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4月02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入經藏-法入心 廣播有聲書( 導讀)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E-mail 列印
文章索引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看見母親安祥神采
張一森師兄受證慈誠
所有頁面
Next

每個人都有需要被協助的時刻,
當我險些抉擇放棄生命,
為人生旅程畫下毫無意義的句點時,
幸而有大家不放棄的愛…


時令接近暮秋,朝陽依然靦腆地隱匿山的另一邊,母親早已起身準備好要出門了。清晨的空氣透著寒意,望著母親步伐蹣跚的背影,我心中一陣悸動,眼眶噙滿了不捨的淚水。

每逢週末及假日,行經社區的公車停駛,母親便步行近四公里,前往大肚山東麓的慈濟東大園區,參與資源回收與分類的工作。

對於一位七十四歲、心臟和胃都不是很康泰的老人家而言,步行這麼遠的路程本來就很辛苦,更何況近來她又因骨刺及退化性關節炎而飽嘗疼痛之苦。相對於母親虔誠、善良而又堅毅的意志,自私的我,心中充滿了無地自容的歉疚。

2005年10月,我辭去了居住社區的管理員工作;爾後半年,尋找工作的過程中,因曾身繫囹圄而處處遇挫。

現實的經濟壓力,令我面對年邁的慈親,有著難言的愧疚;翻騰於心海的矛盾與厭世的意念,卻如那洶湧的浪濤般,無情地將我淹沒。若非母親不放棄地奔走、尋求協助,以及慈濟志工及時伸出援手,心扉深鎖的我,在走完生命旅程時,將會是罪不可赦。


微風吹開緊閉心門

由於自卑感作祟,知道慈濟志工將前來關懷,我刻意外出走避,至深夜才回到家中。一入門,即見母親眼裏閃著淚光說:「師兄、師姊們剛剛離去。」

母親帶著懇求的口吻,要我隨她到東大園區。心中已決定「託母」的我,滿懷不捨又不安的矛盾,同意伴隨母親前往。

那天一早,我隨母親搭乘公車,下車後還步行一段路程;母親每走一段距離,便停下來,使用薄荷錠擦拭額頭,以減輕身體的不適。攙扶著母親纖弱的身體,我心中湧溢著無限懊惱,恨不得就此離世而終。

初次步入東大園區,抬頭即看見一塊刻有慈濟會徽的巨石,中間一艘乘風破浪向前行駛的帆船;雖然我曾多次目見慈濟會徽,但不曾仔細觀看過,此刻心中突然產生了不知緣由的悸動。

這天,天空布滿濃濃密雲,卻沒有陰沉的感覺,微風吹動園區的相思樹林,帶來陣陣涼意。適逢慈濟四十周年慶,園區有盛大的參訪活動在舉行,一波又一波的參訪人潮,讓志工們個個忙碌非常。母親隨著秀靜師姊到廚房工作,我則在謝萬春和嚴世川兩位師兄的引領下,來到相思樹下,那兒有為迎接訪客而布置的桌椅。

一入座,即有熱誠的志工送上茶水和點心。師兄們殷殷詢問盤結於我內心的迷思為何?我卻茫然無語。

期間,兩位師兄雖因有事而多次離席,卻不曾讓我孤單自處。在我無言相對的那段時間裏,不記得有多少位師兄姊如手足般地溫馨陪伴,他們想要開導我,卻又苦於我無言的冷漠。

謝萬春師兄處理完繁務後,又抽空回來陪我,並講述許多踏入慈濟又重新奮起的例子。這時,一位年長的葉美欒師姊從眼前經過,她見有紙屑隨風飄落地上,即蹲下略為遲緩、行動不便的身體,去撿拾那張紙。

喜愛繪畫的我,心中產生了感動的畫面。謝師兄似乎察覺到我內心的牽動,立刻與我分享說,葉師姊罹患多發性骨髓瘤,醫師在三年前即告知生命已近終點,然而她卻勇敢承受無情的衝擊,還天天來園區種菜、澆花、接電話,無形中激發了許許多多有著不同磨難的人,重拾對生命的熱愛與奮鬥的毅力。

面對眼前的長者,心中同時浮現母親殷切期盼的慈容;我想哭卻又無淚,突然有著無助的恐慌。

謝師兄一再重申:「只要踏出步伐,就沒有解不開的結,沒有克服不了的挫折…」他的聲音縈繞耳際,加上眼前的奇緣和溫暖關懷,怎能不令我感動和轉念呢?

此時,我也清楚看見自己的懦弱、想藉著環境而自我逃避與墮落的自私。終於帶著情不自禁又忐忑的心情,喃喃道出曾歷經的難堪過往與自我封閉的緣由。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