們這麼好的學習環境,只為栽培我們成為良醫的種子。」

他強調,那種有人關心的力量加持在身上,自然會變成一種使命感,讓他在行醫過程中不斷提醒自己:不能辜負眾人的期望。

上個月,張群明輪值加護病房,照顧到一位肝癌末期的阿嬤。最初,站在醫療的角度,他一心只想幫助阿嬤自己呼吸,好早日拔掉呼吸器;直到聽家屬說,阿嬤皺著眉頭,看起來很痛苦。「我怎麼沒發現!」仔細觀察阿嬤的臉,果然如此,他才反省到自己只注意呼吸器和阿嬤的肺功能,根本沒用心體會她的心。

從那天起,他每天都會走近阿嬤身邊看看她的表情變化、撫摸她的手腳。終於發現,阿嬤痛苦的表情是因為手腳都被約束住了,當他試著把她的手放在自己手上時,阿嬤居然有種重獲自由的感覺。

「原來我所做的每一個動作都有治療的效果,不僅是給藥而已!」後來,他又去找營養師、呼吸治療師及護理人員討論,想盡辦法讓阿嬤舒適些。

「如果我只是把她當成機器在修理,那照顧就會變成很公式化;若把對她的照顧當成是大事,就會不惜代價使盡全力幫她。」張群明提醒自己莫忘學醫的初衷,落實在工作上,就是用心對待每一位病人,成為既能拔苦、又能予樂的好醫師。

資料來源:慈濟月刊438期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